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陪漂”妈妈泣血忠告:演艺圈是一个梦想粉碎机

时间:2016-11-24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2016年9月,杨莲青用心痛和眼泪撰写的《与天堂女儿对话》一书已脱稿,目前正与出版社联系出书事宜。杨莲青是一位京漂妈妈,为将女儿培养成明星,她辞职、卖房、离婚。女儿遭潜规则,怀上了葡萄胎,子宫被切除后患上了抑郁症,绝望中烧炭自杀。杨莲青从痛苦忏悔中走出后,终于意识到自己狂热培养女儿“成名”的偏执和错误,从而给自己和女儿带来了无法逆转的人生悲剧。撰写此书,杨莲青不为盈利,更不为出名,只是将自己陪女儿艺考、闯荡演艺圈的坎坷屈辱经历,真实呈现在世人面前,以警示千千万万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功利家长…… 
  幻想接连破灭,“陪漂”妈妈的心痛有谁懂 
  2012年6月,宋迪从北京舞蹈学院毕业,报考中央民族歌舞团、东方歌舞团、中国歌剧舞剧院3家专业艺术团体。这些国家顶级文艺单位,每年只吸纳1到3名专业舞蹈演员。两个多月奔波,宋迪最终铩羽而归。9月初,宋迪黯然进入大兴区金航私立艺术学校担任舞蹈老师。这刺痛了宋母杨莲青的心:“妈付出那么大代价,就是为培养一名普通舞蹈教员吗?”宋迪愧疚自责,泪花闪烁…… 
  时年22岁的宋迪是辽宁沈阳人,母亲杨莲青在当地一家国企子弟学校教音乐,父亲宋学达是该校体育老师。宋迪从小能歌善舞,杨莲青夫妇省吃俭用送女儿接受专业舞蹈训练。2008年宋迪高中毕业,被北京舞蹈学院录取。杨莲青与丈夫商量:“小迪从没独立生活过,我想辞职去北京陪读。”宋学达忧心忡忡:“咱俩能忍受长年两地分居吗?咱们是工薪家庭,失去你这份收入会更难啊。”“艺术院校女生面临很多诱惑,周末舞蹈学院门口的豪车排成长队,很多男人为找刺激而来,我担心女儿受骗。”宋学达妥协了。 
  杨莲青陪读期间,在海淀区乐器城打工,勉强能养活自己。2010年8月,宋迪升入大三,此时家中已无积蓄,杨莲青准备卖房为女儿筹集学费。宋学达不同意,杨莲青说:“女儿上学要紧,将来女儿有了出息,1年收入就能给咱买套房。”为避免矛盾激化,宋学达只得答应了。很快,杨莲青将家中两居室以38万元低价出售,宋学达住进学校单身宿舍。 
  杨莲青在京陪读3年间,夫妻俩聚少离多,时空距离稀释了夫妻感情。2011年8月,宋学达在公园跳舞时,与一位离异女产生感情后同居。次年1月,杨莲青母女回沈阳过年,听到了风言风语。在妻子逼问下,宋学达承认了。杨莲青狠狠扇了丈夫一巴掌:“无耻!离婚!”两天后,她与宋学达离婚,宋迪选择跟随妈妈生活,宋学达每年负担女儿一半的学费、生活费。因宋学达是过错方,家中26万积蓄,杨莲青分得16万。女儿还有一学期就大学毕业了,如能进入国家专业文艺团体,铺在脚下的就是锦绣前程。 
  然而,残酷现实击碎了杨莲青的幻想:自己付出辞职和离婚的惨痛代价,难道就是为了将女儿变成一个普通舞蹈老师吗?看着女儿每天早晨蚂蚁一样挤公交上班,不甘、失落和痛楚在杨莲青心中蔓延! 
  艺校不提供住房,杨莲青和女儿租住在大兴区一套一居室里。现实与理想的巨大落差,肢解着杨莲青的美好心境。她常翻出女儿厚厚的学费收据及母女俩北京沈阳的往返车票,默默看着它们坐到深夜……杨莲青无声的情绪宣泄,给女儿带来巨大心理压力。 
  2012年12月6日,杨莲青从网上了解到,章子怡、姚晨等明星最初毕业于舞蹈学院,她的心被激活:何不让女儿复制她们的成功?当晚,杨莲青热血沸腾给女儿设计未来:“你形象好,舞蹈功底深,不能满足于当一辈子舞蹈老师,应该考电影学院,当明星!”不等女儿回答,杨莲青继续攻心:“妈不甘心你一辈子平庸。演艺圈是座金矿,四线演员每集片酬都有5万,每年拍两部电视剧,就抵你大半辈子工资。”杨莲青的话,激发了宋迪骨子里的拼劲:“妈,我听你的。” 
  2013年1月,宋迪辞职潜心在家备考。她一边准备文化课,一边请专业老师指导小品、台词、形体。4月,北电表演系开始专业招生考试,全国各地2万名考生云集学校。 
  4月9日一大早,杨莲青陪女儿赶往考场,此时北电已人山人海,宋迪瞬间被淹没在高颜值的帅哥美女中。有着舞蹈功底的宋迪连闯初试、复试两关,但最终倒在三试门前,惨遭淘汰。幻想接连破灭,京漂妈妈杨莲青的心痛有谁懂? 
  演艺圈的水有多深,母女俩卑微挣扎 
  宋迪进入三试,达到了北京电影学院表演进修班的入学条件。杨莲青在缴纳3.5万元学费后,于2013年9月将宋迪送入进修班深造,种种憧憬、幻想又开始在杨莲青心中升腾。2014年6月,宋迪从进修班毕业了,但找不到拍戏机会。从进修班师哥师姐那里,宋迪了解到一些内幕:演艺圈由一个个独立的小圈子组成,水泼不进,导演、制片选演员,用的都是自己人。为融进某个圈子,有的演员伪装成同性恋,有的喝酒喝到胃穿孔……宋迪听得心惊肉跳!
  上述“独门绝技”,宋迪一样都不会。杨莲青鼓励女儿:“人心都是肉长的,以情打动对方。”2014年9月23日傍晚,宋迪从演员QQ群里了解到,资深制片人陈潜晚上7点30分在朝阳区北辰酒店举行生日酒宴。在母亲授意下,宋迪赶紧梳妆打扮,母女俩带着生日蛋糕和3000元红包,匆匆往酒店赶。正值下班高峰,她们根本打不到出租车。不久突降大雨,宋迪和妈妈被淋成了落汤鸡。半小时后,母女俩终于用滴滴软件与人拼车赶到酒店。 
  杨莲青与女儿躲进酒店洗手间,她拿出毛巾给女儿擦湿透的裙子,然后小心翼翼给女儿补妆。宋迪黯然神伤,杨莲青忍着酸楚给她打气:“现在这种经历,别人看来是落魄,等有朝一日你成名了,就成了粉丝津津乐道的传奇。”宋迪被母亲收拾得光彩照人后,忐忑走进酒店包间。里面汇集了30多位男女演员,陈潜与几位男演员已喝得东倒西歪。宋迪怯怯来到陈潜面前,简单自我介绍后,将蛋糕和红包交给他。陈潜信誓旦旦:“从下一秒开始,你就是我的干妹子,是自己人了,以后有合适角色我会第一时间想到你。” 

  几天后,宋迪打电话与陈潜联络感情,对方态度却判若两人:“你是谁?我怎么想不起来了?”宋迪提醒道:“前几天我参加过您的生日宴。”“那天我喝多了,一点印象也没有,回头我问问。”杨莲青听到对话,内心的痛无以复加……

  女儿孤零零在演艺圈东突西撞实在太难!2014年10月,杨莲青辞去乐器城工作,除每周两次上门给孩子教钢琴,其余时间做宋迪的专职经纪人。 
  16万离婚款已花得所剩无几,母女俩的节俭近乎苛刻:10月中旬,她们从楼房搬到租金低廉的地下室;杨莲青经常炒一大锅土豆丝,与女儿连吃三天。 
  一次,杨莲青发现早市上卖20块钱一件的裙子、羊毛衫,款式质量比超市里200多的还好。她以为捡到了大便宜,连买五件。后来从邻居那里得知,那些衣服都是从日本殡仪馆流出来的洋垃圾。宋迪劝妈妈扔掉,杨莲青舍不得:“我再消毒清洗一遍,扔了多可惜。”都是自己将妈妈拖入贫穷的深渊,酸楚的泪在宋迪心里倒流。 
  11月3日,宋迪意外接到陈潜电话:“马上来酒店,我给你在戏里安排了个角色。”母女俩兴冲冲赶了过去,一见面才得知,原来一部抗日剧即将开拍,陈潜准备让宋迪给一位当红女星做裸替,在戏里露背部和臀部。自己还没恋爱结婚,就在荧屏上裸露少女胴体,宋迪犹豫了。杨莲青也迈不过心理那道坎。 
  宋迪和妈妈犹豫不决之际,陈潜却烦了:“几十号人排队抢这个角色呢,你们走吧,我另外换人。”杨莲青和女儿分外纠结…… 
  透过窗户,看着走廊上密密麻麻等着试戏的演员,杨莲青突然想通了。她将女儿拉进套间:“想在演艺圈混,就不能排斥裸戏。现在将衣服脱下来,以后有了名气,咱再一件件穿回去。”妈妈的煽情话语,让宋迪有了主心骨:“好的,我拍。”母女俩赶紧返回陈潜跟前,当场与他签订拍戏合同。 
  半个月后,杨莲青陪女儿赶往怀柔影视基地拍戏。第一场是宋迪沐浴后与男主角的激情戏,剧组清场后,现场只剩下导演、灯光、摄像3名男性工作人员。宋迪褪去胸罩内裤后,赤裸裸暴露在镜头前。强光照射下,宋迪浑身战栗,看着身边围着几个陌生男人,她紧张得哭了起来。杨莲青含泪给女儿找来一小瓶高度白酒,宋迪猛灌几口,晕晕乎乎与男主角完成了长达10多分钟、让人血脉贲张的激情戏…… 
  接下来的一周,宋迪在白酒刺激下,咬牙完成了另外两场床上激情戏。 
  2015年4月,该剧在北京、浙江等多家卫视热播。杨莲青希望这部戏能让女儿受到关注。然而遗憾的是,演员表里根本没出现宋迪的名字。更让她揪心的是,原以为女儿挤进了陈潜的圈子,谁知对方只是还宋迪一个人情,此后不再与她们有任何联系。 
  京漂妈妈杨莲青在导演、制片面前,将头低到了尘埃里。 
  6月13日,杨莲青与一位导演约好下午1点半见面。她连午饭也没吃,早早赶到对方办公室,导演却足足晚了一个小时才到,然后组织员工开会,将杨莲青晾在一边。好不容易挨到会议结束,杨莲青谦卑地与导演打招呼,对方挠挠头皮:“对不起,事太多,我忘了。咱们下次再谈,我马上要去机场。”回家途中,杨莲青靠在街边榆树上黯然神伤。哭过怨过,她擦干眼泪,继续陪伴女儿在演艺圈挣扎…… 
  在杨莲青打理下,宋迪相继参演了《京城的星空》《雪域呼唤》《边关烽火情》等多部影视剧。在戏里,宋迪扮演的均是只有两三句台词的小角色,全部镜头加起来不足20分钟。 
  卑微挣扎中,宋迪迎来了初恋。12月8日,宋迪的一位圈内朋友结婚,她应邀做伴娘,与帅哥伴郎吴凯对上了眼缘。吴凯是山东济南小伙,大宋迪两岁,在海淀区一家IT公司就职。几经交往,两人确定了恋爱关系。2016年元旦,宋迪向妈妈公开恋情。杨莲青教训女儿:“你才26岁,先在事业上冲一冲,爱情可以先放一放。你要找男友也要找个对事业有帮助的。”宋迪坚决不同意。 
  两天后,吴凯过来与杨莲青见面。将女儿支开后,她明确告诉吴凯:“我女儿说不定过个一年半载就红了。到时她一双鞋子就5000元,你养得起她吗?你能给她买房买车吗?你们在一起不会长久,与其将来痛苦不如现在分手。”杨莲青抛出的“硬件”让吴凯深深自卑。半个月后,宋迪收到吴凯的分手短信。得知是妈妈从中作梗,宋迪气得要与妈妈断绝关系! 
  1月20日,宋迪拎着行李箱往外走,杨莲青拉住女儿哭诉:“咱们20多年的母女情,还抵不上你和吴凯几个月的感情吗?妈妈房子卖了,婚姻破碎了,丢了工作,你再离开我,妈就真的一无所有了。” 
  母亲的眼泪、屈辱、落魄、贫穷,都因自己而起,绝不能再伤害她!宋迪原谅了妈妈。虽然心中有个疙瘩,随着时光流逝,慢慢也就化了。经历演艺圈的摔摔打打,此时宋迪成名的梦想比任何时候都强烈!唯有如此,才能改变自己和妈妈的命运! 
  与天堂里的女儿对话,妈妈的忏悔与救赎 
  2月初,宋迪参加圈内聚会,结识了著名制片人刘良秋。宋迪得知对方在筹拍一部都市爱情剧,直言说:“刘老师,能不能安排我演女二号?”刘良秋打起太极:“这事我一个人做不了主。”杨莲青也出面帮女儿,又是给刘良秋送购物卡,又是从云南邮购土特产。刘良秋松口了,安排宋迪去试戏。 
  2月21日,宋迪来到宾馆,房间里只有刘良秋。他长叹一声:“用你,我可是顶着很大压力啊!”说着,他用手攀住宋迪肩膀。宋迪清楚演艺圈的“潜规则”,没有躲避,两人发生了性关系。此后,刘良秋又以试戏为名,两次对宋迪“潜规则”。 
  因资金一时无法到位,电视剧迟迟没有开拍。4月23日,宋迪发现自己意外怀孕了!杨莲青惊恐地陪女儿赶往医院做人流,让她更为惊骇的是,宋迪怀的竟是可怕的恶性葡萄胎,必须摘除子宫!女儿尚未结婚,就将终身失去做妈妈的权利,杨莲青的心片片碎裂。在母女俩的眼泪伤痛中,宋迪接受了割宫手术。 
  女儿出院后,杨莲青悲愤地找刘良秋拼命。对方反问道:“你有证据吗?凭什么说是我让你女儿失去了子宫?”杨莲青抄起椅子,将对方的电脑、饮水机、玻璃杯砸得粉碎后,无奈痛哭着离去。因已经彻底撕破了脸皮,刘良秋在演艺圈散布谣言,污蔑宋迪是“心机婊”,与妈妈联手实施性敲诈…… 
  事业身体的双重重创,将宋迪打入自卑绝望的深渊。此后她拿着简历去剧组自荐,没有一家敢用她,有的导演、制片人甚至讳莫如深地讥讽她:“我可不想做第二个刘良秋,女孩子,还是少些心机好……”

  此后,宋迪在演艺圈寸步难行,生不如死。种种焦虑、压力交织下,宋迪患上了焦虑孤独症。5月11日上午,杨莲青出门教孩子弹钢琴。宋迪将地下室门窗关得严严实实,然后从床底下翻出涮火锅的木炭,点燃后放进不锈钢盆里。接着,宋迪化了淡妆,穿上自己最喜欢的旗袍,给杨莲青写遗书:“妈,我走了,别伤心。回首26年的短暂人生,我感受到的是自卑、屈辱和痛苦,并将这些加倍带给了你,让你的生命也失去尊严……”宋迪将遗书压在茶几上,静静躺在床上,等待死神召唤…… 
  下午1点,杨莲青教完钢琴回家,惊骇地发现女儿已烧炭自杀。她哭喊着拨打120,救护车呼啸赶来。医生检查后告诉杨莲青,约两小时前女孩就已身亡。杨莲青哭晕在女儿遗体旁…… 
  女儿年轻宝贵的生命化作一缕香魂,杨莲青也仿佛死过几回。她整整一个星期没有出门,沉浸在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伤痛中。杨莲青一天只睡两个小时,每天靠两片面包果腹,整个人憔悴消瘦。 
  回首与女儿走过的坎坷血泪岁月,杨莲青终于明白:是自己的虚荣、功利和所谓坚强的母爱,一步步将女儿推上了不归路,自己是导致女儿自杀的间接凶手啊! 
  在京漂泊多年,杨莲青见过很多父母与自己一样,辞去工作、夫妻分居,甚至倾家荡产陪孩子艺考,在演艺圈挣扎。她不忍这些人重复自己和女儿走过的路。5月下旬,杨莲青带着一颗忏悔赎罪的心走出家门,随公益组织赴机关、团体、社区演讲,讲述自己与女儿的血泪悲情经历,以警示世人。 
  许多家长为杨莲青和女儿的不幸遭际揪心落泪,或亲自登门看望她,或将她邀至家中做客,以温暖言语安慰开导她,与她一起探讨怎样培养孩子。在家长们鼓励下,杨莲青渐渐走出丧女悲痛。 
  6月初,她坐在电脑前,开始以文字还原自己与女儿坎坷心碎的京漂岁月。她以悲痛忏悔的笔触,讲述与女儿点点滴滴的相守时光,心里的伤疤一次次被撕裂…… 
  9月中旬,杨莲青20万字的回忆录顺利脱稿,她将书名暂定为《与天堂女儿对话》。目前杨莲青正与出版社商量出书事宜。接受笔者独家采访时,杨莲青悲泪长流:“我写这本书不为盈利,更不为出名,只希望自己与女儿的经历,给千千万万家长和儿女一份警示。不属于自己的道路,不必苦苦前行;不是自己的成功,不必倾力追逐。人生之路,还是要踏踏实实地走,任何好高骛远和急功近利,带给自己和家人的,都是不可逆转的伤害和悲剧!” 

AD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