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美丽的诺言

时间:2016-11-24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一 
   美丽的海湾,沙滩银白,海水湛蓝,椰风轻柔。 
   我和好友阿芳、小琼坐在沙滩椅上,微眯着眼,感受着这难得的南国风景。 
   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我拿起来“喂”了一声,只听电话里传来大哥的声音:“芸芸,你现在在哪儿?” 
   “我和几个好朋友来三亚玩了。” 
   “你最近有没有打电话给咱爸妈说什么啊?”大哥神神秘秘地问。 
   “没有啊,”我莫名其妙,“国庆节一放假我和朋友就来海南了,咱爸妈怎么了?” 
   大哥说:“我感觉咱爸妈最近有些反常,咱妈不停地往家买东西,冰箱都快塞满了,平时他们可不这样,可俭省了。还有每天下午两人拎着小马扎,坐在村头的老槐树下向路口张望,像是在盼着什么。我还以为是你要回来了。” 
   “没有,我没说要回来。”我很干脆地说。 
   挂断电话,我又细细琢磨大哥的话。爸妈的举动确实有些反常,这是为什么呢?想着想着,忽然想起今年五一节我返乡时,曾对爸妈许下的承诺。 
   记得那天返城,当我要拐向下山的小路,回头看见爸妈还在望着我的背影,因为离得远,我看不清他们的表情,只看见两个苍老瘦削的身影在向我挥手。 
   我心中酸涩,又往回走了几步,大声说:“爸—妈——回去吧,我国庆节再回来看你们!” 
   原来,我说过国庆节要回去,可是,我竟忘得干干净净! 
   眼前的美景顿时在我心里失去了色彩。想到爸妈渴盼自己回家,我却在这里游山玩水,心里满是愧疚。我难过地想,这是我第几次忘记自己的承诺了?从小到大,我给爸妈许过多少虚无甜美的承诺,而实际做到的又有几个呢? 
   “爸妈,我长大了挣钱给你们花。”“我要带你们坐飞机看大海。”“我正在学绘画,学成了给你们画幅画。”“我想你们,我会经常回来”…… 
   岁月偷去了爸妈最美好的年华,而他们最爱的女儿却成了岁月里的“神骗”,一次次画大饼骗他们,让那些承诺都飘散在风里。 
   我拨通了老爸的电话,惭愧地说:“爸,这个国庆节我有事回不来。” 
   老爸说:“不用来回跑,我和你妈都在家好好的,你平时工作忙,放假了正好歇歇,别挂念家里……” 
   老爸还没有说完,老妈就拿过电话:“芸芸,不用回来,家里好着呢。” 
   我感慨多多,爸妈永远是最好的演员,他们一贯藏起自己的思念,只在心里悄悄品尝。对待失信的孩子,他们永远是最包容的人。 
  从那天起,爸妈渐渐苍老的面容常常在我眼前闪现,我想,我要抓紧兑现那些给父母的承诺,开始自己的孝心之旅。 
   二 
   假期过后,我又开始了紧张的工作。12月中旬,当第一场冬雪飘落的时候,我们建筑工地也将开始放假。我的繁忙终于告一段落。 
   那天,大雪飘飘,我去工地安排工人放假的事情。一天下来,跑了几个工地,整个人几乎冻透了。 
   回到家,已是黄昏时分。看着窗外纷纷扬扬的雪花,我想,在这严寒时节,带父母去三亚玩,一定比秋天去更有趣。想到这里,我有些兴奋,赶快上网查询机票和参团事项。等我把机票订好,又在电话里跟当地熟识的导游沟通好,已是夜里9点多了。 
   大概是忙了一天,头有些昏沉,我忍着困意打通了老爸的电话。 
   老爸对我这深夜来电有些惊讶,我暗自好笑,说:“老爸,这两天你和老妈来我这里一趟。” 
   老爸问什么事,我故作神秘地说:“赶快来吧,反正是将有大事发生。”老爸彻底被惊讶到了,又问什么事,我揭开谜底:“领你们出去玩,你们先来北京,咱坐飞机去。” 
  我自顾自地说着话,忽然发觉电话那边没有了声音,看看手机,原来是没电了。我刚才说的话,老爸应该都听见了吧。 
   我给手机充上电,沉沉睡去。 
   这一睡,一直睡到第二天中午。醒来只觉头疼难忍,身上像火炉一样烫,口渴得难受,看来是昨天在外面受凉了。我爬起来烧了水,吃了感冒药,只觉浑身没劲,又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也不知睡了多久,忽然听到外边有人敲门,隐隐约约还有人叫我的小名,好像是爸妈的声音。 
   我想,这也许是我的幻觉吧,我蓬头垢面,晃晃悠悠地去开门。 
   门开的一瞬间,我愣住了,竟然真的是老爸老妈! 
   老爸穿件黑色的棉衣,头戴棉帽,肩上扛着编织袋,手里拎着个人造革皮包。老妈围着灰蓝色的围巾,胳膊上挎着个包裹。两人肩上、头上已落了一层雪,因为楼里暖和,雪开始融化,他们的眉梢和发梢上挂着晶莹的水珠。看到我,爸妈脸上绽放出欣喜的笑容。 
   我赶快让爸妈进屋。一进门他们就连声问:“芸芸,你还好吗?你昨晚说让我们来,有什么大事啊,打你电话也联系不上。” 
  我这才知道手机没电,我最后说的话,老爸没有听到。 
   我说,没事,就想带你们去海南玩几天。 
   “你这孩子,吓死我了,”老妈拍拍胸口,拉住我的手,忽然惊慌地叫起来,“芸芸,你的手怎么这么烫,哎呀,额头也热,赶快拿温度计量量,咱上医院。” 
   我说没事,只是感冒。 
   “什么没事?!赶快喝水。”老妈着急地说,转身给我倒了一杯水,老爸去找温度计。 
   “咱赶快去医院,你看看你,二十大几的人了,还整天像个小孩似的,自己都不会照顾自己,要不是我们来,你这能行吗?”老妈心疼地说。 
   “幸亏听你的,”老爸说,“我们半夜赶来真是对了。” 
   那天,爸妈陪我去医院看病,直到晚上,感冒引起的高烧才退。他们一直守在我身边,我仿佛又回到了童年时代。 
   后来,我才知道,那晚我和老爸打电话,说到一半就联系不上。老爸对老妈说我在电话里的最后一句是“要有大事发生”,爸妈担心得不得了,连夜装上家里的土特产,直往县里赶。冬天的夜晚,下山的路崎岖难行,两人夜里两点出发,清晨六点多赶到县城,然后坐上火车直奔北京。老妈还担惊受怕,担心我发生了什么事,在路上还难过地抹起了眼泪。 
   我又自责又难过,没有想到我兑现承诺,却这样不靠谱地把爸妈折腾了一回。 
   三 
   我的病好后,开始张罗着带爸妈去旅游的事,可两人不愿意去,非得要回家。 
   “家里还忙着呢,咱家喂的鸡还有大鹅都扔给你大哥照管了。” 
   “芸芸,咱不花那个钱,你挣钱也不容易,北京啥都贵,你好好存着节省点。我和你爸见见你就很高兴了,咱哪儿也不去。” 
   我翻来覆去地给他们讲那边的风景有多美,可两人听不进去。 
   我有些着急:“这都是我以前答应给你们的事呀,为什么我想兑现个承诺这么难。我如果光说不做,那和骗子还有什么区别,承诺还有什么用?!” 
   老爸老妈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愣了一下,然后都笑开了。 
   老妈说:“傻妮子,你那些承诺用处大着呢,我们光听听就很满足,哪用兑现什么的,净说傻话。” 
   我撒起娇:“我就是要兑现。” 
   老爸说:“要兑现也行,就兑现那一条,你答应我们要好好注意身体,在外面好好的,你把这条兑现了,比啥都强。” 
   我的眼泪在这一刻不知不觉地流了下来。 
   我们最终争执的结果当然还是我胜利了。爸妈第一次坐上了飞机,第一次去看大海。 
   冬天,南国海湾还是那么温暖美丽,触目的美景让人心醉。我和爸妈漫步在沙滩上,爸妈一直“啧啧”称叹不已。尤其是老妈,好没见识地不停感叹:“俺的娘哎,这风景真好,死了也值了。”老爸笑她:“老太婆胡乱说什么!” 
   我在一边偷偷乐,看见爸妈这么开心高兴,我心中那些满满的愧疚稍稍减轻了些,幸福和欣慰的感觉涌上心头。 
   老妈回头叫我:“芸芸,一个人在后面乐什么呢?” 
   “我在想下一个兑现计划!” 
   “不用,不用,这是最后一次啊,别乱花钱。”两人齐声反对。 
   我没有说话,乐滋滋地盘点自己的小心思。在今后缓缓流淌的岁月里,我要一件件兑现自己的承诺,给爸妈的晚年生活多添加些甜美的亲情滋味。 
   到那时,我们一定又会收获好多好多幸福。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