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19岁那年所有与他有关的绚烂

时间:2016-11-27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赵小鲸一眼认定了他 
  赵小鲸爱上周涯时,只有19岁。 
  九月开学前,她从武汉跑去湖州,一个她从未听说过的小镇。一夜的火车把她的精心装扮搞得不成样子,白色的球鞋上有脏乱的脚印,头发贴在头皮上,满头都是烟臭味。她用2009年版的QQ告诉周涯她到了,然后就冲进火车站厕所,半夜在水龙头下用洗手间的廉价洗手液洗了个头,在烘干机下低着头半小时吹干。 
  一点儿也没觉得冷,一点儿也没觉得累,周涯打来电话时,她正在厕所保洁的白眼下用牙刷刷鞋。 
  她对着镜子捋捋头发,深呼一口气,对自己说了一句加油。 
  车站里人很多,但是她一眼就看见周涯,他还穿着初夏分别时的黑色夹克,眼睛眯成一条缝地对她招手,像一只巨型招财猫。 
  就在那一刻,赵小鲸认定了周涯。她觉得周涯也认定了她。 
  她只是难过不让她留下来  
  周涯住在供销社提供的职工大院里,很偏远,在小镇的边缘地带。大院后头是一片西瓜地,赵小鲸觉得自己好像从21世纪一下子穿越到了鲁迅的书里,就差闰土和猹了。 
  赵小鲸到湖州的当晚,周涯把床让给她,自己在地上铺了一张凉席,但她却自己滚去了他的凉席上。她来之前就做好了一切准备,但她还是忍不住发抖,周涯吻过来的时候,她觉得心快要爆炸了。 
  天亮的时候,赵小鲸用那部30万像素的手机给睡着的周涯拍了张照片。 
  周涯请了5天假陪她,一起去西瓜地摘西瓜,去河里钓小龙虾,还跟朋友借了辆旧夏利,载她去了一趟莫干山。 
  第四天晚上,赵小鲸从批发市场买了一块碎花窗帘挂上,而周涯一边打游戏一边问了一句:“快开学了,你什么时候回去啊?” 
  赵小鲸愣住,她来的时候就没打算回去,她要跟小说里一样跟心爱的男人过小日子,大学上不上对她来说根本就无所谓。 
  周涯见她不说话,放下鼠标看着她。 
  “ 明天我送你回武汉。”周涯说。 
  赵小鲸知道周涯让她回去上学是为她好,可她还是很难过。 
  她向来就讨厌这种“这是为你好”的句式,爱的话就应该毫无保留,就应该抵死相爱啊。 
  不然爱与不爱有什么区别呢? 
  提分手的人往往想再努力看看 
  赵小鲸5岁的时候,周涯8岁,他们住在一个小区十几年。她在周涯眼里就是个屁孩,两人一直没有交集,直到大四时,他在校门口看见作为新生的赵小鲸,在人群里明亮得像颗星星。 
  他惊叹,原来这丫头长这么大了。 
  赵小鲸误打误撞地进了周涯的社团,她看着作为社长的他,也忽然耀眼了起来。 
  夏天时周涯毕业了,赵小鲸在寝室哭了好几天,暑假回家才听说他家里给他安排了事业单位,虽然远在湖州,但她还是义无反顾地去了。只因为周涯离开以前,曾半开玩笑地对她说了一句,要不,我们凑合凑合吧。 
  从湖州回来以后,赵小鲸的思念泛滥成灾,每天晚上跟周涯煲电话粥,但时间一次比一次短,寒假回家也只见了两面。 
  异地恋总能成功地消磨掉一个人所有的热情和勇气。赵小鲸提分手是秋天的事,她意识到大学还很漫长,而周涯的心已在江湖漂泊。 
  周涯爽快地答应分手,出乎赵小鲸的意料,她一气之下就真的分了手,不久后,2009版的QQ被强制升级,不知道为什么他就从她的列表里消失了。 
  后来微信火起来,赵小鲸第一个想添加的人还是周涯,可惜他已经换了手机号码,查无此人。 
  2010年,赵小鲸搬了家,2012年,大学毕业,她不顾爸妈的反对,放弃武汉的工作去了杭州,只因为那里离湖州不远。 
  2013年,徐佳莹出了新歌,歌里唱到“其实宁愿你别答应那么快,提分手的人往往想再努力看看,谁真的能一刀两断”时,赵小鲸一个人在西湖边哭得像个傻缺。 
  她承认,她对周涯一直都做不到一刀两断。 
  午夜惊醒时想起他,看见西瓜和小龙虾也会想起他,他的QQ号和手机号码都倒背如流,可惜她的勇气在自尊心面前到底占了下风,她不去找他,他也就真的断了往来。 
  周涯是她心里的死结 
  如今,赵小鲸对杭州已经熟门熟路,公司安排的周边旅行,也有去过两次湖州,她自称来过多次要担当导游。 
  其实是有些小心机的,她想如果在街上遇见周涯,那也不算她来找他,而是老天安排了。可惜,她带着同事跑了半天终于找到那片西瓜地,但周涯住的大院已经拆迁了。 
  大院拆的只剩下斑驳的墙壁,6年前曾跟周涯一起趴在窗口看西瓜的窗户已经不见了,她买的那一挂窗帘也不知去向。青天白日之下,赵小鲸的眼泪一滴一滴地落下来,深深地叹了口气,带着同事们匆匆离开。 
  离开湖州前一天,她还是抛下面子跑去供销社,但那里的人说周涯3年前就辞职了。 
  赵小鲸失落地回到杭州,一切还是那样,但又不是那样了。 
  就像你本来一直以为曾经在床底下藏了一盒最宝贵的弹珠,年深月久它就长在了你心里,也许你永远都不会拿出来,但你知道它永远都会在那儿,可当有一天你突然想找到它,掀开旧床板才发现它已经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就丢了。 
  赵小鲸回想刚分手的那段时间,她一直暗示自己,周涯不过是她漫长人生中的一场短暂恋情,很快她会遇见另一个人,比周涯帅,比周涯有钱,比周涯更爱她。在后来也确实有这样的人追过她,但她却说服不了自己。 
  那时她才明白,周涯已经成为她心里永远的死结。 
  喝一杯酒,说一句再见 

  今年春天的时候,赵小鲸在网上看到一篇文章,上面说一个女人的黄金年龄是25岁,她想想自己的25岁,每天像蚂蚁一样工作,难过了想哭自己都觉得矫情。她觉得自己的黄金年纪应该是19岁,风风火火又跋山涉水地爱了一场。

  夏天时,爸妈在电话里问她有没有考虑回武汉,赵小鲸想起大学门口那家跟周涯一起吃过的热干面,眼眶一热就回去了。 
  很快她就会到30岁,等不起爱情,也等不起周涯。 
  其实,分手之后周涯有去找过赵小鲸一次,他们一起去东湖散了个步,喝了杯酒,说了句再见。 
  赵小鲸还没搬家之前,逢年过节时,他们在小区电梯里也遇见过两次,一个人说一句好久不见,其他的话都自然而然地省略了。 
  赵小鲸一直很想问一句,为什么周涯那么爽快就答应分手,这才是她真正难过的那个点。但是,之后却是再没机会问了。 
  现在,赵小鲸明白了,因为周涯从头至尾就没爱过她,她以为的那些爱,不过喂饱了她的一厢情愿。就算当年她没有说分手,她跟周涯也一定走不到最后。 
  她决定忘了周涯,忘了19岁那一年所有与他有关的绚烂。 
  武汉40度的高温,赵小鲸却感冒了。 
  给她打针的人是周涯的妈妈,她怎么会忘了周妈妈在这家医院工作,她怎么会忘了她曾为了跟周涯套近乎,去他家里蹭过好多次饭。 
  不出意外,周涯妈妈一眼就认出她,还问她什么时候从杭州回来的。赵小鲸不解,他们两家人搬家后就没再联系了,周妈妈怎么会知道她在杭州? 
  噢,是听周涯说的。周妈妈看出她的困惑。 
  周涯两个字让赵小鲸的心剧烈跳动,他又怎么会知道她在杭州呢? 
  赵小鲸还想问什么,周妈妈已经一针扎下去,一边叮嘱她按时吃药,一边说周涯3年前就回武汉了。 
  赵小鲸浑浑噩噩地走出医院,天转阴了,云低得让人喘不过气,她还以为周涯去北京了,他曾说过要在北京闯一闯,但家人却让他端着“铁饭碗”去了湖州。 
  原来在她毕业那年,他就回到武汉了,难道是因为她吗? 
  这样想的时候,赵小鲸又不禁苦笑地否定。 
  周涯已经28岁了,按周妈妈的人生规划,他应该结婚生子了,她到底不是他人生里的主打歌,而是一曲短暂的背景音乐,偶尔想起有几分怀念而已。 
  赵小鲸的感冒加重,依旧是周妈妈给她打针,她忍不住问了几句关于周涯的消息。周妈妈叹了口气说,要不是听周涯说失恋了,她都怀疑他是不是有同性倾向,这几年一次也没有恋爱过,甚至不跟女性接触,还变得很奇怪。 
  你知道吗?他从湖州回来的时候,竟然把窗帘都带回来了。周妈妈说,3年前他闹着回武汉,我用了好多关系才帮他在银行找到工作,他又说要去杭州,我以死相逼才留住他。 
  赵小鲸一愣,周妈妈趁机一针扎下去,疼得她眼泪直掉,那一瞬间她终于知道为什么她跟周涯没能在一起了。 
  因为天底下的妈妈都爱玩以死相逼。 
  轮到他奋不顾身了 
  赵小鲸决定去找周涯,像19岁那年一样斗志激昂。 
  但是去打最后一针的时候,周妈妈却沉着脸告诉她,周涯辞掉了马上就要晋升的工作,连夜跑去杭州了。还说什么,轮到他奋不顾身一次了。 
  赵小鲸只听见这一句,其他骂他笨蛋的话,她一句也没听清楚就跑出了诊疗室。其实,她的感冒早就好了,只不过想多打听周涯的消息,才挨了一针又一针。 
  赵小鲸搭最近的航班去杭州,她笃定地认为周涯是找她,大概是因为她几次从他的单身公寓楼下经过时,看见那一挂碎花窗帘吧。 
  他连那挂窗帘都留着,又怎会忘了她?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