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白露一过见晴天

时间:2016-11-22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年少的深情总是最深情,如水漫漫,如火迸发,就算伤痕累累也在所不惜。苏唯说,那时候她就曾想过,如果以后还有机会遇见他,一定要告诉他,她从来都不曾怪过他,而是充满愧疚。 
  1 
  午休的时间,下了一场阵雨。苏唯望着窗外的树发呆,白露过后总是觉得倦倦的,打不起精神来,觉得好像有什么事要发生。 
  “苏唯苏唯。” 
  宋以朗人还没到,声音先到,他叫苏唯的时候永远像是在叫一个叠名,一进公司就这样,她说了好多回也改不掉。 
  他很快跑过来,一脸讪笑,什么也不说拉起苏唯就往外走。 
  “喏,他是不是你喜欢的那种男人?”他指着企划部的玻璃跟她说。 
  苏唯看过去,一个年轻男人背对着她,穿着深蓝色条纹西装,背挺得直直的,认真地工作。也不知怎么了,她忽然心里一动。 
  “都看不到脸!”她说完就要走。 
  “别动。”宋以朗突然拉住她,只听见他小声说:“他回过头了。” 
  苏唯条件反射地转过身去,目光透过玻璃抵达在那人身上,然后她的心,噗通一声仿佛从几万米的高空坠落。 
  陆成风,怎么会是他?苏唯慌忙逃窜,高跟鞋踩在地板上,哒哒的声音与她的心跳重合,她都忘了多久没有这样慌张过,也忘了多久没有见过陆成风了。 
  苏唯甚至从未想过,这辈子还会再见到他。 
  2 
  两年前刚进公司的时候,宋以朗也曾追过苏唯,但那时苏唯正值生无可恋的状态,只一句“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就拒绝了他。 
  他追着苏唯问,什么才是她喜欢的风格? 
  苏唯脑海里第一个冒出来的人,就是陆成风,瘦瘦高高,温文尔雅,走在人群里都会闪闪发光,吃饭不吧唧嘴,喝汤不发出声音,走路端端正正。 
  “你这是找对象还是找标本啊?”宋以朗不以为然。 
  那时候,苏唯刚找到工作没心思搭理他,每天最早到公司,然后像打了鸡血一样把自己忙到吐血。顾不上吃早餐,宋以朗每天早上把不重样的早餐送到她的部门,她每次拒绝他还是照样送。 
  苏唯说:“我都跟你说了,你不是我的菜。” 
  可宋以朗眼珠一转说:“我只是想证明男女之间有纯友谊。” 
  苏唯差点被红枣豆浆噎住,从那以后吃得理所当然了,也跟宋以朗成了铁打的哥们儿,他两年里再也没有提过追她这件事儿。她想,大抵他对她也不过是乍见之欢而已。后来每当宋以朗打着跟她一起蹭饭的幌子跟别的姑娘勾搭时,她都大手一挥说道:“千万别信他,他不靠谱的,当初也跟我这么说的。” 
  因此,宋以朗也一直单着。 
  两年来,不管是在街上撞见个男人,还是公司新来了小鲜肉,他总要拽着她去看,问一句:这是你喜欢的类型吗? 
  苏唯已习以为常了,可是她没想到宋以朗这次问的人会是陆成风。她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的国,也不知是机缘巧合还是别的原因跟她进了同一家公司。 
  总之从那天开始,她再也不敢随便去企划部串门,在公司都低着头走路。宋以朗猜出她跟那位公司新晋男神似乎是旧相识,整天缠着她问他们的关系。 
  苏唯也不知打哪里冒出来的怒气,大吼一句,管你什么事! 
  宋以朗蓦地住嘴,气氛也瞬间僵了。 
  3 
  宋以朗再笨也猜得出,大概那个叫陆成风的男人是苏唯的前男友。 
  周末,苏唯思来想去觉得自己那天有些过火,破天荒的带宋以朗去吃春水路最贵的甜点。宋以朗刚坐下,苏唯就说起了她跟陆成风的过往。 
  那是八年前了,苏唯和陆成风念同一所高中,在那个女生们都喜欢坏男生的时候,只有苏唯喜欢陆成风这样的,不好不坏,但温柔得像一碗水,想一想都觉得心口舒爽。 
  那个年纪的女生最喜欢一见钟情的浪漫,要么飞蛾扑火,要么暗恋成茧,苏唯这样的性格自然选择前者。 
  她的表白简单而老套,陆成风大约是没拒绝过别人,就答应了。他们一直到高中毕业感情都很好,两个人打算考同一所大学,再一起实习,甚至说好了大学一毕业就结婚。 
  “你们打算得可真远啊,是不是你一厢情愿的?”宋以朗突然插嘴道。 
  苏唯白了他一眼,“别打岔。”她又自顾自地继续讲下去。 
  可是事情在高考结束后不久出现了问题,她跟陆成风在一家咖啡馆聊天的时候,因为她一句不太好听的话,两个人起了争执,一向温柔的陆成风竟然当众把她从咖啡馆的二楼推了下去。 
  宋以朗蹭地站起来,“他妈的,是不是男人啊!” 
  苏唯赶紧拉他坐下,“你先听我说嘛。” 
  还好二楼不算太高,下面又是草坪,她没有受什么伤,只是脑门被树枝划伤,陆成风大概也没想到她会掉下去,赶紧送她去医院。但是不管苏唯怎么求情,她爸妈还是把陆成风告上了法庭。 
  那个时候苏唯才知道关于陆成风的秘密,原来他的母亲早逝,父亲酗酒,他从小就生活在家庭暴力的环境下,没有人愿意靠近他,所以他总是摆出温柔的表象来。因为种种情况,加上他父亲不知从哪里搞来一张精神病证明,最终陆成风并没有被判刑,但却因为苏家人拿她脑门上的疤说事,要求他们巨额赔偿。 
  听说他们赔光了所有的钱,苏唯气得跟爸妈吵架,然后一个人躲在房间里,哭得声嘶力竭,她觉得变成自己对不起陆成风了。 
  大学开学前一晚,她在家门口收到了他的一封道歉信,纸上写满密密麻麻的对不起。 
  后来,苏唯再也没见过他了,只听说他并没念大学,好像跟着爸爸去了国外谋生。 
  年少的深情总是最深情,如水漫漫,如火迸发,就算伤痕累累也在所不惜。苏唯说,那时候她就曾想过,如果以后还有机会遇见他,一定要告诉他,她从来都不曾怪过他,而是充满愧疚。 
  “真的只是愧疚吗?”宋以朗酸酸地说。 

  苏唯一愣,脑海里再次浮现出陆成风的脸来。她想,确实不只是愧疚,在他离开以后的那些年里,她再也没有对谁动过心,也再未恋爱过,她一直在等他回来,可是他真的回来了,她却不敢见了。

  4 
  上午十点,宋以朗发微信约苏唯去茶水间,说是有事告诉她,她也没多想就去了,结果等在那里的人,不是宋以朗,而是陆成风。 
  苏唯想逃但已来不及,陆成风已经看见了她。她以为他会很震惊,但他的眼眸里只有一片欢喜和温柔,她还没反应过来,就听见他说了一句“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她回应着。 
  “我以为你还要继续躲着我呢。”陆成风弯了弯嘴角,一如当年的温柔。 
  难道?苏唯瞬间就明白了他的意思,他是知道她在这家公司,所以才会来的,突然她就红了眼眶。 
  苏唯掐着大腿努力让自己镇定,她问起他在国外的生活,他却问她是否原谅了他,苏唯点头如捣蒜,毫无准备之下就被陆成风拉进了怀里。她的心像失重一样落下又飞起来,他还是那么温柔,但这温柔似乎又有不同,但她管不了那么多了。 
  苏唯也不知道这算不算跟陆成风和好,但他每天下班都来找她,好像回到了当年高中时代一样。宋以朗一听他们和好,腾地跳了起来。 
  “苏唯!你是不是傻!” 
  “也不知道是谁故意约我跟他见面呢。哎?你终于不苏唯苏唯地叫啦,不过我还有点儿不习惯呢。” 
  “你给我正经一点!”宋以朗真的发飙了,“我只是希望你能够面对他,搞清楚自己的感情,可没想到你又栽进陷阱里。” 
  苏唯终于也不再开玩笑,她说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还是像以前那样对温柔的男人毫无抵抗力。 
  “你别忘了他把你从二楼推下去,如果他爱你他怎么可能这么做呢。”宋以朗都快气死了,女人在爱情里智商真的为零。 
  苏唯脸色一沉,“你别再说了,他当时一定是失手。” 
  5 
  苏唯和陆成风和好如初了,连周末都腻在一起。 
  陆成风说起他在国外的那些年,苏唯心里又是满满的愧疚,她决定用未来所有的时间来好好弥补他。 
  宋以朗还是一有机会就对她进行唐僧式的教育,苏唯自然听不进去,渐渐地,宋以朗也不劝她了,也不会再每天跑来她的部门找她,就连一直一起过的中秋节,他也只是悄悄在她办公桌上放了一枚她爱吃的蛋黄月饼。 
  苏唯拿着那枚月饼,想起两年前刚进公司的时候,宋以朗就说过,在这举目无亲的城市,以后每个中秋节都有他陪着她。苏唯的心里生出一丝失落,一直延续到晚上她去陆成风家里吃饭才慢慢消散。 
  那晚,他们都喝了一些酒,苏唯突然问起他父亲。 
  陆成风也不知怎么瞬间脸色就变了,刚才温柔如水的眼眸里充满戾气,苏唯只顾着说话没察觉气氛不对。 
  陆成风是突然爆发的,他抓起苏唯的手疯了一样咆哮,苏唯吓了一跳,怎么也挣脱不了,只听见陆成风大喊大叫。他说他父亲当年到国外不久就生病去世了,他才18岁,一个人在国外受尽苦难,过着人间地狱般的生活,而这一切都拜她一家人所赐。 
  苏唯拼命挣脱他的手,想去拿手机的时候,陆成风拿起手边的酒瓶就朝她砸过来,不偏不倚正中脑门,她跌跌撞撞地摔倒,然后昏迷过去。昏迷之际,她恍然间听见了宋以朗的声音。 
  6 
  苏唯醒来的时候,是在医院,额头撕裂般地疼。 
  她许久才记起昨晚跟陆成风的争执,吓得坐了起来,宋以朗这时走进来,见她要下床立刻拦住她。 
  “你伤成这样还想去找他吗?如果不是我及时赶到你也许连命都没了,当年他根本就不是失手推了你,那精神病证书也不是伪造的!他就是患有间歇性精神病!不信你自己看!” 
  苏唯缓缓拿起宋以朗扔在她面前的关于陆成风精神病的证明,如当头棒喝。 
  “你报警了?”她抬头问。 
  “没有。”宋以朗说,“你一直觉得亏欠他,我不能让你再亏欠下去。我知道你也不一定想报警。” 
  苏唯心里一动,没想到宋以朗这么了解她,也这么替她着想。苏唯住院一个星期,宋以朗就请了一个星期的假陪着她,期间陆成风来过两次,但苏唯都没有见他。这一次,新伤正好覆盖在旧伤疤上,苏唯觉得这也许就昭示着她跟陆成风之间必须了结了。 
  在住院的时间里,苏唯想了许多事,她突然发现,其实她心里对陆成风的爱和愧疚早就不见了踪影,是她自己还没能从那些往事里清醒。 
  她还想起这两年多来宋以朗一朝一夕的陪伴,他虽然没有再对她表明心迹,但他对她的心意,她又怎么可能不明了。在这种时候,她好像才真的懂得,原来一直在她心里住着的人,是爱她爱到不计得失的宋以朗。 
  出院那天,宋以朗看着她扎着光溜溜的马尾,看着她额头上的伤疤,愣了好一会儿。 
  “看什么看!”苏唯嗔道。 
  “认识你两年零三个月,终于见到了你的额头。”宋以朗故作深情的表情,逗得苏唯哈哈大笑。 
  走到医院门口,陆成风捧着一束康乃馨出现在苏唯面前,他跟苏唯说了好多声对不起,还说他已经从公司辞职了,而且决定去接受心理治疗。 
  苏唯那时才懂得当年他放在她家门口的那么多对不起,其实不是对不起离开她,而是对不起他的精神病伤害了她。 
  宋以朗替苏唯收下花,还替她说了声再见,然后上了车。 
  7 
  十月的时候,苏唯决定去整形医院去掉额头上的疤痕。宋以朗知道这是她要与过去告别的仪式,不仅是陆成风还有从前的苏唯。 
  手术前他还打趣她:“那我以后是不是可以天天看见你的额头了?” 
  苏唯看了他一眼,明白他这句话的弦外之音,她也决定等额头上的疤痕都消失之后就给他一个答案。 
  十月最后一天,苏唯对着镜子揭下额头上的纱布,除了有些微微的红肿以外,那些丑陋的伤疤都不见了,她的刘海也已经全部可以扎起来,这些年她第一次在光天化日之下露出自己的额头。 
  苏唯刚进办公室,宋以朗就来了。 
  他盯着她的额头看了好久,然后一转平日里的嬉皮笑脸,一脸严肃深情地说:“苏唯,我给自己两年的时间,想要变成你喜欢的那种温柔男人,但是我好像真的做不到。以前你心里有个陆成风,可现在我相信你已经忘了他。还有,男女之间根本就没有什么狗屁的纯友谊,有你在,我根本不想多看别的女人一眼。所以对不起,我还是喜欢你。” 
  “那你还总是当着我的面勾搭别的姑娘。”苏唯说。 
  “这不是故意让你吃醋嘛,这招挺成功的,每次都被你搅黄了,所以你得对我负责。” 
  宋以朗一副不罢休的表情,苏唯红着眼眶点了头。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