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如果能够重新来过

时间:2016-11-29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一、你爱我像谁 
  眼前是海,二月冷峻而又淡漠的海。看着海鸟疲倦地往返起落,面颊被东南来的海风吹得失去了知觉,同样僵硬的还有裹在手套里的双手,以及不紧不慢跳动着的心。 
  在海边站久了思维也跟着飘忽空洞,心似乎也装满了蓝绿色冰冷的海水。以至于黎生在身后站了那么久也未察觉。直到我转身,四目相遇,看到的是彼此眼神透露出极为相似的游移不定。原来,彼此都是不确定的。我笑一下,双唇轻启却不知该说些什么。终于,到了语塞的境地。于是,只好彼此相视尴尬地笑。那笑容在海风吹拂下干涩得让人难以忍受。 
  从什么时候?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和黎生之间横着如此深而广的鸿沟?近在眼前,却又触不可及。欲说但却无言,这恐怕是最心酸的困窘。 
  曾经我问过黎生,你爱我像谁?我期待的回答是他会说,我爱你像你,你是独一无二的那一个。然而他却只是苦涩而敷衍地笑了一笑。我也笑了笑,不然还能怎样。 
  很多人告诉我,我跟黎生其实并不适合。但关于此,我是固执己见的。可能是听到的规劝太多,所以我总是怀疑自己的选择是不是错误的,所以总是时常到黎生那里祈求一个确信的答案。 
  正因如此,黎生总是笑着说我是太过患得患失,说我整天想着那些有的没的。我能看得出来他的笑里带着些许不耐烦。在遇到我之前黎生有过三个她,而黎生和她们每一个的故事都比和我的要精彩。最主要的原因要归结于我跟黎生之间实在乏善可陈。一个飘雪的日子他笑着,左手试探性地触碰了我的右手,然后就牵在了一起。 
  没有一点起伏波折,就算写成故事都不会吸引读者。毕竟,没人喜欢看到开头就能猜到结尾的庸常爱情。我也时常因为这样的开始暗自谴责自己是不是太不矜持。 
  原本还只是带着这样滑稽而幼稚的自我怀疑,然而见了黎生的同事,听到那句,这姑娘还真像之前那个白羽……话说一半就被黎生的眼神终止了。我佯装什么都没听到,喜笑颜开地应承着各类玩笑,直到后来聚会快要结束,我差点儿就骗过了自己:我什么都没听到也什么都不明白。 
  然而,自欺欺人是很难修炼的一种功力,我资历尚浅,终究无法到炉火纯青的地步。在回去的车上,我看着坐在身旁的黎生,他的脸颊在一束束快速后退的灯光下模糊不清,甚至有光怪陆离的错觉。 
  蓦然间,心中升腾起难以压抑的悲伤以及恐惧。我们怎么可以如此亲近而又陌生?黎生,我很像那个白羽吗?问完我才意识到自己的声音都是颤抖的。不知是出于畏惧即将到来的回答还是其他。 
  我屏住呼吸,耳朵和心都等待着回答。然而,黎生只是沉默,仿佛是沉默了一整个冬天,整个世界都跟着死寂了,阴冷地死寂。后来,黎生喉咙划动了一下,艰难而干涩。 
  二、谁对谁错 
  关于白羽的问题就那样不了了之。不是不想深究是没有深究的勇气,毕竟真相大白的时刻不是所有人都能承受的。 
  情人节到了!黎生似乎对这个日子并无特殊的感觉。如此,我便克制住内心的期待以及激动,生怕会被他看穿。像个满怀期待的孩子,怕因在节日里任性的索要,而被大人数落一番。黎生说今天情人节,怎么过呢?当然是上班。说完,他狡黠地笑。我也附和着笑,失落感却占据整个心脏。 
  索然无味地度过漫长的一天,完全被落寞侵占。 
  挤了公车回到住所,却只看到黎生无所事事地躺在床上玩着手机。收起疲倦,努力挤出笑容,黎生,可不可以给我做点吃的呢?我牵起他的手,带着祈求。然而,他只是孩子气地挣脱,你知道的,我不喜欢做饭。他声音不大,但却拒绝得无比坚定。 
  我知道有些东西就算争取也是无法得到的,比如你想要的一顿热饭,或者一颗爱你的心。虽然,一直努力克制着,但眼泪还是一颗颗崩落,像是断了线的珠子,散落了一地。黎生惊诧地看着我,嘴巴张张合合,一边拿来纸巾为我擦拭眼泪,一边喃喃自语似的,这到底是怎么了呢?这到底是怎么了呢? 
  如果换做是白羽,你会做饭的吧?黎生愣住了,继而愤怒地睁大了眼睛,我是真的不喜欢做饭,你让我做别的什么都行……我今天很累,真的公司很多事情…… 
  黎生一直不停地说,不停地说。我似乎可以看到一串串文字从他嘴巴排着队跑出来,然后四处散开,充斥整个房间,直到属于我俩的空间拥挤不堪。我挣脱他的臂膀,黎生,松开我。我想出去透透气……一个人,就我一个人。 
  当我终于走出了这栋楼,这栋属于我和黎生的楼,才发现自己原来那么脆弱,像是秋风里的一片落叶,不知飘零何处。走了几步,回头,身后是紧闭的单元门以及空无一人的街道。我的黎生并没有尾随身后。 
  冷空气一丝丝窜入鼻腔,然后入侵整个身体。僵硬地前行,一直思考着该如何面对黎生。我爱他吗?他爱我吗?我们在一起适合吗?三个问题像是荒野里的三女巫,而我则是迷失的可怜人,拼尽全力却仍旧无法逃脱致命的诅咒。 
  分不清走了多久,只记得身心俱疲,冷得打哆嗦,恍恍惚惚地走啊走,停下来的时候还是那扇紧闭的单元门。手指不听使唤地哆嗦着按了门铃,黎生开了门。去哪儿了?冷不冷?怎么没带手机? 
  他认真地看着我,他紧握着我的手,他不停地问我。我只是哭得像个孩子。他说他错了,这件事情是他做得不对。但又说我也有错,不该太小心眼……其实,我最大的错误就是爱上了他。最终,只能无奈地选择原谅。正因如此,是不是被爱的那一个就能够有恃无恐? 
  三、落荒而逃 
  黎生说我俩是要结婚生子的。最开始听到我被吓了一跳,继而是一种愉悦,后来却演变成了惶恐。 
  黎生说要带我回他家。我半推半就,一边安慰自己见了父母也没什么,一边却又暗自喜悦终究尘埃落定。事实上,这都是我自以为的。我并不十分了解自己。其实,更深层次我是惶恐而又怀疑的。 

  见了黎生所有的亲朋与好友,礼貌周到又不失亲切,笑容刚好,穿着刚好,似乎全票通过。黎生脸上也因此更有光彩。

  若是一切顺利,你们也要早些办婚礼。黎生的母亲热络地拉着我,说出这没有询问意思的话。我一时发懵。望向黎生,他回敬我笃定的眼神儿。 
  话真挑明了,我反倒被惊到了。而黎生却是一副“你早知如此”的神情。一日黎生醉酒,回来疯言疯语说了很多。理顺了逻辑大概就是:最开始接触只因我长得跟白羽有几分神似,却并不怎么喜欢我,只是没有厌恶罢了。谁料接触久了竟然还越来越喜欢了。大龄未婚,父母又催得紧,反正合得来,干脆结婚算了。 
  整晚未眠,安置好黎生,端详着他的眉眼,确实我是喜欢他的。爱情总是不由人的,爱与被爱似乎无法选择。那么,我们真的就这样结婚吗?那么黎生是因为爱情想要结婚的吗? 
  似乎这是自寻烦恼,反正你喜欢黎生,反正他愿意跟你结婚,又有什么不妥呢?几乎所有的人都这么劝我。 
  是,我这样确实是自寻烦恼了。笑一笑,甩开所有不确定。那就这样吧。那就结婚吧。 
  以为就这样我们可以执手偕老,然而事情总是有另外不为人知的发展趋势,无法预测。 
  天气不错,我说,黎生我们去公园逛逛吧!黎生拿着手机慵懒地靠在沙发上,用摇头拒绝。我撒娇,然而他并不买账。他说他根本不吃这套,让我以后少来。我一时气恼,眼泪竟哗啦啦地倾泻而出。 
  黎生慌乱地拿纸巾给我,当他把手机放在沙发上时,我无意间瞥见了屏幕上他微信聊天的界面赫然显示着对方是白羽。原来,白羽从来都不是过去式,而我也未必就是将来式。 
  眼泪突然就止住了。大脑出奇的冷静。黎生,你跟白羽怎么回事?我看到弯腰拿纸巾的黎生僵在那里。那个僵硬了躯体的黎生非常陌生,陌生到我无法靠近。 
  时间像是凝固了,同样凝固的还有这个房间的空气。呼吸异常困难,缺氧,心肺、身体所有的细胞都叫嚣着疼痛。我看到自己胸腔剧烈地起伏着,拼命地想要吸入空气,凝固了的灰色空气。 
  徒劳。一切都是徒劳,身体得不到氧气,心也得不到回应。 
  直到身处马路的正中间,周围堵满了拼命打着喇叭的车辆,空白的大脑才开始运作。被协警拉到路边,看他嘴巴张张合合,泪腺突然开始运作。让正在批评教育的协警不知所措。 
  后来,黎生说他跟白羽真的没什么,只是礼貌性的问候。后来,黎生说他真的想跟我共度余生。可,我真不知道我们之间还有没有后来…… 
  人流如织的大街,我回眸看到黎生,他远在人群。如果能够重新来过,我们是不是会有不同的结局?正神游之际,黎生笑着朝我走来。 

AD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