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奥黛丽·塔图:自顾自地美

时间:2017-01-19   栏目:人物故事   来源:网络

  提起法国文艺电影,首先跳入脑海的恐怕便是《天使爱美丽》了。那个有着复古刘海、大大的眼睛里透着聪慧狡黠、笑容纯净的姑娘,仿若童话故事中的天使,便是奥黛丽·塔图。银幕上向来不缺女神,然而奥黛丽·塔图却是其中的佼佼者,她的笑容宛若一股清泉,让人们看到天使的另一种姿态——神秘。她自顾自地美着,总是在突如其来中打动你的心。 
  美是一种纯净与淡然 
  奥黛丽·塔图最为人称道的作品莫过于《天使爱美丽》了,这部电影为她打开了通向世界的演艺之路,而于电影艺术史而言,却是开启了法国电影一个新的时代。 
  大大的眼睛、白皙的皮肤,复古的刘海,她的眼神流露出少女的哀愁,可转眸间却又透着狡黠。她的笑容仿若未经世事般澄澈,让这个充满梦幻神奇的故事更加了几分奇幻浪漫的色彩。奥黛丽·塔图就像是个精灵,她为艾米丽这个看似有些悲惨的角色笼罩上了几抹温暖。艾米丽从小就生活在不和谐的家庭中,又亲眼目睹了母亲的死亡。这原本该是一个无限哀伤和沉重的故事,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此,艾米丽在面对本该晦暗的人生时,却用甜美的笑容守护所有属于少女的悸动和调皮趣稚的幻想,她用黑色幽默填补了人生的缺失,并拥有了自己的伟大理想。 
  戴安娜王妃的去世,成为艾米丽整个人生的转折点。听到戴安娜王妃去世的消息时,艾米丽的香水瓶盖滚到了墙角,于是她发现了承载着小男孩秘密的盒子,一个伟大的计划就此萌发,她决定秘密地将盒子还给小男孩,并从此开启了她帮助别人的计划,虽然很多人并不真的需要她的帮助,虽然她没有大张旗鼓地提供帮助,但是她依然斗志昂扬、从不气馁。在这个过程中,她也遇到了自己的真爱。于是,所有琐碎的生活片段都变成了一幅幅美好的画卷,令人心醉。 
  有人说这部电影的成功是因为欢快的音乐和色彩明丽的画面,可事实上,这部戏最为成功之处便是选择了奥黛丽·塔图。她有着同奥黛丽·赫本一样完美的大眼睛,那双眼睛将她心中所有的波澜和纯粹展现无疑。她的容颜美丽却不具侵犯性,她脸颊的弧度配合着眉毛的弯度,像一个沉迷于恶作剧的小孩,时时透出坏主意得逞的快意。她仿佛拥有着另外一个世界,她在浪漫的世界里书写着自己的童话传奇,将“古灵精怪”四个字完美呈现。“不要以为我有多了不起,只是因为我和艾米丽都是女人。”奥黛丽·塔图说,“每个女人在遇到她爱的人之前都是天使,当她遇到她爱的人的时候她就会折翅来到人间,来到心爱的人身边,所以无论如何也不要辜负爱你的女人,因为她已经放弃了原有的一切,她再也无力回到原来的天堂,没有你她就永远孤独……。”尽管电影的结局总是比现实完满,但人们宁愿相信,古灵精怪、心地善良的艾米丽就是奥黛丽·塔图本人。 
  事实上,奥黛丽·塔图自身便是一个不同寻常的演员。恐怕谁都想不到,她的童年梦想是成为一名研究灵长目动物的科学家,她甚至还模仿猴子,在树上爬上爬下。当然,她演艺的天赋还是无法掩盖。一个暑期班让她的演艺才能被发掘,她在戏剧电影学院毕业,并拿到了索邦大学的学位。或许也正是有了这份文化底蕴,她才能够在后来的角色演绎中更为精准地把握人物心理。2000年,她初登银幕时就扮演了《维纳斯美女沙龙》中一个与六十岁飞行员堕入爱河的女服务生,凭借这次表演赢得了“凯撒最有前途新人奖”,也让她获得了《天使爱美丽》的出演机会。从此,她的演艺之路正式走入辉煌。 
  解不开的密码 
  或许是《天使爱美丽》给人的印象太为深刻,奥黛丽·塔图在努力寻找着突破。于是,她成为了《达芬奇密码》中那个精通密码破译的索菲·奈芙。达芬奇的密码可以被破解,但是奥黛丽·塔图却变成了一个解不开的密码。 
  媒体、新闻与影星的生活仿佛密不可分,再低调的影星都会有花边小料或者绯闻传出,就算没有,至少人们也会知道他们的生活状态和婚姻情况。事实上,更多的影星为了增加自己的曝光率和热度而故意让记者拍到,或者用绯闻炒作。这样的情况,屡见不鲜。然而奥黛丽·塔图却是个例外。她的私生活状况无人知晓,就算狗仔也拿她没有办法,她好像又变成了那个有着自己世界的艾米丽,与记者玩儿着捉迷藏的游戏。她享受这样的快乐,这样将自己小心翼翼藏起来的快乐。而每当提起这,她不无得意地露出艾米丽式的狡黠笑容,就像接受《新闻周刊》采访时说的那样:“当明星的代价是私人生活公诸于众,但是我偏偏要当一个例外。只要涉及私人生活,我严实得像座坟墓,不会让人偷走一粒尘埃。” 
  当我们接受了奥黛丽·塔图的神秘,那对于她的淡泊名利也就毫无意外了。她的《天使爱美丽》不仅没有让她入围奥斯卡最佳女演员提名,也没有让她获得凯撒奖,这于万千影迷来说都是一个大大的意外,甚至难以接受。然而奥黛丽·塔图的话却更让人大跌眼镜,她没有如其他落选的影星一样拿出官方辞令,表示遗憾、暗示不公并宣誓继续努力,而是耿直地说道:“我扮演的角色不够复杂,简单的角色当然得不到奥斯卡提名。”如此冷静客观,俨然一位专业的影评人。而对于名利,她的态度从始至终都是冷淡,她说:“我对那些为获得提名进行的宣传大战、推销电影的商业大战不感兴趣。人们喜欢这个电影,我已经取得了成功,我知足了。眼下的成功压在我的肩膀上已经够重了,假如我再获得奥斯卡提名,就会被压得走不动路了。” 
  或许也正是这份固执和骨子里隐隐的傲娇,让她成为了传记电影《时尚先锋香奈儿》的不二人选。影片中,她刻画了法国的另一个传奇女人、青年时期的可可·香奈儿。这部讲述时尚界传奇香奈儿青年奋斗史的电影虽然名号是个人奋斗史,但电影却将大量的精力投入到了她的爱情经历上来。但这仍然不妨碍奥黛丽·塔图对香奈儿的刻画。因为她们有着骨子里的相似:有坚定地信仰、执着于梦想、从不囿于俗见和固见、敢于创新。她们都是平淡生活里那一抹跳脱的亮色,散发出的光芒,摄人心魄。 
  奥黛丽的影视之路仍在继续,她依旧走在特立独行的道路上。从《西班牙公寓》到《俄罗斯玩偶》,再到《中国益智游戏》,她一直在探索着法国青年的成长之路,或许也是她自己的成长之路。 
  奥黛丽·塔图,这个在法国的浪漫气息和卢浮宫浓郁的艺术气质笼罩下成长起来的天使,为美丽注下了色彩。她好像一直在触手可及的银幕那头,却又永远在触不到的世界这边。她的神秘让人忍不住想一探究竟,但又偏偏沉溺于这样的若隐若现。“假如有人试图破译我的密码,那他会失望地发现:我是解不开的谜。”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