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9298.2公里的壮丽与辽阔

时间:2016-12-15   栏目:最新消息   来源:网络

  1861年,因揭露沙皇封建专制统治,作家车尔尼雪夫斯基被沙皇政府判处7年苦役并终身流放西伯利亚。在流放途中,一位同情他的马车夫用这样的话跟他告别:“谁拥护人民,谁就会被流放到西伯利亚去,这一点我们早就知道。” 
  车尔尼雪夫斯基要去的那个地方,在古时曾是一片泥泞之地。最早定居在那里的蒙古先民用蒙语“西波尔(xabar)”为其命名,意为“泥泞的地方”,后来到此的俄罗斯人将它音译为“西伯利亚”。 
  1891年,一声火车汽笛的长鸣划破了这里的静寂。一条从莫斯科出发的铁路,翻越了乌拉尔山脉,横穿整个西伯利亚,并从此往东一直延伸到俄太平洋城市符拉迪沃斯托克。1916年,这条全长9298.2公里、迄今为止世界上最长的铁路全线贯通。因为铁路在西伯利亚地区的距离最长,它便有了一个响亮的名字:西伯利亚大铁路。 
  铁路的到来改变了西伯利亚的命运,也影响了整个俄罗斯的近代历史。来自远东港口和中国口岸的货物、西伯利亚地区的丰富物产像血液般源源不断地输送到俄罗斯的欧洲心脏地区,支撑着这个当时世界上最大的帝国辉煌又奢靡的统治。 
  伴随着铁路的修建,沿线城市的面貌也随之改变,各种悲壮和苦难并存的故事也轮番登场。 
  叶卡捷琳堡,大多数人皆以为它的名字来自那位声名显赫的女王,但事实上它的得名却是因为纪念一位和女王同名的保护采矿的圣徒。就是在这里,上演了欧洲王室上最悲壮的一幕,而这个故事的主角正是当年下令修建西伯利亚大铁路的俄国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 
  1917年,俄国二月革命爆发,推翻了罗曼诺夫王朝,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一家作为旧秩序的代言人也随之被赶出皇宫。一开始,政府还保持着对他们的优待,生活也还和从前一样。但后来情况就发生了变化。一年后,沙皇一家经过长途跋涉,被押解至叶卡捷琳堡,囚禁于这里的伊帕切夫别墅。奔波的一家本以为可以在这里平静地生活一段时间,没想到却等来了一道秘密指令。 
  1918年7月17日凌晨2点,看守将沙皇一家和仆从共11人从睡梦中唤醒,将他们召集到别墅的地下室。随后,一个头目宣读了新政府对他们的处决书。震惊之余,还未等沙皇等人开口辩解,一个八人的行刑队就开始了对他们的屠杀。皇后正准备完成最后的祈祷,但一颗子弹马上射中了她。刚开始是乱枪扫射,随后是手枪和刺刀合用。半小时后,别墅的地下室血流成河,没有一个人活下来。沙皇一家就这样在未经任何审判的情况下被残忍灭门。 
  2007年,俄罗斯政府将他们一家人安葬在圣彼得堡彼得保罗大教堂,与沙皇历朝历代的皇室祖先在一起。2008年10月1日,俄罗斯最高法院正式为尼古拉二世平反,宣布他的家族是当年特殊历史环境下的牺牲品和受害者。在沙皇一家当年的遇害地点上,建起了一座滴血教堂。 
  时过境迁近百年,西伯利亚大铁路依旧在完好地运转,但对于尼古拉二世的纪念和对那段历史的重新定义、评价才慢慢开始。西伯利亚大铁路上火车已由最早的蒸汽机车变成了现在的电力机车,那片世界上面积最大的国家也由俄罗斯帝国经过苏联,变成了今天的俄罗斯联邦。一切都在变化,而不变的似乎只有那恒常的风景和凝固的历史。 
  美国人赫德里克·史密斯曾在1971-1974年间担任《纽约时报》驻莫斯科分社社长。他在记述自己在苏联生活期间亲身经历的《俄国人》一书中这样写道:一个没有经历过乘火车穿越西伯利亚这种艰难历程的西方人,要想体会苏联的幅员辽阔是很困难的。他的头脑里没有多少感性知识,不能理解一个包括11个时区的国家地理含义。他也不能一下子接受这一事实,即从列宁格勒到纽约的距离,比到符拉迪沃斯托克要近得多。 
  是的,如果不实际走一回西伯利亚大铁路,不亲身用脚步丈量过那9298.2公里,那些壮丽与辽阔的景色与历史你将永远无法感同身受。
AD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