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500米,大妈为空气而战

时间:2016-11-18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王欣华家对面是有着几十年历史的水泥厂,她也曾是这家工厂的老员工。 
  2009年,工厂技术改造,王欣华家自此便在“云雾”里生活。为吸得一口新鲜空气,王欣华上访到市里、省里,再到国家环保部,最终挣回了500米的“卫生防护距离”。 
  众人铅中毒,厂区里炸开了锅 
   
  今年62岁的王欣华,家住哈尔滨市阿城区小岭镇小岭街。她家对面,便是哈尔滨第三水泥厂。2006年,厂子由国企改为私营,更名为哈尔滨小岭水泥有限责任公司。 
  工厂始建于1935年,解决了500余人就业的问题。800余户、2000余人基本生存的物业、供水、供暖等都由企业承担。2009年,水泥厂启动技术改造,拆除两条旧生产线,新建了一条约2500 吨/天的新型干法熟料水泥生产线,年产水泥100.94万吨。 
  没改造前,水泥厂晚上也曾生产过,但产量少,设备旧,所以声音小,基本不影响周边居民生活。新项目建成后,每天24小时生产,运料车、水泥罐车、大挂车接二连三从王欣华家门口经过。车子一过,王家就像在云雾里一般,朦朦胧胧,天气干燥的话,连马路对面的水泥厂都看不清。 
  2009年年中,王欣华添了外孙。为了方便照顾女儿,她让女儿在家坐月子。孩子每天生活在噪音和灰尘中,哭闹不止,搅得一家人心烦。看女儿和外孙休息不好,脸色蜡黄,王欣华特别难过,只能紧闭门窗,每天从后门出入。她还把冬天储存蔬菜的菜窖装修出来,让女儿和外孙住进去,图个清净。这样的日子,王家一过就是三年。 
  2012年,王欣华见外孙不肯吃饭,时不时还呕吐,忙带孩子去哈尔滨儿童医院检查,诊断为铅中毒。医生说,铅中毒让儿童不能正常发育,会损害各大器官,甚至危及性命。医生追问:“这么小的孩子按理不会铅中毒,你家是不是在工厂附近?”见王欣华直点头,医生说:“工厂排放的污染物,会通过空气、土壤、水源,被人吸收到体内。孩子小,只能简单地药物治疗,最好多吃西红柿和卷心菜。” 
  医生建议王家人都做个检查,以免延误病情。结果显示,家中每个人都有轻微铅中毒、干眼病。王欣华老伴因长期无法休息好,还患了心脏病、高血压和糖尿病。 
  王家的遭遇,在厂区里很快传开,不少父母都带孩子去检查。一查吓一跳,不仅孩子,不少大人也查出不同程度的铅中毒。厂区里炸开了锅,以王欣华为代表的“业主团”找到水泥厂领导,希望对方给出解决方案。 
  500米,生命的安全墙为何不建 
  不管众人如何沟通,水泥厂始终没给出正面回答,更没有解决方案,只是在居民生活区的南侧、西侧建了一道6米高60米长的隔音墙。噪音小了些,但灰尘丝毫没减少。 
  2013年年初,王欣华无奈拨通了哈尔滨公共频道的电话,求助媒体。经过电视台的调查,王欣华得知,早在2009年,黑龙江省环保厅便明确批复,要求水泥厂在投产前,将距离工厂500米内的居民全部搬迁,通过环保测评,才能正式生产。 
  这500米,是法律规定的“卫生防护距离”,是指产生有害因素的部门(车间或工段)边界至居住区边界的最小距离。设置的作用,是为企业无组织排放的有毒有害气体污染物提供一段稀释距离,使气体到达居民区的浓度能符合国家标准。而水泥厂只搬迁了最近的41户人家。 
  2011年11月,黑龙江省环保厅进行环保验收,最终出具了一份《环保验收意见》,称“500米卫生防护距离内的非本公司职工居民的搬迁和安置工作已经落实”。之后,该项目上马运营。 
  晚上,受害居民一起开会,王欣华拿来长尺量了一下,厂界离她家不足10米,有害车间工段离她家不超过20米。最近的人家离厂界不足2米。王欣华很激动,“咱们都曾是老员工,为厂子辛苦一生,不图啥回报,但起码不能被瞒骗。危险地段不能再住人了。”大家纷纷点头。 
  经商议,大家要求水泥厂尽快解决住房问题。每个人都在请愿书上按了手印。水泥厂的答复是“居民搬迁数量大,需从长计议,慢慢规划”。这一等就是一年多,王欣华他们只能向黑龙江省环保厅继续上访举报。 
  2014年10月,环保厅调查后,要求水泥厂停产整顿,并组织制订搬迁安置补偿方案。环保厅还约谈了阿城区政府、小岭街道办事处主管领导,并向阿城区政府发函,建议该区制订搬迁安置补偿方案,由水泥厂负责出资。 
  两个月后,阿城区政府召开协调会,称水泥厂同意居民诉求,同意出资妥善安置动迁居民。方案制订得很详细,各环节还明确了责任部门。 
  可事情到了这一步,不仅没往前一步,水泥厂还采取了“对抗”态度。他们认为,上千户居民搬迁,牵扯到方方面面,一旦影响生产,经济效益从何保障?为震慑王欣华他们,水泥厂召开“群议会”时,找理由开除了一名1986年入厂的老员工。有员工私下说,是因为这名员工的哥哥和王欣华一起四处上访。 
  当晚,跟王欣华四处奔波的毛大爷找到她,支支吾吾地说:“这段时间腿脚疼得厉害,可能没法跑了,等身体好了再说。”王欣华没多说什么。临走,毛大爷忍不住叮嘱:“老妹子,你家、我家、隔壁邻居都有亲友在厂里上班,要是厂子出了问题,这些人的饭碗怎么办?咱们别干了好事,还不讨好。” 
  王欣华沉默了许久。她确信,这吃力不讨好的事必须做,因为那些孩子,他们的人生才刚开始,不能一辈子被烙上铅中毒的印迹。 
  在王欣华的不懈维权下,省环保厅再次向阿城区政府发函,建议对方督促水泥厂落实方案。可并未起到作用,水泥厂甚至一度还恢复了生产。 
  2015年6月4日,黑龙江省主管环保的副省长亲自批示:“请阿城区政府兑现承诺,抓紧启动搬迁工作。” 
  环保部做盟友,为了吸口新鲜空气 
  这么多大领导批示了,事情依然没进展。2015年7月,王欣华及其他七位居民向国家环保部申请行政复议,请求撤销黑龙江省环保厅的《环保验收意见》。没这份《意见》就不能开工,王欣华他们希望借此给水泥厂一些压力。很快,国家环保部受理了申请。 
  11月,环保部作出环法[2015]86号行政复议决定书,撤销了《环保验收意见》,下达了《第三人参加行政复议通知书》。 
  对此,水泥厂不服,将国家环保部起诉至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指其行政复议决定违反法律,缺乏事实支持。水泥厂还指出,《意见》出具时间是2011年11月11日,根据《行政复议法》,提起行政复议的期限,应是自出具《意见》起的60日内,如今远远超过规定日期。 
  王欣华等人回应,他们根本不知道有这份《意见》,而黑龙省环保厅没有详细调查了解,就出具《意见》明显不合理。 
  期间,国家环保部有关工作人员给王欣华打电话说:“大姐,对于侵害老百姓生命安全的污染企业,我们支持你到底,也会陪你走下去。” 
  2016年5月13日,水泥厂诉环保部一案开庭,法庭没有当庭宣判。6月中旬,水泥厂最终认同了环保部的意见,愿意停产整改。 
  8月18日,王欣华得知一个好消息,水泥厂已启动搬迁工作,并派人进行人员登记。对方上门登记后,想着以后能吸到新鲜的空气,外孙可以恢复健康,王欣华觉得日子又有了奔头。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