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极客女的窗内

所属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编辑:网上天地网

  1.窗内风景独好 
  结识苏菁前,我那表叔表婶,把她夸成了一朵花,苏菁毕业于名牌大学电子专业,硕士生,才30岁就考了好几个证。 
  怀着对苏菁的好奇和崇拜,我进了电子科研所。凭借表叔的关系,我大学毕业后分到这金领部门担任记账员。 
  前三天,我只在办公室门缝里见到苏菁的背影,平常打扮、中长发、身材修长,她总是关在试验室忙碌,而我的财务工作和她的工作没有交集,以至于我一直看不到她的正面。 
  我对苏菁更加好奇了,甚至到了朝思暮想的程度。 
  第四天在卫生间,我迎面遇到一位面如桃花的女子,我惊呼:“苏菁!”对方微笑点头。大约是神交已久,我们素未谋面但我认出了苏菁。 
  苏菁不但学识高,长得也漂亮,家世也不错,她把女人羡慕的一切占全了。扫地大姐告诉我,苏菁30岁还是单身。 
  如此优秀的女性是剩女没什么稀奇,但肯定有大批的追求者,扫地大姐摇头:“这里的人都极客,搞不清楚为什么不想这些事。” 
  极客,扫地大姐也知道这时尚词,所谓极客就是高智商、高素质,情商却几近为零,成天与电脑仪器为伍的工作狂。极客怎么了?那是深藏在沙漠里的石油、深山里的金矿,珍贵着呢。 
  据扫地大姐说:好像苏菁跟同事陆力有点意思,但不知为什么一直没有捅破。 
  苏菁和陆力天设地造一对。我对陆力印象很好,极客男堆里难得有像他这样,有才有型、对人还算热情温厚的男人。 
  一星期后我分了宿舍,跟苏菁同室,宿舍与工作地相隔不到一百米。我从表叔家搬出,提着大包小包到苏菁房间,里面窗帘紧拉,黑暗让我半分钟抓瞎。 
  苏菁显然不喜欢被我这不速之客骚扰了清静,甚至都没抬起屁股帮我抬行李,依然把脑袋扎进书本里,我有些被呛,但不气馁,晚上硬请她吃饭,收买她做了我朋友。 
  晚上是开卧谈会的好时间,但我跟苏菁聊不起来,她对着电脑拼杀,我对牛弹琴地聊了几句,便不知说什么好。 
  我发现苏菁玩的是魔兽世界。“哇,都这么高的级别了,这些装备我只能仰望,真了不起。”苏菁抬起忙碌的脑袋:“谢谢,你也可以。” 
  这女孩,真是个谜,像一朵莲花站在水中央,那么夺目美丽,可却无法让人了解接近。 
  苏菁把房间收拾得很整齐,但总有股霉味。苏菁平时无论白天黑夜都是紧拉窗帘的,我趁她不在,拉开窗帘让阳光透进来。“哗啦啦”,窗帘上厚厚的灰让我呛到,凭这有一定浓度的灰,只怕苏菁自从搬进来就从没拉开过。 
  终究是一个宿舍的,跟苏菁还是有了些交流。据苏菁自己说:这房子她已独居五年,累计访客量不到十人。我想:如果不是我分到这里,只怕永远无法走进苏菁的窗内世界。 
  苏菁是独生女,父母都是知识分子,住在离此不足百里的城市,她节假日会回去。我问她:可否喜欢外面的世界? 
  苏菁摇头:“我不喜欢吵,外面太乱。” 
  我问她是否有过喜欢的男人,她羞涩一笑没有吭气,如此不胜娇羞的模样,如果我是男人,一定会追求她。 
  苏菁就是有点“宅”、有点极客,但这算什么毛病呢?我坚信:苏菁就是那沙漠里的石油、深山的金矿。 
  2.远离烟尘的“仙女” 
  平时我们在所里内部食堂吃饭,食堂进行装修,职员各自觅食,我与苏菁搭伙。 
  苏菁说:“叫外卖吧,我有好几个外卖微信,平时解馋时就叫他们。” 
  通过微信,很快外卖叫到,一次性餐盒,连洗碗都省了,真好。苏菁放下外卖继续她的“工作”,网淘或游戏,一头扎进电脑里不出来了。 
  偶尔,几个男同事会邀我们一起用餐,其中包括陆力,但苏菁不去,说外面餐厅又脏又吵。其实,她叫的外卖也是餐馆里做的,未必干净到哪儿去。无奈,我独自与男人们搭了几天伙。吃外卖倒不是怕多花几个送餐钱,主要是吃完就不运动会积食。更重要的是,在找餐厅、聚餐时说说笑笑的氛围,是叫外卖尝不到的“美味”。 
  我问陆力:干嘛不大胆追求苏菁? 
  陆力红着脸:不知道苏菁什么意思,她可能看不上我。 
  这两人必须得有个红娘,我义不容辞。晚上回去跟苏菁套话,苏菁半天才说:“我暂时没想。” 
  我提出她与陆力单独去见个面,苏菁说:“见面?不如视频吧,我们都加了微信。” 
  我哭笑不得,见面怎能是视频呢?平时在所里相隔一层楼,但都忙于工作,隔着生硬的仪器,就跟没见面一样。现在倒好,要视频,依然隔着生硬的电脑。 
  此时,苏菁的语音响了,她戴上耳麦聊天,那是她母亲。真好,网上语聊连电话费也省了。最终,苏菁还是没与陆力单独见成面,依然每天隔着一层楼、数堆仪器中咫尺天涯。 
  慢慢我发现,苏菁是骨灰级网虫,她的工作与电脑有关,生活也离不开电脑,她三个QQ全是太阳级,博客浏览人数过万,她在网上有音乐厅、餐馆、农场,养了许多宠物,都装扮得美轮美奂。她在网上看电视电影、过期娱乐节目、听音乐打游戏,她的工资打入工行卡,用这钱淘宝。她不用电话,与人对着耳麦网聊,与父母也是如此,苏菁的电脑椅被坐出深深的窝,除了不足百米的两点一线上班睡觉,她不去其他地方。 
  与极客女同舍,我逛街购物只能独往,好在苏菁脾气很好,从不为小事与我计较。她少言寡语,从不来打扰我,因为她也很忙,忙着在网上折腾,折腾工作,折腾她网上的精彩。 
  有时,我望着苏菁对着电脑专注的模样,恍如梦中,这女孩是天上下来的,不属于人间。相处三个多月了,她除了工作和住宿,没有去过第三个地方,甚至没去过超市,因为日用品她都是网淘的。洗衣粉没了,苏菁网购了一大包回来,不过十块钱一袋的洗衣粉,她花了十五块的快递费。小区门口小超市就有,她是懒得走那几步路,还是压根不知外面到处都有卖的? 

  不过话说回来,苏菁一进入工作状态,就活力四射、激情澎湃,男人们都甘拜下风,季奖她给封了两万元。苏菁兴冲冲地对我说:“晚上请你吃饭。”

  第一回,我们一起去了除工作住宿地的第三个地方,距离50米的小餐馆。我问苏菁准备怎么花这两万元,苏菁说:“当然是存着了。” 
  苏菁月入颇丰,但她没有购房购车,没有任何投资,甚至都没有存定期吃些高的利息。我叫唤道:“现在物价这么高,钱放在银行里还是活期,再过几年就是废纸了。” 
  苏菁茫然地点头:“说得也是,可我不知道投资什么。” 
  我也不是理财专家,但我要是有苏菁的收入,我起码会买套房子。苏菁家境富裕,宿舍条件不错,她从没想过这个。最后,苏菁决定把钱存成三年定期。 
  苏菁在我的陪伴下去了银行,我发现她连进银行办业务要先抽排号都不知道,高智商、高收入的苏菁在生活上原来是这么低能。 
  两位大学同学来观光,要去我的宿舍看看,想他们是男生,得先跟苏菁打个招呼,苏菁手机关机,她QQ一定挂着,我用手机QQ给她发消息。苏菁说:“那我躲到单位去,你们聊。” 
  这么晚了哪好意思叫她出去?何况老同学已提出与苏菁四人一起畅玩,老同学哪知我的舍友已“宅”到怕见真人的程度。 
  我打开宿舍门时,苏菁依然穿着睡衣,我窘迫不已,苏菁木然地说:“你们好,坐吧。”然后继续上网,一个冷冷的背影终于让四人畅玩计划泡汤,原来她已经不会一般的待人接物了。 
  我不能再让苏菁整天沉迷网络,忘了丰富多彩的现实世界了,无所不能、虚拟的网络不能代替人面对面的交往,我以各种理由拉她出去。苏菁张着迷茫的眼睛说:“为什么要出去?外面好吵,外面的人狡猾又是非,网上多好,无所不能,按自己的方式快乐地生活,不好吗?而且我的工作就是在电脑上完成的。” 
  我无语了,苏菁有她选择的生活方式,为什么要让人人与我一样?极客族们不都是这样吗? 
  起初,我是仰望苏菁的,现在我依然仰望她,仰望她的专业才干,但仅仰望而已。 
  3.极客也会寂寞 
  情人节那天,我微信上跳起陆力的头像:“今天一起出去吃个饭吧?” 
  陆力居然在这一天约我?我应邀了,我问他为什么约我。 
  陆力说:“苏菁高不可攀、性格冷漠,而你让我感觉亲切。” 
  原来是退而求其次!陆力这是追苏菁知难而退的节奏。 
  感情这种事最忌讳凑合将就,我也忌讳被将就。于是,我轻笑。“陆力,咱还是朋友好些……至于苏菁我会帮你搞定的。” 
  偶然,我发现苏菁的电脑里某个文件包里,有一张动漫合成的和陆力的合影……原来,苏菁是爱他的,她封闭的内心里是有春天的。 
  “苏菁……你觉得陆力怎么样啊?我跟你说,要是对人家有意呢就不能总是一副爱搭不理的样子……高冷是可以的,但要分场合更要分人。我们偶尔还是要食一点人间烟火的……” 
  絮絮叨叨地跟一脸冷漠的苏菁讲了半天,终于看她表情有了变化,极客女也是会有春天的吧! 
  我和表婶联手,把苏菁跟陆力往一起凑。瞅准了机会,我们一起把苏菁约了出来。不同于以往,苏菁这个极客女再次见到陆力的时候眼神里多了不一样的东西,说不清是什么,但颇具魅惑力。 
  年底科研成果表彰会上,苏菁得了奖,又会封个五万元,千人仰望下,苏菁上了领奖台,那个奖台是我梦寐以求的,苏菁不但拥有了我们平凡女人得不到的东西,也有了一个一起食人间烟火的恋人——陆力。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