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以诗为用 以用为诗

所属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编辑:网上天地网

  适逢2015 
  “世界杰出华人设计师” 
  获奖者卢志荣先生 
  在武汉举办“方静·圆谦” 
  设计展, 
  一直因对作品设计理念的净化、 
  诗意的诠释、 
  细节制造工艺关注 
  而备受国际设计界推崇的他, 
  如何看待实体经济 
  疲软的症结?又有何建议? 
  “中国经济增速放缓”、“产能过剩”、“倒闭潮”……中国被称为“世界工厂”,而如今,引以为傲的制造业,正面临着危机。 
  而更深层次的危机不止于此,随着以互联网为载体的虚拟经济崛起,“传统制造业的寒冬已经来临”,“实体经济无足轻重”等“去制造业”论调时有耳闻。 
  适逢2015“世界杰出华人设计师”获奖者卢志荣先生在武汉举办“方静·圆谦”设计展,一直因对作品设计理念的净化、诗意的诠释、细节制造工艺关注而备受国际设计界推崇的他,如何看待实体经济疲软的症结?又有何建议? 
  请放弃对订单依赖 
  破题:我观摩过中国的家具展,发现展出的许多机器比意大利要先进很多,但是事实上我们不得不承认,意大利家具的价值要高于中国制造的家具,这不是技术的问题,而是思想和观念的问题。 
  事例:某品牌手机,在美国完成所有的研发和设计工作,在全球采购设备后,在中国进行生产,中国工厂只需要按照订单要求制造:颜色、尺寸、数量,不需要考虑这个产品是否具备中国文化内涵、也不需要考虑设计是否存在提升空间。 
  卢志荣语: 
  “中国制造的黄金时代是建立在订单基础上的,订单就意味着批量生产,不需要参与投入研发环节,这就是中国制造廉价的原因,在中国,到处都是巨大的工厂,大家都忙于谈规模,谈产能,却忘了不知不觉中,工厂陷入了被动的状态,市场订单决定着他们的生死,而这一天,必将会到来。” 
  “工厂是需求与消费间的环节,我们可以专注于某个领域,却不能够只输出单一的产品或服务,如何主动的研究市场、提升对市场的掌控力,是中国制造业需要解决的问题,而这几乎涉及到了制造业生态的方方面面。” 
  设计,请慢一些 
  破题:中国从事设计行业的设计师数量十分庞大,但是国人开始关注设计的价值,也只是在最近5年左右的事情。 
  事例:不少大型家居制造企业,也拥有庞大的设计部门(比例甚至占到总员工数量的1/15),但是他们看起来都很年轻,所有人都面对着电脑工作,任务是根据订单的需要来寻找合适的设计。 
  卢志荣语: 
  “设计不是简单的在纸上画两笔而已,设计师在做设计的时候会考虑非常多的因素:外形、比例、尺寸、功能、哪种材料会更有质感更适用、做市场调研、考虑文化背景等等……而最终被人看到、被COPY走的,只是形状而已,设计是需要时间来滋养的,我不担心有人会抄袭我的设计,抄袭一个产品的外观很容易,但抄袭设计的精神几乎是不可能的。” 
  “二战结束之后,无论政府、工业界、大学、媒体或是普通民众,都把设计作为最有生命力和国际影响的意大利艺术来看待和尊重,想方设法的用设计提升产品价值,这很值得中国学习。” 
  “稍加留意的话,你就能发现,意大利是一个热爱美食、家居的国度。且不说随处可见的 Armani,珠宝品牌宝格丽将整个奢华概念搬进自己的酒店;Versace 和澳大利亚地产开发商合作开设了范思哲广场;Gucci 的餐厅开进上海;Prada 在 2015 年末买下了一家蛋糕品牌。无论酒店、饭馆咖啡厅,亦或是家居店,这些意大利品牌都在做一件事:承包顾客的生活方式,人们对于设计的消费需求,不再局限于产品本身,关注生活体验和时尚,成为了意大利制造的特质。” 
  关于设计的自由 
  破题:在古代,我们拥有全世界最好的手工艺,我们的木工、陶瓷、刺绣、石器、漆器……每一个门类都博大精深,就拿木工而言,工业化生产,让许多传统技艺失传,真的让人很失望。 
  事例:卢志荣创办的Dimensione Chi Wing Lo和「一方」品牌是他密切监督下在意大利生产的家具品牌,在他看来,所谓工匠精神,不是循规蹈矩的工艺美术,不是老老实实的埋头苦干,是闭门造车的自我欣赏,而是从设计到制造的全过程:在设计阶段,工匠精神体现在对文化与用户的理解与尊重上;在制造阶段,工匠精神体现在对工艺与技术的传承与创新上。 
  卢志荣语: 
  “以往为制造品牌服务,基本上都是在满足这个品牌的需求,而创立Dimensione Chi Wing Lo和「一方」品牌,就是为了在这个平台上,获得设计真正的自由,设计不能只为让人购买,如果你有这样的想法,你反而会做不到。” 
  “在意大利,设计与制造是一体的,设计师、工匠以及机器设备的关系更像是三角形的三个点,任意两者之间都会有沟通,我们花在设计上的时间并不多,将设计呈现出来的过程更加重要,为了一个细节,我们常常要反复沟通、交流碰撞很多次,如果中国制造业未来能够诞生关注传统手工艺和产品品质的工坊,我将会考虑与他们合作。” 
  “德国人的消费观是‘我要最好的,不管它多贵’,但是中国人的消费观是‘物美价廉’,我可以负责任的说,在这个世界上,没有又好又便宜的产品。”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