网上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渴望从岁月深处长出的感情

时间:2016-10-29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和林勋相爱前,我并不知他已婚。但此后,凭着他对我真心实意的好,我依然和他来往,盼他有一天能娶我。为了见面,不分昼夜,不管道路多么崎岖,隔段时间,他都会辗转坐车来我住的偏僻小镇。 
  好多次,我会冒出特别龌龊的想法:盼林勋妻子后悔爱上了虚情假意的他,然后吵闹着离婚。可回过神,我知道根本就是异想天开。林勋的妻子行事谨慎,爱家如命。林勋回到家,就是甩手掌柜,“她呀,连扫帚倒了我想扶,她都唯恐我会帮倒忙。” 
  后来,林勋的妻子的确知道了我的事,但也只寻死觅活过一回,便只字不提。这回轮到我不安了,堵着林勋问:“你和我好,真如你亲友所说,逢场作戏而已?”林勋将我抱在怀里,用热吻化解了不快。 
  前年春节,我跟随林勋去了他住的城市,在城东租了一套房住下。林勋的夜不归宿惹恼了他妻子。一天,吃完夜宵回去,走上楼梯,我俩被眼前的一幕吓呆了,林勋妻子拿着大木棒,满脸怒气。她冲上前,狠狠扇了我一耳光,然后拼命抓挠林勋。林勋对我使一个眼色,赶紧拉着妻子走了。 
  第二天,林勋在城西租了房子,让我搬家。这以后,我们见面次数略有减少,一般都是林勋白天在工地找借口,出来偷欢。林勋说,妻子在他身边安插了好些眼线,自己也会出马盯梢。 
  重重阻力下,去年中秋节,我对这份感情有所动摇,决定忘记,去外地开始新的旅程。出发前,我给林勋发了一条短信:珍惜身边的人,保重。 
  不料,他在很短的时间里,气喘吁吁地赶到我身边,扑过来就是一个熊抱。我的眼泪“哗”地流了下来。他说,要带我去一个家人永远找不到的地方。 
  我们赶紧行动,一边打点行装,一边电话叫车,一会儿工夫,顺利坐上了前往望城的车,怦怦悬着的心才跟着落下。 
  我深呼吸片刻,瘫软在林勋怀里,那一刻,我几乎把身边这个男人当成了人生永远的依靠。望城是林勋出生成长的地方,直到读大学才离开。他父母早逝,住在望城的伯伯将林勋家一直收拾得井井有条,这次听说侄儿回家,又特意布置了一番。那次回“家”,我和林勋都如倦鸟归林,满心幸福。 
  第二天,我们兴高采烈地去超市各办了一张望城区域的手机卡。几天里,林勋尽情地哄我开心,租车带我去他小时候玩过的地方寻找回忆。 
  一天一天过去,我们的玩乐劲减弱了,林勋的心神也逐日不安起来。那是来望城的第十三天,一大早,伯伯满脸焦虑和惊慌,匆匆赶来,眼神怪怪地拉着林勋走去屋外。不一会,林勋脸色煞白地回来,说要立刻出门,让我在“家里”等他。 
  望着林勋匆匆远去的背影,我好像一下子跌入冰冷深渊。之后,伯伯经不住我软磨硬泡,说出实情,原来林勋妻子认为丈夫狠心丢下了她和4岁的儿子,一时想不开,便去撞车自杀。她的异常被儿子发现,儿子尾随而去,结果她幸免于难,儿子却不幸被车撞上了。 
  我听完这骇人的消息,产生了前所未有的惶恐与负疚。整整一个星期过去,林勋也没回只言片语,我焦躁极了,忍不住给他打电话,没想到手机停机。又干等了两天,实在忍耐不住,我拨通了他妻子的手机,她把手机给了林勋。 
  林勋声音沙哑,“我们在医院陪儿子,过段时间我与你联系。”不容我有一肚子的话想倾吐,他立刻挂了电话。我的心再次跌到谷底。 
  我不能在望城继续住下去了,当即叫车回去。我一下子变成了困兽,何去何从,心里真没有底。打听到林勋的儿子住在中心医院,我一边去超市选购水果,一边默默祈祷:孩子,你千万不能因为我出事。 
  赶到医院,在手术室门口,正瞧见林勋和妻子徘徊不定。他们见到我,很吃惊。而令我奇怪的是,林勋妻子变得十分温和。我递给她水果,她竟弱弱地道谢,然后留下我和林勋,走开了。 
  “孩子没大碍吧?”我急忙问。“正在手术室,医生刚刚出来说不会留下后遗症。”林勋的声音略显疲惫,但也透露出欣慰。“我已经回来了,你看……”孩子脱离了危险,我就突然想知道林勋会给我什么交代。 
  林勋压根没在意我的期盼,自顾自诉说着自我们去了望城,他妻子几次选择自尽,幸好都被邻居发现,几天的时间,以前的刚烈消失殆尽……从他叙述的语气中,我隐约知道我们的感情已经到头了。我们的恋情,终究敌不过从岁月深处生长出来的感情。 
  那天,我踉踉跄跄离开医院。从此,林勋再没与我联系。直到今年春节,我偷偷来到他家附近,看到他们一家三口其乐融融,在小区游乐区做亲子游戏。林勋为妻子系鞋带,像当年对我那般体贴入微,而他妻子眼里透出春风一样浩荡的温情。我忍不住泪如泉涌,落荒而逃。 
  经历了这一切,如今的我,也想得到一份从岁月深处长出的感情,以疗愈过往的伤口。 
AD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