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公益无国界,危难之地相爱

所属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编辑:网上天地网

  从都市生活到兵荒马乱 
  柴溪在30岁之前,与其他80后女孩没区别。2001年从河南郑州考到北京上大学,毕业后买房、还贷、读研、充电,她上紧了发条,拼命往前冲。 
  一天,拥挤的地铁车厢里,不经意间,她瞥见车窗上自己的影子:眼神涣散,嘴角低垂,一脸不开心。从此,为了改变充斥报表的人生,她尝试着学画画、当志愿者。 
  2011年,柴溪看到全球最大的独立医疗救援组织“无国界医生”在招募财务人员,立刻在线提交了任务申请。从提交申请到面试评估,到服务培训,再到得到任务,差不多需要一年多。2013年,柴溪终于接到了第一个救援任务——去南北苏丹交界处的一个难民营医院,做人事和财务管理。她办了停薪留职,心想:完成这个小小梦想,就回到原来轨道,继续原来的生活。 
  8月,柴溪乘坐小型飞机,来到了一望无际的红土草原的非洲大地。其时,南苏丹刚成立,是世界上最年轻的国家,时局动荡不安,部落之间战争不停,超过百万的难民流离失所。 
  柴溪来到机构营地,眼前一幕还是让她意外,在用树枝、茅草圈起来的院墙内,密布着由树枝和泥土搭建的茅草屋。茅屋里一床一桌一椅便是所有家当,还有蜘蛛、青蛙等各类昆虫横行。难民营里的水源需要层层净化过滤,才能饮用。一切用电来自轰鸣的发电机。顿时,柴溪有种被发配到“火星”的错觉。 
  工作方面更是千头万绪,多罗难民营项目支出包含大量的药品、净化水工程、建筑花费,甚至还有飞机和船只的费用。所需物资更是包罗万象,采购信息遍及世界各地,让柴溪眼花缭乱,不知如何下手。 
  就在她抓狂之时,财务协调员打来电话,那位印尼姑娘得知柴溪的困境,第二天就赶到多罗前线,手把手教柴溪如何解决问题。在大伙的帮助下,柴溪不仅肩负起财务部、人事部的工作,还管起了营地300余人的吃饭问题。不久,柴溪与同龄的香港男孩梁瀚臻相遇。 
  梁瀚臻,工程男,身为高级白领的他喜欢旅行、探险,梦想走遍全世界。得知“无国界医生”招募人员后,他辞了在新加坡的工作来到非洲。梁瀚臻是公认的“及时雨”。他所在的后勤部是苦活累活最多的部门,不管是雷雨夜诊所停电了,还是下水道堵了,梁瀚臻总冲在最前面,毫无怨言地修理。大家都很喜欢他。 
  从恋人未满到功得“缘”满 
  为了志愿者的人身安全,营地晚上七点后便不能外出。每周六,大家就在营地院子里开派对。大伙在派对上又唱又跳,不喜热闹的柴溪和梁瀚臻就在一旁无聊地发呆。两人偷偷逃离派对,相约明天一起晨跑。 
  本是柴溪随口答应,结果,第二天凌晨五点,梁瀚臻就将睡眼惺忪的柴溪叫起来,在红土飞机跑道上奔跑。 
  两人在相处中成为最要好的朋友。每天清晨,他们一起到难民营旁的飞机跑道上看日出,给小朋友们拍照,然后挥手告别,奔赴各自岗位;一天劳累后带回满身尘土与汗水,分享美味的非洲黑暗料理、姜汁咖啡;黄昏时一起爬水塔,看非洲中部平原美丽到忧伤的夕阳;下大雨的夜晚踩着泥泞去加班,一起一边敲计算机工作一边喂蚊子;周末,一起给外国队友们包饺子打牙祭。 
  前线工作压力和工作量特别大,柴溪有时也会有“太累了想回家”的念头。但两人有一个减压秘诀,就是去病房里看那些孩子。当两人抱起在难民营出生的小宝宝时,看到他们的笑脸,就又像充了电一样精力十足。 
  一个月后,梁瀚臻的任务到期,即将赴欧洲培训。临走前一晚,他特意来到柴溪的办公室加班,为柴溪申请了一个Facebook账号,并第一个添加自己的账号。 
  梁瀚臻走的那天下午,柴溪突然在办公室里哭得一塌糊涂。当晚,梁瀚臻通过Facebook发来信息,两人通过网络说童年趣事、求学和人生糗事,分享着旁人不知的梦想。 
  一个月后,柴溪获得休假,却因为签证问题无法回国,梁瀚臻邀请她去香港度假。两人一起爬山露营,在沙滩上赶海,在海边骑单车,在下着大雨的社区球场里吃着外卖看球赛。两人的心也越走越近。 
  在临别的机场,梁瀚臻一把将柴溪拉到身边,鼓起勇气说:“我喜欢你。”那一刻,战友友谊终于升华到甜蜜恋人。 
  2013年的12月15日,南苏丹内战爆发。营地所在的村庄里,当地人顶着行李、牵着牲口开始逃亡。营地的员工或辞职或“失踪”,柴溪的助理先后离开,剩下她独自撑着两个部门。 
  危机降临,上尼罗河州首府马拉卡勒“无国界医生”的医院里,营地遭到抢掠,病人被射杀在病床上……虽然第二天有飞机可以离开,但志愿者们选择留在多罗,继续为难民营提供基础医疗服务、干净的饮用水。梁瀚臻从远方发来的信息中,除了思念,更多是对处在危险中的爱人的关切。正是在这危机之时,柴溪看到了以往生活缺乏的东西,那是爱、责任、坚持和理想。 
  从相伴天涯到奉献四方 
  在多罗的工作结束后,柴溪平安回到北京,却发现再也无法回到过去。经过前线的洗礼,柴溪说,之前的稳定工作好收入,包括房子都没能给她的安全感,反而在没有固定工作、收入锐减的异乡找到了。柴溪前所未有地踏实,连罹患多年的“购物癖”都不治而愈。 
  柴溪索性辞掉工作,和梁瀚臻一起一边旅游一边做志愿者。2014年3月,他们相约背上行囊走天涯,本来计划从云南出发,一路入滇,走过昆明,走过苍山洱海,走过丽江和泸沽湖,走到香格里拉。 
  当两人走进了刚经历大火的香格里拉古城,走进拐角一条巷子里,一扇敞开的藏式院门里有一间小小的图书室。两人心有灵犀地发现,这里才是他们的家。于是他们随遇而安,成为了独克宗社区图书馆的英语代课老师。 
  他们一起教藏族孩子们英语,一起整理图书、喂养蜜蜂,周末带孩子们做手工学跳舞,每天欢声又笑语。和学生们打打闹闹,他们仿佛回到了小时候无忧无虑、疯玩疯笑的日子。这份快乐多么简单。 
  七夕节那天,在月光之城里,两人肩并肩走在一条青石小路上。柴溪鼓足勇气向梁瀚臻求婚,那时她心里安宁幸福,她确定他就是她想共度一生、一时一刻都不愿分离的人。 
  此时,新的任务来临,梁瀚臻再次去了南苏丹,柴溪被调派到埃属索马里。一个半月后,任务完成,在香港机场两人飞奔相拥,在大厅幸福地直转圈。 
  第二天,两人注册结婚。之后,柴溪带着梁瀚臻见了家长。家长要按习俗在老家安排盛大婚宴,结果两人商量好穿着运动衣就去了,让在场的亲朋目瞪口呆。婚宴一结束,没等家人回过神来,他俩就背起背包,去了四川雅安,为壹基金在当地的灾后重建项目做志愿者。蜜月没有烛光晚餐、玫瑰香槟,在阴冷潮湿的房间里,两人冻得支了帐篷相拥取暖。心安之处即是家。 
  每当何地有难,两人就立时赶赴。尼罗河边的迈鲁特难民营、埃塞俄比亚山区的母婴及营养计划、埃属索马里戈壁腹地的村庄、地震后的尼泊尔人道救援、战乱中的也门,都曾是他们工作的地方。每天早晨醒来,他俩总要反应一会儿,才能想起正身处何时何地。 
  勇敢犯险的同时,他们也遇见别人眼中没有的风景。 
  2015年4月25日,尼泊尔发生8.1级地震。柴溪夫妻往灾区运送物资的途中,直升机降落在一个叫做拉普的山村。村里的学校因地震倒塌,仅剩下半堵露出黑板的墙面。绕过断壁,孩子们穿着整齐干净的校服,在废墟隔壁的棚子里唱着欢快的歌,歌声环绕不远处高耸的雪山。 
  在埃属索马里沙漠腹地的夜晚,月光透过窗户照进房间,熟睡中的柴溪被明亮的月光晃醒,惊喜地跑进院子。深蓝夜空中,村庄一览无余,一房一瓦都被照得清清楚楚,呈现出惊心动魄的美。那是他们见过的最耀眼的月亮。 
  2016年3月,柴溪和梁瀚臻又分赴缅甸,在缅甸北部的佤邦会合,为当地一个医疗项目服务。对于未来,两人想做的事很多,比如在某一个世外桃源般的角落开一家后勤学校。他们说,且行且享受人生的丰富。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