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带上重病父母去南半球

时间:2016-11-18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2016年8月,重庆摄影师顾颐在微博上写下一段感悟:“父母就在天地中,当父母渐渐老去时,当他们渐行渐远时,我们在哪里?我的选择是——父母把我养大,我陪他们慢慢变老。” 
   
  两年前,顾颐的父亲挣扎在生死边缘,母亲也意外骨折,不得不依靠拐杖行走。 
  处于人生最灰暗的境地,顾颐带着父母开始了不可思议的南半球之旅…… 
  内心悲凉,事业成功时父母重病 
  46岁的顾颐是江苏盐城盐都县(现盐都区)尚庄新塘村人,父母都是农民,经营着二十余亩薄地。从小,顾颐学习就十分优秀,在大家期盼的目光中,他顺利进入大学。 
  大学期间,顾颐迷上摄影。毕业后,他的拍摄范围越来越广,小到花卉、风景、人物,大到服装展、大型活动,都一一收入镜中。 
  2010年,顾颐的事业进入快车道,在重庆创办了摄影主题公司。他不但成为国际摄影协会四星会员、新华社特约摄影师,作品《杯茶人生》还获得IPA首届国际艺术展优秀奖,并入选第一届大视野国际摄影展览…… 
  美好的生活刚拉开序幕,2014年年初,父亲顾全平被诊断为胃癌晚期。顾颐立即风尘仆仆地赶回老家。 
  确诊后第三天,顾全平进行了手术,胃部被切除了六分之五,然而,由于癌细胞已经扩散,还要进行放化疗。这对年逾七旬的顾全平来说,无疑是莫大的煎熬。有一次,顾全平出现了感染并发症,严重口腔溃疡,喝口水都疼得眉毛纠在一起,更无法进食,每次饭前都要用麻醉药漱口,才能勉强吃上几口。 
  尽管病入膏肓,但顾全平表现得很坚强,再痛苦难忍,也没有大喊大叫。每次见到儿子,他都轻言细语地安慰,还回忆着儿子孩童时期的美好瞬间。顾全平越是这样,顾颐心里就越难受。 
  第四次化疗后,顾全平的身体再也承受不住了,整个人只剩下一口气。医生直率地告诉顾颐:“如果继续化疗,无疑会增加痛苦,其实就算化疗,病人也只有三个月左右的存活期。” 
  顾颐内心无比煎熬之际,另一场意外又发生了:母亲吕爱平骨盆与腿部摔断骨折,由于年龄太大,医生为其进行了保守治疗,还叮嘱一定要多多小心,因为即使骨头愈合,也只能依靠拐杖行走。 
  考虑到父亲来日不多,顾颐果断办理了出院手续,并将公司托付别人打理,自己全心全意地陪伴父母。父母责怪他,顾颐握着他俩的手,哽咽着说:“我们一家三口就是一个整体,谁也不能少……” 
  奇思异想,带着父母跨洋旅行 
  2015年10月,经过顾颐细心的照顾,母亲已经可以下地走路,但父亲由于放化疗的影响,虽然可以行动与进食,体重却不满八十斤。 
  看到骨瘦如柴的父亲在眼前蹒跚而过,顾颐心里充满愧疚。他情不自禁地在日记里写道:“我们为人子女,整天忙碌到底是为了什么?能够让家人更健康、更快乐地生活,才是最为根本的意义啊。” 
  这天晚上,将父母安顿好后,顾颐在他们平静的鼾声中,轻手轻脚地整理起过去的摄影图片。由于业务关系,以前他多次前往国外一些地区,拍摄大量的照片。整理到澳大利亚的资料时,看着定格在镜头里的那些美景,一个念头突然出现:“以往自己四处游历,父母辛苦劳作了一辈子,同样有权利看到、有权利去享受这种美好生活。” 
  第二天早饭时,顾颐试探着说了想法。顾全平拼命摇头,“我从没有出过省,最远只到了一趟南京,一下子飞到地球另一边,你逗老爸呢?”母亲虽有些兴趣,可担心身体吃不消。顾颐同样担心,可仔细想了想,还是坚定地说:“目前情况之下,已经没办法跟父亲的病症去抗争,不如走到外面,换换心情与环境。出发意味着生命的另一段旅途。”经过反复说服,父母同意了顾颐的“非常计划”。 
  当年11月3日,顾颐带着父母登上飞机。飞机冲上云端的那刻,之前那种灰暗的心绪,似乎一下子开朗起来。 
  旅途伊始,顾颐就察觉出父亲的变化。手术后他一直病恹恹的,很少提起精神,可坐上飞机,他一刻不停地从舷窗眺望云层与大海,还特别关心旅行安排、住宿细节,这是从未有过的。 
  6日,一家人住进了澳州昆士兰地区的一家海滨旅馆。昆士兰一带是澳大利亚著名的旅游胜地,有多个主题公园、国家公园,还有世界上最大的珊瑚礁群大堡礁。澳大利亚的天亮得早,有时清晨四点半太阳就出来了。顾全平常常不用任何人陪伴,一个人迎着晨曦,在海边像个孩童一样东瞧西看,漫无边际地散步。 
   
  这天早饭时,从海边回来的父亲神秘地说:“猜猜,我刚才遇到了什么?”顾颐一边帮他切面包夹鸡蛋,一边摇摇头。顾全平看四下没人注意,从兜里快速掏出一个黑塑料袋,一层层打开后,眼睛乐成了一条缝,“我遇到个头很大的海参,就在离我不到半米的海水里,我一把就把它捞了上来。”吕爱平也乐了,对顾颐说:“瞧瞧你爸现在的样子,身体能不好起来吗?” 
  人生救赎,重生的梦想与亲情 
  2015年12月的一天。傍晚时分,顾颐发现父亲采摘了许多野地里的小花,并悄悄将它们修剪成精美花束。被儿子发现后,顾全平把他拉到一旁,悄悄说:“我当年结婚时,家里非常穷,没举行任何仪式。现在条件好了,又有你创造这样好的环境,我准备第一次向你母亲求婚。”顾颐简直不敢相信这是一个癌症晚期老人的举动。 
  12月8日午后,一家人来到大堡礁附近一处高空跳伞基地。当着众多游客的面,顾全平突然拿出隐匿的花束,捧到吕爱平面前,单膝跪地,动情地说:“儿子给我们一个很大的惊喜,我也要给你一个惊喜。今天是咱俩结婚五十周年的纪念日,我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要第一次正式向你求婚,你愿不愿意?” 
  吕爱平傻了眼,年逾七旬的丈夫,竟然在美丽的异国,做出这样温馨甜蜜的举动。她激动地接过花,眼睛湿湿地说:“我不但愿意,还愿意再跟你五十年。”话到此处,一家人都流下了泪水。 
  2016年年初,一家人来到澳州西北的原始森林地区。 
  一天黄昏,全家人登上一处山坡时,发现鸟群在夕阳映照之下,正在成群结队地飞向远处的山峦。顾全平对顾颐说:“太阳就要下山了,你得赶紧给我拍个照。”拍照时,顾全平唱起了一首《我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心贴着心啊,情暖着情啊,南腔北调一支歌,咿呀呀嗬嘿。”从没听到父亲唱歌,顾颐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美丽的风景,让年迈的父亲有了一颗年轻的心,激动之下,竟然唱起了年轻时最喜欢的歌曲…… 
  进入澳洲之后,顾颐一家的心情愈发开朗,也经历了数不清的“第一次”。顾全平与吕爱平第一次看到当地特有的黑荆树森林,这种树的树皮像被烈火烧焦一样,让他们万分惊奇。两位老人还第一次看到了袋熊,第一次看到世界上最小的企鹅——菲利普岛企鹅。 
  1月11日夜里,顾颐一家坐着房车,来到维多利亚州。透过车顶看夜空,繁星满天,璀璨夺目。顾全平情不自禁地说:“我从没见过这样的天空,我要快乐地治疗疾病,相信身体一定会好起来。我还要学开车,将来带着老伴出去玩,就像现在这样。”父亲的梦想,让顾颐强烈感觉到,这次跨洋之旅获得了成功。 
  更意想不到的是,父母的身体在长达三个月的旅途之中,一天天地好转。不知不觉间,顾全平体重增加了5公斤,饭量从一小碗恢复到了正常水平,一头雪白的头发甚至冒出些许青丝。吕爱平走路也不需要借助拐杖。两人看起来精神许多,还不时地设计着澳州之后的下一趟旅行。 
  8月,顾颐将南半球行驶1.3万公里拍摄的11万张照片传送到网络上,一家人乐观积极的形象,受到了无数网友的热捧。大家说:顾颐用一场旅行,重新点燃了父母对生的渴望,这是对病魔最大的打击。 
  近日,顾颐一家接受了笔者的采访。顾全平身体状况一直保持在不错的水平,根本看不出是病人。而顾颐感慨地说:“这是我人生之中最有意义的一次‘冲动’。抛开所有的琐屑与杂念,一个人才能来到最洁净的心空。” 
AD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