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本大全】

    解药

    作者:佚名来源:未知时间:2019/08/04

      俗话说“一物降一物”,世上的每一种事物,总有另一种事物来制服它,就像毒药,总能找到解药来化解它。而夫妻之间呢,又何尝不是如此?
      
      王大是个大老板。这天他和朋友去爬山,哪知回来时感觉脸上奇痒难忍,一路挠个不停。回家一照镜子,吓了一大跳,好端端的脸上横七竖八布满了血痕,就好像刚挨了一顿鞭子似的,既难看又恐怖。
      
      王大急忙跑去医院,又是打针又是抹药,结果一点用都没有。他仔细一回忆,爬山时他不慎摔了一跤,脑袋一头扎进了一片藤蔓中,八成是被那些藤蔓害的。
      
      老婆银花见状,心疼地说:“要不,回村里找四爷瞧瞧吧。这些怪病,说不定还是农村的土办法管用!”
      
      王大一听,眼睛一亮,是呀,村里的四爷十分精通农村那套土疗法,说不准真有秘方,但转念一想,又把头一扭说:“用不着!”
      
      王大可不愿可怜巴巴地回村里求人。为什么呢?原来,王大以前穷的时候,觉得全村人都瞧不起他,都合着伙欺负他。因此在城里发了之后,非但没给村里造福,反而处处与村里人为敌,比如村里装自来水,他非但一毛钱都不肯出,还从中搞破坏,因此他在村里的名声很臭。
      
      接下来的几天,王大戴着大口罩又跑了好几趟医院,可不但没治好脸,反而让那些血痕蔓延到了脖子。
      
      银花看着都替他难受,又忍不住说:“再等下去,恐怕连命都没了,还是去找四爷看看吧!”
      
      王大一边挠一边叫:“就算我愿意去找人家,可人家会帮我吗?”
      
      “看你积的这些德!”银花一跺脚说,“我陪你去,总行了吧?怎么说,四爷也会给我点面子的。”
      
      银花虽说跟王大是两口子,可对村里人的态度却是截然相反。银花经常瞒着王大悄悄给村里人办事,王大犯了错,她就暗地里补偿回来。就拿装自来水那事来说,她竟一家家登门道歉,还捐了几万块钱。
      
      眼下,王大实在是痒得受不了,也就只好答应了。两口子开车回到村里,提着礼物来到四爷家。四爷一看他们夫妻一起来的,态度不冷不热。看见王大脸上怪异的血痕,他失声叫道:“这是羊角藤害的,毒着呢!”
      
      银花忙问:“四爷,您有什么办法治吗?”
      
      四爷似笑非笑地说:“哎呀,这羊角藤我好多年都没见过了,还以为已经绝种了呢,没想到王大老板偏偏撞上了,这是好彩还是倒霉呢?”
      
      王大一听,差点就要发作。四爷却说得兴起:“这东西太毒了,一沾上就跑不了。我记得以前有个人沾到了脚,日夜挠个不停,一直见了骨头还在挠,最后只得砍掉了那只脚。可王大老板却是在脸上,这、这……”
      
      王大不知他是不是故意吓唬自己,反正听得心惊肉跳,顿时软了下来。
      
      银花小心翼翼地说:“四爷,我知道您有办法的,就算帮帮我吧!”
      
      四爷收起笑容,缓缓摇头:“这种毒无药可解。不过我倒是有些药水,管不管用,就看王大老板的造化了。”
      
      王大默默忍受了四爷半个钟头的挖苦嘲笑,最终从四爷手上换得了一小瓶药水。回到家,往脸上一抹,果然效果奇佳,居然不痒了。可刚过半小时,脸上又痒了起来,只好又抹。一瓶药水用完,脸上一如既往,看来四爷的药水只能治标,不能治本。

    [page_break]


      
      王大痛苦不堪地对银花说:“你再去一趟四爷家吧,求他把真正的解药拿出来,要多少钱都给他。”
      
      银花迟疑地说,四爷大概不会有什么真正的解药,有的话,上次就应该给她了。
      
      “你懂什么?”王大咬牙切齿地说,“这老头是想让我多受些罪呢!我看得出来,他一定有办法,他就是想变着法儿地报复我!”
      
      王大不说还好,这么一说,银花火了:“你还有脸说人家报复你,你也不想想你做过的那些缺德事,就这样还是看在你老婆的面子上呢!”
      
      王大头一低,没有还嘴。银花叹了口气说:“好吧,我再去一趟。”说罢,开车直奔老家。
      
      四爷见银花二度登门,一点不惊讶,似乎早算准了。银花恳求道:“四爷,我知道王大确实是个混蛋,他是自作自受罪有应得,可他毕竟是我的老公呀!您就看在我的面子上,帮帮他吧,我知道您老人家有办法。”
      
      四爷沉吟道:“银花啊,你对乡亲们好,大家心里有数的,王大再坏,也是你老公,我能见死不救吗?”
      
      银花心下一宽:“四爷,您真的有办法?”
      
      “有!”四爷说,“羊角藤是有解药的,药到病除,而且天下只有一种。”说罢他进里屋去,过了一会儿出来,交给银花一个信封,说解药就在里面,还叫她回家当着王大的面拆开。
      
      银花喜出望外,急忙谢过四爷。刚离开村子,她就忍不住拆开信封,一看却傻了,里面只有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她的名字:银花。
      
      银花糊里糊涂地把纸条拿回家,给王大一瞧,王大也怔住了,接着张嘴就骂:“这死老头,也太不厚道了,连你也耍了,亏你还对他那么好!”
      
      银花翻来覆去地看那张纸,说四爷应该不会耍她的,这里面可能藏着什么玄机,解药或许就在这个名字里。王大一听也来了精神,闭着眼苦苦思索,老婆这名字到底跟解药有什么联系呢?
      
      琢磨来琢磨去,王大只想得头皮发胀,却什么也想不出来。往镜子前一站,只见脸上已经被他抓得血肉模糊、皮开肉绽,再这样下去,恐怕连骨头都见到了。他不由长叹一声:“四爷还是不肯放过我呀!好好好,我这就去给他磕头认错吧!”
      
      两口子又来到四爷家,王大进门就跪下说:“四爷,我知道错了,您老人家高抬贵手,救救我吧!”
      
      四爷把他扶起来,说:“哎呀,王大老板,你这是做什么?解药我不是已经给银花带回去了吗?”
      
      银花一听,说:“四爷,如果您老人家还不解恨,我也给您跪下了!”
      
      四爷急忙拦住,说:“使不得,使不得啊!你们咋就不信呢!好吧,我就跟你们走一趟!”四爷叫王大带他去那天沾上毒藤的地方。王大不知他有何用意,生怕他反悔,也不敢问。
      
      一行人先是坐车,然后下车走了一个小时,王大一指前面的高山,说他就是在山腰那里摔倒在藤蔓上的。
      
      四爷边爬山边说:“王大老板哪,说实话,这些年你对村里人做的事,让乡亲们心寒啊!你不知道,多少人想要断了你一只胳膊一条腿什么的,可一想到银花对村里这么好,就都作罢了,可以说是银花救了你几回呀!”
      
      王大听得一惊,村里人恨自己,他是心知肚明的,却没想到自己不知不觉躲过了几场血光之灾。他不由自主地看了一眼银花,心情异常复杂。
      
      “大伙都说你毒!”四爷继续说道,“可银花呢,却像一味解药,把你的毒化解了。要不然,嘿嘿,你就是给我一百万,我也不会跟你来这儿。”
      
      王大听得又羞又怒,可现在有求于人,再难听的话也得忍了。
      
      四爷还在喋喋不休:“天下万物就是这么奇怪,相生相克,一物降一物。就好像两口子一样,男的凶,女的必定就柔;女的强,男的必定就弱。性格互补,两口子才能过得下去。王大呀,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王大听得心头火起,猛地大声说道:“到了!”
      
      四爷这才收起嘴皮子,探头瞧了瞧王大所指的藤蔓,说道:“果然是羊角藤。”说罢,他把头和手脚仔细包好,小心翼翼地从缝隙间钻进了藤蔓的根部。
      
      过了几分钟,四爷钻了出来,嘴巴往手掌心一吐,吐出来几朵小花,然后又猛吐几口唾沫,使劲搓了几下,就往王大脸上抹,边抹边说:“等着吧,下了山就好了。”银花又惊又喜:“四爷,这就是解药?”
      
      “嗯。”四爷说,“这种花就长在羊角藤的根旁边,就是它恰恰能解羊角藤的毒,我们当地人叫它‘银花’,刚好和你是同一个名字……”
      
      顿时,王大恍然大悟,原来四爷之前给他老婆的纸条上,写的正是解药的名字,他却以为是老婆的名字,所以猜不透。不一会儿,王大就感觉脸上好受多了,这药果然是立马见效。他由衷地说了句感激的话:“四爷,太谢谢您了!”
      
      四爷哈哈一笑:“要谢还是谢银花吧!我说银花是解药,你还不信。你大概想不到吧,解药往往就在毒药旁边,就好像一对夫妻……”
      
      王大听出他的话外之意,心中百感交集。

      打赏
      百度分享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