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天堂里有根矮树枝给“笨小孩”歇息

时间:2016-11-18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2016年4月的一天,刚过完25岁生日的厦门女孩欣欣从所住的23楼一跃而下。她为何会选择如此惨烈的方式结束生命?笔者几经周折联系到其母张静雯,聆听了一个母亲的痛悔……
  女儿呆萌母亲着急 
   
  2016年4月2日下午两点,正在家中午休的张静雯被楼下的骚动惊醒,听到有人大喊:“跳楼了,跳楼了!”张静雯一个激灵爬起来,透过阳台窗户,隐约看见一个年轻女孩脸朝下躺在水泥地上。女孩的衣服很像前两天她送给女儿欣欣的生日礼物,她赶紧推开女儿的房门,被子叠得整整齐齐,人却不在。她立即叫醒丈夫,跌跌撞撞下楼,迎面碰见邻居张志,张志一把拉住她:“张老师,你家欣欣出事了……”张静雯差点栽倒在地。 
  110民警和医院的救护车几乎同时到达。可欣欣是从顶楼23楼跳下,早已没了呼吸。警方在欣欣身上找到一封遗书,现场又有很多目击证人,经勘验,确认欣欣系自杀。 
  张静雯崩溃了,她紧紧攥着女儿的遗书痛不欲生:“活着太累了,从小母亲让我去够我根本够不着的高枝,天堂里应该有一根矮树枝让我这样的笨小孩歇息吧……”女儿信里的每个字都似乎在讨伐她。 
  今年刚满50岁的张静雯,出生于福建省龙岩市城郊农村一个贫寒家庭,凭着自己的努力,大学毕业后前往日本留学两年,回国后在厦门一所大学任教。1990年,张静雯与同事张宏结婚,第二年生下女儿。日子幸福快乐。随着女儿一天天长大,张静雯发现欣欣有点迟钝,虽然刚满周岁就能扶墙走路,但开口说话比别人迟。 
  1997年9月,欣欣开始上小学。张静雯察觉稍微要动点脑子的题目,欣欣都不会做。期中考试时,欣欣成绩排名倒数第二,令张静雯在家长会上颜面尽失。当时,张静雯与丈夫的事业都突飞猛进:她已是学院最年轻的副教授,张宏也成为所在学院院长最有力的竞争人选。张静雯觉得,她与丈夫都是精英阶层,可女儿的资质并不像她期望的那样高。她每天都督促女儿做功课,可欣欣的进步并不明显。二年级上学期的期中考试,她依然是班上倒数第二名。 
  张静雯开始怀疑:是不是怀孕时忙于打拼事业,孩子缺乏营养,影响了智力? 
  补脑补成性早熟 
  既然先天不足,后天必须得跟上,要给孩子多多补充营养。此后,张静雯不但每天盯着女儿做功课,还给女儿买了脑黄金、鱼肝油、DHA等价格昂贵的保健品,开始给欣欣进行“补脑工程”。 
  一段时间下来,女儿确实有了不小的进步。但刚上三年级,欣欣就来了月经。惊诧不已的张静雯赶紧把女儿带到医院做检查,被诊断为性早熟。得知她每天给孩子服用大量保健品,医生批评她“拔苗助长”。张静雯吓出一身冷汗,赶紧把补品全部扔掉。担心女儿成绩下滑的她,思来想去改变了策略——给女儿请家教。 
  张静雯把女儿的时间安排得满满当当,每天完成学校布置的作业外,又多加一张她给女儿买的一课一练“小状元”试题。周末,欣欣永远在做题。很快,张静雯就看到了想要的结果:小学五年级下学期的一次期末考试,欣欣破天荒考了班级第五名。 
  张静雯尝到了甜头,紧锣密鼓地给欣欣的每门功课都请了家教。到了初中,每次大考小考都要排名。排名决定孩子能不能读重点高中。中考会淘汰一批学生,全市有一半学生无法被高中录取,只能上职高。为此,张静雯对女儿更加严苛,经常在女儿面前念唠:“你不好好补课,就不能把成绩提上去,中考要是没上重点中学,你的人生就毁了。” 
  张静雯不惜花高价,给欣欣初中三年每门功课都请了一对一辅导老师。张宏见女儿几乎连喘气的时间都没有,劝妻子说:“别给孩子过分压力,总得让她喘口气。”“教训孩子夫妻就要一致,孩子学习的事你别给我掺和,考不好你能负责她一生吗?前面吃点苦以后就会幸福。”张静雯狠狠反驳丈夫。 
  在大量的题海战术中,欣欣学习进步非常明显,到后来,只要看到题目的前半部分,她就知道这道题的解题思路和答案了。之后每次考试,欣欣的成绩都稳定在班级前三名、年级前十五名。张静雯非常满意。2006年,欣欣如愿考上了厦门重点中学。被录取的当晚,张静雯得意洋洋地对女儿说:“你的聪明真是被妈妈强行挖掘出来的。” 
  上高中后,欣欣进了实验班,全校尖子生才能进的班级。虽然张静雯对女儿学习没有丝毫放松,但欣欣每次考试的名次都在班级垫底,压力非常大。 
  此时,一对一的补课费涨到了每节课600元,可为了女儿能突飞猛进,张静雯仍然咬紧牙关不敢有所松懈。面对母亲的高压,欣欣多次表示不想补课,并想从实验班转到普通班。见女儿如此不争气,张静雯伤心地对欣欣说:“你本在实验班,再去普通班,我们面子往哪搁?只有跟优秀的人在一起,你才能变得更优秀!”见母亲如此伤心,欣欣只好屈服。 
  望女成凤一场空 
  高二刚开学,张静雯就以每节课800元的价格为女儿语数外各请了一名厦门市特级教师做补课老师,继续一对一填鸭式辅导。欣欣的生活除了学习还是学习,眼睛近视超过800度。看着女儿每天背着重重的书包,厚厚的眼镜片后无神的眼睛,张宏对妻子说:“我们就这一个女儿,你要接受欣欣资质平凡的现实,何苦为难孩子?”张静雯振振有词:“现实生活中乌鸡变凤凰的例子还少吗?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妻子如此强势,张宏只好让步。 
  2009年,欣欣考上了厦门大学。见自己的培养计划成功,张静雯得意地对老公说:“就得下狠心,后天的勤奋是可以补拙的。”她又马上帮女儿策划未来:考公务员,进机关事业单位,或去国有大型企业,或出国留学。 
  进入大学后,欣欣发现自己一点都不快乐,因为她除了做题什么都不会。大学勉强毕业,欣欣的愿望是当一名乡村老师,过平凡普通的生活,可张静雯硬是利用关系将女儿安排进了厦门辉颖国际投资跨国公司做法律顾问。随后,为了让女儿出挑,张静雯又买了大量的司法考试书籍,让女儿参加司法考试。 
  “我不想考试了,几十年都在考试,说到考试都烦死了。”刚参加工作,脱离了学校,欣欣本以为可以换一种生活方式,没想到母亲又给她下任务,欣欣颇为反感。“考了律师证就可以当律师,难道你想永远当小顾问?”张静雯训斥女儿。随后,她开始监督女儿参加司法考试。 
  欣欣连续参加了2014年和2015年的司法考试,都没通过。这让张静雯非常不满。2016年3月初,眼看还有两三个月就到了司法考试报名时间,张静雯又开始催促女儿做准备。4月初,当张静雯再次问女儿司法考试的事,欣欣很不情愿地说:“我不想考,太难了。”“我没见过你那么笨的孩子,人家考一次就考过了,你一个重点大学毕业生,竟然两次都没考过。你要是不考就别回这个家,我算白养你了。”张静雯气愤异常。 
  4月2日中午一点左右,欣欣推开张静雯的门,从身后抱住已经准备午休的张静雯。张静雯闭着眼睛拍拍女儿的手催促道:“快去看书,司法考试迫在眉睫了。”欣欣无言地起身离开…… 
  欣欣结束了自己年仅25岁的生命。在她的日记中,再次还原了这个“笨”小孩最后的心路历程:跟一群优秀的人在一起,我越发觉得自己一无是处。爸爸妈妈是精英,可我只想过笨小孩的普通生活……欣欣的悲剧给天下父母都敲了一记警钟,愿别再上演类似的悲剧。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