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小而美”的确幸

时间:2016-11-09   栏目:最新消息   来源:网络

  于自身而言,做“小”是在细分市场中的自我价值实现;于外部而言,寻“小”则是安放温暖、宁静、美丽、静谧、幸福、自由等一切美好的必然归属。 
  《未来世界,因小而美》这是马云先生在2009年APEC峰会上的演讲主题,这种小而美不仅体现在商业上,更体现在生活之中。法国很多企业家表示:只想安静做一家“小而美”的企业,甚至做百年小企业。因为发展,不一定非要变成大树,这是黄严对生活的态度,也是她所创立的隐居世界所呈现的艺术。 
  快乐的去“折腾” 
  初次见到黄严是《BOSS STYLE 臻品》杂志举办的一场以“粉红领袖”为主题的论坛活动上,此时的她正与另一位优雅的女士聊天,素面朝天的黄严女士让我有些惊诧,作为一个集团董事长,装扮的如此素雅,也许并不会给你留下多大的印象。但在聊天的过程中,她又一次让我惊讶了,这样一个果敢、直爽、有魄力的女子,其一言一行都无法让人不印象深刻。这种性格似乎也是与生俱来的。黄严告诉我们,在十六岁大家的目标都是考上一所理想的大学时,她就为自己的人生做好了规划:一栋房子、一辆车子、一个很幸福和美的家、一个可以源源不断提供经济利润的公司、一本自己写的可以传世的书、一个把自己用不完的钱用来帮助别人的基金会。 
  谁都不曾想到,作为隐居集团董事长的黄严是半路出家,这个自称“快乐地折腾”的女人在入酒店行业之前,曾做过十年财经记者,然后转行做了上市公司高管,在事业如日中天的时候她再次果断作出一个决定——辞职回家生孩子。辞职回家后,黄严发现自己无法闲下来,于是在怀孕五个月时,受朋友启发开始创立了她的第一间度假别墅酒店——隐居西湖。 
  虽然经历了两次选择和转型,但黄严并未后悔,她表示很早以前她就清楚自己想要什么,在之后的人生道路上,也不曾因为犹豫不决耽误过时间。 
  “性格即命运,心态定悲喜。清晰看问题、明快做选择、很早就规划好人生,我觉得我得益于这几条,因此避开了很多真正的苦难。在我看来,人生挫折只有两类,一是小孩子生急病救不回来,二是坐飞机撞到山上。那些看起来比较困难的经历,只是人生中包装得比较难看的礼物,打开后还是能获得收益。”黄严坦言,自己要比很多人幸运,创业五年间,她的隐居世界逐渐成形,而她也在创业中更加了解并完善自己,她享受这个过程,即使这个过程中也有痛苦。对她来说,这一切都是一场修行。果断选择与大胆跨界,她一直快乐地折腾。 
  所以在短短五年时间里,隐居集团的自营酒店已覆盖杭州、三亚、扬州、上海、武汉、大理等11个城市,而且版图正在迅速扩张之中。目前,隐居的估值高达6.5亿多人民币。在股权结构调整的同时,隐居引入了全新的战略合作伙伴。 
  “小而美”的确幸 
  在工作中,黄严是个一个果敢、直率、有魄力的领袖,但在生活中,她也是一个非常温柔的母亲。虽然黄严告诉我们她是典型的“酒店控”和“旅行控”,但在访谈的过程中我们能够感受到她其实是一个典型的“女儿控”,就如同她给自己人生中最重要的五样东西排了个顺序:两个女儿,健康,爱人,父母,梦想。 
  “我是想的很清楚才开始创业的,我知道什么是重要和珍贵的。所有的事业、工作、财富都是为了更好的生活,这应该是所有人都能够清晰了解到的。”黄严如此说道。 
  黄严告诉我们,她最享受的时刻就是回家和女儿们一起搭乐高,同时她也为自己定了生活上的铁规:“一个星期至少有四个晚上要和孩子共进晚餐,至少要送两次小女儿去幼儿园,周末一定不工作在家陪孩子。” 
  这种小而美好的生活是黄严所向往,也是她想要打造隐居集团的初心。 
  隐居世界很小,也许一栋小楼,一座院子,甚至只需一茶一书和一把阳光下的椅子,一切的美好便可以开始延绵。隐居世界很小,这种“小”更是一种敏锐的精准与执着的专注,是对高知人群内在诉求的细腻把握,是她们用最轻灵的手法去拨动那根最能引起共鸣的心弦。隐居世界很美,“美”是隐居世界的灵魂与终极旨归,是追求极致、精耕细作,取得最大价值的纵深发展。隐居世界很美,“美”是她们用情怀化与人性化的商业模式向工业化、标准化的商业风格的一次挑战。 
  于是,在隐居世界,酒店不只是一晚安眠,还是一种生活态度的倾诉;餐饮不只是一餐饮食,还有对风景和健康的精致追求。她们缔造一个平行于现实世界之外的“隐居世界”,温暖、宁静、美丽、静谧、幸福、自由,叫人心驰神往。 
  这就是黄严所说的:“隐居世界是人们逃离凡尘都市的栖息之所,是让人寄托理想的乌托邦。” 
  或许有一天,在繁华都市辛苦之后的我们,可以带着自己的老人和孩子,在隐居的酒店中,切换时空与心境,脱离繁杂的尘世,沉淀,思考;走进隐居的世界里,换一种心境,去体验这种“小而美”的格调及艺术,去追求生命的厚度与质量。 
  BOSS对话黄严 
  BOSS:没有工作的时候,您最享受的时刻是怎样的? 
  黄严:我最享受的时刻就是回家和孩子一起搭乐高。我不会为自己定工作上的规矩,但为自己定的生活规矩都是严格遵守的。如一个星期至少有四个晚上要和孩子共进晚餐,至少要送两次小女儿去幼儿园,周末一定不工作在家陪孩子。 
  BOSS:您觉得作为企业领袖应如何发挥自己的影响力承担社会责任? 
  黄严:此次粉红领袖论坛活动我要演讲的主题正好与这个问题有关——对这个世界表达善意,不需要等到你很强大。当你可以照顾好自己,照顾好身边的人,照顾好员工之后,只要还有一点力量,就要竭尽全力改变你所站的这块土壤和周围的那些你会认为需要贡献更多力量的人,然后去向这个世界表达善意,为她们做更多的事情,当然也要量力而行。 
  BOSS:从事酒店行业期间您也曾遇到过很多困难,是什么让您一直坚持于至今? 
  黄严:我从2011年创建隐居西湖酒店,如今也快五年了。但是在我看来,自己比很多人幸运,创业五年期间,遇到过困难,但没有特别大的灾难和痛苦的事情,因为我是准备好才开始创业的。并且对我而言,作为一个企业负责人,心态很重要,不适合时不时的有情绪上的大起大落。在我看来“性格即命运。心态定悲喜”,只要我乘坐的飞机没有失事,我的孩子没有重病而救不回来,那么其他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BOSS:您如何与酒店结缘?你认为通过怎样的酒店服务,让各地住客感受到度假酒店的魅力? 
  黄严:其实最开始我并没有想过入酒店这个行业,只是因为女性天然对精致美好的东西有一个向往,杭州又是最美的城市,所以在杭州建立小而精美的酒店是一件很顺理成章的事。现在我们把隐居集团当做文创企业,它最大的价值是用一个比较合理的商业模型去实现一群人的人文理想,这是我们最重要的部分及内容,与一般的有钱人相比,我们没有很多的利益考量,但与一般文化人相比,我们知道做商业持续发展很重要,所以我们是两者之间的融合。 
  从某种意义来讲,我们隐居集团的服务是“四高二有”人群:高标准、高素质、高声望、高收入、有情怀、有品位的人群,这些人对自己的人生是有态度、有要求的。隐居集团又是以多元的人文体验作为自己的服务理念。我们的服务是给予,更多的给予,这种服务能给我们的服务对象惊喜,让他们有超值感。所以我们用管家制以及会员制,都是为了让我们的服务对象来到这里后,不仅是在物质上得到的享受,还能在精神与物质上有多元的人文体验,这也是我们所追求的目标。
AD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