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生活不是动画片

时间:2016-11-24   栏目:最新消息   来源:网络

   (1) 
    醉得东倒西歪的杜雨薇被女友扶回来的那天晚上,是我们新婚第三天。 
     实在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子家,居然会如此喜欢喝酒!第二天早上,她醒来时,我为她倒了一杯水,问,头还疼吗? 
     她冲我抱歉地笑笑,说:“没什么,就喝了点儿啤酒。”然后看着我,撒着娇又问,老公,你说新娘是娘吗?我愣了一下,摇摇头说,不是。 
     她大笑,那啤酒是酒吗?当然也不是喽! 
     然后她从床上跳起来,搂住我的脖子:老公,原谅我这一次,下次一定不会这样了。 
     杜雨薇一直有公主病,关于这一点,我从与她相亲恋爱时就知道了。订婚的时候,我心里怀着一百个不乐意,朋友劝我:哥们儿,你还想要什么样的?十多套房子,家里仅有的一个女孩,人长得又漂亮,你要是不要,出门就被人抢了。 
     说得好像是抢亲。不错,杜雨薇是家里的独女,城郊拆迁,他们家原来的院子换回了十几套商品房,在我等一干屌丝眼中,简直是富可敌国! 
     于是,事情一拖再拖,慢慢地,就到了结婚那一步。好在杜雨薇也看在我是国内某知名媒体评论员的假大空身份上,对我百依百顺,生活方式也听从了我的劝告。但没想到,一结完婚,竟然变本加厉。 
     说起来,她身上还有诸多我不能接受的习惯。她喜欢打麻将,常常和牌友一打就是一个通宵;她爱泡吧,附近酒吧、咖啡馆的老板她都认识;她喜欢和姐妹们一起去蹭吃蹭喝,并且以团体的方式和那些不相识的男人一起吃喝,还说这是新一代的伙食团…… 
     这些习惯,我都不习惯,与我想象的新娘,完全不同。 
     那次醉酒之后,杜雨薇果然数天没有喝酒,我想这可能是她改好的迹象。没想到,就在那一天我下班之后,她兴冲冲地对我说,老公,我要出去几天,几个好姐妹一起商量旅游。 
     我答应了。她没有正式工作,天天在家里,出去散散心也好。 
    没想到离开的第二天晚上,她就给我打电话,嘴里含糊不清地说,老公,我想你了……身边,是觥筹交错的声音和几个男人的呼喝声。 
    我生气地挂了电话。 
   
   (2) 
    原以为杜雨薇回来后会向我道歉,没想到她一声不响去了娘家。两天过后,我低声下气地去了她家的豪宅。 
     杜雨薇的老爸人很开明,而且爽朗,当初就是他看上了我,才不顾一切将女儿嫁给我的。如果不是他,即使杜雨薇明确表示很爱很爱我,她老妈也不会让宝贝女儿嫁给一个平日里只会写写画画的小公务员。 
     我心里做好了受冷脸的准备,却被岳父爽朗的笑声打断了。他一把拉住我,走到饭桌前:“小寒,你多久没过来了?来,陪爸喝两杯!” 
     我此行本不敢兴师问罪,所以也乐得奉陪。几杯下肚,杜雨薇出来了,板着脸,到我跟前抓起我的杯子摔在地上,愤愤地说:“喝,喝!是谁不让我喝酒的?” 
     我尴尬地抬脸看着她。 
     岳父站起来,我原以为他会教训女儿,没想到他拉住杜雨薇的手,说:“你看你,又耍脾气,小寒这不是过来接你了吗?” 
     杜雨薇气还没有消,恨恨地说:“爸,你不知道当时我给他打电话,原以为他能诗情画意地给我说几句,没想到他啪一下挂了电话,我开的免提啊,小姐妹笑了我几天。” 
     那天走的时候,杜雨薇极不情愿,岳父把我拉到一边,悄声对我说:“小寒,女人就是这回事,你得顺着她,她玩够了、疯完了,就回来了,而且回来了就不会再走了。当初啊,我跟雨薇她妈就是这样的。” 
     他的话,我半信半疑。但我相信,杜雨薇改不了自己的脾气。我们才刚刚开始的婚姻,有着大把的时光可以尝试,为什么我不能改变一下自己呢? 
     虽然这个想法在心里反复出现,但我还一时劝说不了自己。 
     尽管我没说通自己,但没想到,杜雨薇却在第一时间原谅了我,并极力约我在周末陪她一起去和朋友打牌。于是,我半推半就应允了。 
     完全没有参加过那样的场合,第一次尝鲜我就觉得很痛苦。男男女女,在棋牌社的包房里面,烟雾弥漫,一坐就是半天。他们的玩法,我完全不懂,却坐在杜雨薇的身边,装出一脸看得入神的样子。杜雨薇看了我一眼,得意地说:“亲爱的,你看,咱们这把胡定了。” 
     我点点头,好像什么都懂。一场牌局下来,杜雨薇输了一千多。 
    我沉默不语,深知自己不会习惯。 
  (3) 
    也许默许是婚姻的最高法则,但是沉默不是。杜雨薇不知道从哪本书上翻到了这句话,兴奋地拿给我看,像是发现了新大陆,对我说:“亲爱的,你是不是早就知道这句话,然后这几天变化了?” 
     我苦笑,不知道是哪个没结过婚的人说的奇怪道理,却被她奉为经典。 
     接下来,杜雨薇竟然会带着我去参加饭局。她骗我说是以前的同事请客。我信以为真,到地方才发现是一个无关紧要的饭局,依旧是他们的伙食团的目标和对象,那几个人也是凑在一起的,用杜雨薇的话说,大家一起,图的就是个热闹。 

     这次饭局,她又喝多了。我推说吃了感冒药,一滴酒也没有沾。但我的谎言却被喝多了之后的杜雨薇揭穿,她指着我对大家说:“别理他,他就是个假清高,我老公我还不知道,吃什么感冒药了?根本没吃!”

    我有种无地自容的尴尬。 
     回去的路上,我认真地问了这个醉鬼老婆几个问题,你的明天在哪里?你对未来有什么期待吗?咱们两个到底怎么样才能合拍? 
     她回了我几个短句式:明天继续快活;未来做个富婆;咱们两个你跟着我。 
     或者是认为自己的回答过于机智,杜雨薇在出租车上肆无忌惮地狂笑起来,这笑声让我的心一点点凉下去,凉到了对婚姻的所有期待中。也许从一开始我们两个在一起就是错的——不知怎么,我突然想起了某部电影里的这句话。 
     那天晚上,我给岳父打了个电话,我对他说,我实在受不了他闺女的种种,我想象中的婚姻不是这样的,等等。 
     岳父在那边苦笑,然后沉默了一会儿,对我说:“孩子,委屈你了,雨薇这个脾气……” 
     孩子两个字,让我突然有种落泪的冲动,我不知道电话那端的那个男人当年是受了多少气才混到如今,那些有着暴躁脾气和公主病以及生来就是泼妇的女人,要经过多少时间的洗礼冲刷才会变得淡定温婉。 
     杜雨薇还没回来,电视里放着《喜羊羊与灰太狼》的动画片。我突然想起,现实版的灰太狼一定不幸福,他的所有幸福只在动画片里,只在对老婆百依百顺的表象之中。 
     岳父最后一句话,语重心长:“婚姻的磨合,不仅需要你的改变,也需要忍耐,等到哪一天对方忽然变了,或者婚姻就进入了顺利时期。” 
    我想,他也许是对的。 
  (4) 
     杜雨薇回来得越来越晚,有时干脆夜不归宿。在等待她改变的日子里,我翻阅了很多书里的案例,每一段婚姻都有着觉得难以渡过的磨合期,好了就好了。 
    可我没想到,有人会打上门来。 
    那是一个女人,打扮很入时,但年龄已然不小。她敲门时是早上六点,我刚刚起床,女人声泪俱下地对我说:“你管不管你的老婆了?她被我锁在家里了。你还在这里睡,她跟我老公在床上鬼混……” 
     杜雨薇昨夜给我打电话,说打牌不想回去了,但没想到,会出这个事。 
    女人拉着我下楼。路上,她一边开车一边说了来龙去脉。 
    她们几个是牌友,也是酒友,都是些有钱的拆二代,但她万万没想到,杜雨薇竟然和自己的老公睡在了一起。那天晚上,她打完牌回家,进门后却看到两个赤身裸体的人醉在一起,马上明白发生了什么。 
     这一幕是我永远不想看到的。这个聪明的女人没有闹,悄悄锁了门,但她知道把我喊过来,是比闹更有力量的捉奸方式。 
     男人突然惊醒,看到眼前的一幕愣了。没等我上前,他老婆就冲上去在他的脸上狠狠抓了一把,口里嚷:“你吃我的喝我的,居然还搞我的朋友!” 
     直到这时我才明白:原来,男人的身份和我是一样的。 
     杜雨薇没有撒娇,没有恳求我原谅,一路上,她似乎酒意未醒,沉沉地闭着眼。 
     在走进小区的那一瞬间,我回过身,狠狠地扇了她一个耳光!这代表着一股怨气,或者在心里积怨已久,这个耳光,避免不了。 
     她几秒钟才回过神来,冲上来,泼妇一样在我的脸上抓了一把,嘴里喊:“你敢打我?你敢打我!也不看看你自己是什么东西!” 
     我没有反抗,她抓在我脸上的伤火辣辣得疼。早上,上班的人群都围在四周看,夫妻两个打架下如此狠手,有两个好心的年轻人把我们两个拉开。杜雨薇头发散乱,冲着我骂脏话,不堪入耳。 
     有人说,女人得哄着,得惯着。但是,我不能哄你惯你真的到积重难返的那一天! 
     那一刻,我做了决定。 
     我净身出户,只带走了属于我的东西。我给杜雨薇留了一封信,无非是希望她好自为之,我想她一定会轻蔑一笑,然后把它撕得粉碎。 
     那天,我给岳父打了个电话。在电话里,刚刚说了句“我要跟雨薇离婚了”就忍不住掉眼泪。我知道掉眼泪对一个男人而言是一件很丢人的事情,但我真的忍不住。 
     岳父长长地叹息之后,一直听我哭,没说一句话。 
     我想,这个做了一辈子灰太狼的人,也可能没等来他要的幸福。 
    我以为一味地容忍能换来对方的醒悟,理解及改变,但我错了。因为婚姻不能娇纵,一个不尊重婚姻的人也无法尊重爱人和改变自己。既然改变不了,那么,谁也就别再浪费谁的时间了…… 
     生活,真的不是动画片。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