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零距离体验:“金牌入殓师”的非常爱情

时间:2017-01-20   栏目:人物故事   来源:网络

  2016年10月,湖北卫视的一档综艺节目录制现场,高大帅气的高万里向女友张彤正式求婚:“在我的心目中,你是最与众不同的女孩,任何词汇都无法形容你的别样气质,与你的零距离体验,让我笃定你是我今生的另一半,你愿意嫁给我吗?” 
  面对一大束鲜红的玫瑰,张彤激动得泪光闪闪。曾经,她那令人“望而生畏”的职业,一度吓退了众多的求爱者,在爱情的这条漫漫跑道上,高万里的出现,让她体味到什么叫来之不易,也让她收获了最完美无缺的幸福…… 
  “非常女孩”值得追求与呵护 
  2015年2月的一天,在沈阳一家外企工作的高万里正与一位朋友吃饭时,那位朋友问他:“万里,你还没有女朋友吧?”见他点点头,朋友继续说道:“那我给你介绍个对象,女孩在民政系统上班,具体点儿说,是在殡葬管理处,我这里还有她的照片呢!” 
  高万里接过照片一看,上面的女孩子长得十分清秀。他同朋友开玩笑道:“殡葬管理处?莫不是给死人化妆的吧?”没想到,朋友竟然点了点头。这下,高大帅气的高万里被结结实实地吓到了,拿着照片的手,还不由自主地哆嗦了一下。 
  这一细节,被眼尖的朋友注意到了,他取笑高万里说:“你一个大男人,比女人的胆子还要小,这还没有见面呢,就想着以后的‘退路’了!”被这番话一激,高万里傻大胆那股劲上来了,声音陡然间升高,“我哪里害怕了,你选一个时间,只要对方同意,见就见!” 
  几天之后,在那位朋友的介绍下,高万里与张彤见了第一次面。聊天当中,高万里得知了张彤的具体情况:24岁的张彤是湖南长沙人,2009年,她考入了长沙民政职业技术学院殡仪技术专业,毕业之后,她分配到沈阳市的一家殡仪馆,做起了一名职业入殓师。 
  张彤的性格从小倔强而独立,当时考入学院之际,家人就非常不同意她从事这项专业,而张彤却“自作主张”,挑选了殡仪技术。毕业后九成同学都纷纷转行,但胆大心细的张彤却深入到了工作的第一线。 
  不过,在张彤工作后不久,一个意外的消息传来,她的父亲在一次例行体检当中,查出患上了癌症并已到晚期。当时,母亲流着眼泪对张彤说:“你把不好的晦气带到家里来了,你看看现在是什么下场,下场就是你爸都快没有了!” 
  此后,家里人陷入了一片慌乱,每天都在医院穿梭,为张彤的父亲化疗与抓药。不幸的是,由于病灶已经扩散,医生想尽了办法也无济于事,半年之后,父亲最终撒手人寰。 
  让张彤不可思议的是,父亲去世后不久,当她回家探望母亲时,母亲竟然在门口放了一个大大的火盆。母亲对张彤说:“你不能进屋,等到火盆里的纸烧尽之后,你才能进来。”说完,母亲点燃了里面的黄纸。原来,母亲这样的举动是为了扫除她带来的“晦气”。看到母亲一丝不苟地做着各道“程序”,张彤感到悲凉与伤心在胸口不断地纠集。 
  更让张彤意想不到的是,她最好的闺密要结婚了,可她迟迟没有收到请柬。张彤不好意思询问,便委托一位朋友侧面打听。原来,闺密已经准备好了请柬,可她的家人知道了张彤的职业,立即强烈地表示反对,“一个整天与死人相处的姑娘,出现在喜气洋洋的婚宴之上,会将喜气冲散的。”“再怎样要好,也不能邀请张彤来,她的出现,是婚礼上最大的不吉利!”得知这一切,张彤的心里五味杂陈。 
  头一次见面,张彤坦率而真诚地向高万里透露了自己的一切。面对这个清澈如水的好姑娘,高万里止不住地心动,他主动在微信上加张彤为好友。可是,想到她的职业,高万里原本意欲向前的脚步,却变得有些犹豫。此后的半年多,高万里没有与张彤后续联络。 
  7月的一天清晨,张彤的嗓子突然发炎了,喉咙又肿又胀,连汤水都难以吞咽。张彤在微信朋友圈里发表了条“说说”,小小地“矫情”了一下。看到张彤极不舒服的照片,高万里很担心,鼓起勇气主动给她发送了语音微信:“你怎么了?特别难受吗?”张彤支支吾吾地“嗯”了一下,高万里再次回复道:“那我带你去医院吧!” 
  细雨纷飞的那个上午,高万里冒雨来到了张彤的楼下,之后,高万里在医院跑前跑后,为她排队候诊与买药。中间有几次,高万里很想主动拉一下张彤的手,张彤却轻巧地躲开了。高万里的心里有了一丝尴尬与不快。张彤察觉之后,轻声对高万里解释:“作为一名入殓师,我平时与要好的朋友在一起时,都很少主动去牵别人的手,至于拥抱或是搂肩之类的亲昵动作,更是极少去做。因为这样会在无形之中,让对方产生心理障碍。” 
  张彤告诉高万里:“很多人都说距离产生美,而我并不希望产生美,只要能保持距离,没有太大的误解就行了。”张彤的善解人意,让高万里突然觉得,这个女孩真的很值得去呵护与追求…… 
  靠近始知别样勇敢坚强 
  两人相处了一段时间,彼此的关系更进了一层,这时,张彤告诉高万里,其实从前有很多示爱者,但是得知她的具体工作之后,全部“知难而退”了。张彤还向高万里描述了自己情感历程中的种种趣事:母亲虽然不满意她的固执,但是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一次,打听到一户不错的人家后,母亲主动托人进行了联系,让她高兴的是,不知道具体情况的对方听说张彤的“工作不太好”,明确表示不在意。过了几天后,那家人打来了电话,得知年龄家境各个条件都很匹配,对方想约个时间见面。然而,电话说到最后,母亲说漏嘴了,告诉对方“我女儿在殡仪馆给死人化妆。”对方“啊”了一下,立刻惊异地将电话放下了。 
  张彤告诉高万里,虽然无法改变别人的想法,但是母亲此后却“精明”了许多,每当别人问起女儿的职业,她总是轻描淡写地说:“在民政部门,给人打杂的。”张彤的神态,逗得高万里哈哈笑了起来,他由衷地体味到了张彤的无奈,还有那份发自内心的可爱。 
  2015年年末,两人正式确定了恋爱关系,这时的高万里想“零距离”接触一下张彤的职业。 

  一天,张彤在单位值班,努力克服了内心的恐惧后,高万里主动和张彤一道,进行了一次实实在在的职业体验,他来到她的工作房间,静静地陪在旁边。只见张彤打开化妆箱后,熟练地用粉底、腮红、口红、护手霜为死者装扮起来。张彤的服务对象是一位六十多岁的男性,大约二十分钟过后,他原来血色全无的面孔,渐渐地红润起来,看起来就像静静地睡着了一样。

  不过,完妆后的一次小小意外,让高万里着实吓了一大跳。按照惯例,整个工作程序完成之后,需要将死者的手放在胸口,高万里看到,明明张彤将死者的手放好了,可那只手不明不白地,突然从胸口处滑了下来。高万里差点儿失控从原地跳起来,看到张彤若无其事的样子,他尴尬地笑了笑,小声在张彤身边嘀咕着:“我的心脏都要蹦出来了……” 
  后来,张彤告诉他,由于尸体内都会有一些气体,在移动尸体的过程中,气体难免会出现流动,这种气体的流动,会让尸体出现“打嗝”或是“肢体运动”,这些都是自然的物理现象。虽然张彤说得轻描淡写,高万里也明白了其中的道理,可他还是心有余悸。 
  那天晚上回家洗澡的时候,高万里将肥皂打满一身,然后一遍遍地清洗着,可是无论洗上多少遍,身上打上多少次泡沫,他也总觉得冲不干净。说来也巧,勉强把澡洗完之后,头顶上的灯突然间灭了,平常只要换一个灯泡就完了,可那天晚上他却感到心慌,找灯泡的时候,总觉得要撞到什么人…… 
  有了 “初体验”,高万里又努力地克服心理障碍,再一次进行了观摩,他发现入殓师并非简单地为逝者化妆那样简单,对于一些特殊的服务对象,还要增加更多的项目:比如有的逝者需要洗脚、洗发、全身按摩,这一过程需要家属参与,时间有时长达两个小时。辛苦之余,张彤总能换来逝者家属一声真挚无比的“谢谢”,张彤告诉高万里:“每当此时,看到逝者与生者得到了最大的体面,我的心里无比欣慰。” 
  张彤为逝者沐浴、更衣、化妆,让逝者漂亮地走完人生的最后一程,这样的女孩子,多么值得自己去尊重!可是家人能够认同自己的选择吗? 
  金石赢来一生美丽情缘 
  2016年3月的一个周末,高万里与张彤在公园里散步的时候,他突然对张彤说:“明天你休假,干脆去我家,见见我的妈妈吧!”听了这话,张彤的心里涌起一阵感动,毕竟认识的时间只有一年,这说明高万里对这份感情十分看重。 
  然而第二天早晨,高万里就“变卦”了,他为难地告诉张彤:“等一会儿去我家行,但是你千万不要讲出你的职业。”高万里的话,触动了张彤最敏感的神经,她问道:“你不是说你的家人不在意这些吗?”高万里有些尴尬,“我了解我妈,你得给她一段时间的‘适应期’,我还没给她打‘预防针’呢!” 
  初次见面,气氛很融洽,高万里的母亲对张彤很满意,问起工作,张彤告知是在民政系统工作。可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过了几天,高万里的母亲还是打听到了张彤的职业,她先是教训了一顿儿子:“一个女孩子家,做点儿什么不好,非得做这个!你不要再找她了!”接着,又气冲冲地找到了张彤:“你做的这种工作我不喜欢,别再缠着我儿子不放。” 
  这年6月,高万里的母亲从外地回到沈阳,当时高万里正好在外地出差,便央求张彤去车站接一下妈妈。这让张彤很为难:“你妈妈一直不同意咱俩的事,要是在月台上把我撵回来,让我下不来台可怎么办?”高万里宽慰她:“没事儿,我妈妈是个通情达理的人,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就这样,鼓足了勇气的张彤来到了车站。不巧的是,接站那天傍晚风雨大作,从列车里走出来,高万里母亲的衣服裤子很快被淋湿了,鞋子里面灌了很多水,走起路来都“叭叽叭叽”的。张彤看到了,立即将自己的雨伞递了上去,并体贴地说:“阿姨,你看你都湿透了,干脆咱俩去附近的车站商场,我给你买一套新的换上吧!”然而,高万里的母亲自始至终没和张彤说一句话。 
  得知这次接站的经过,高万里与母亲进行了倾心的交流。他告诉母亲,张彤也曾经是一个娇弱的女孩,可是成为职业入殓师后,她见惯了人间生死,内心有许多其他女孩没有的大彻大悟。高万里说:“成为入殓师后,她眼见到许多儿女生前未能及时尽孝,父母死后却抚棺后悔,顿足痛哭。正因为如此,她一直竭尽所能,尽力去报答身边的亲人,这样的女孩子真的是千里难寻啊!” 
  高万里的话虽然入情入理,但母亲依然难以接受,她对高万里说:“儿子啊,不是妈妈不同意,主要是一个女孩子家,做一些文秘或是后勤之类的工作还可以,摆弄死人这种工作,谁听了不害怕,这样的儿媳我怎么迎进家门啊……” 
  由于母亲的反对,那段时间高万里感到十分纠结。没想到,张彤却坦然对他说:“如果你内心真的纠结,我也不勉强你,母亲只有一个,女朋友就不一样了,今年可以是我,明年又可以换成别人。咱俩可以好聚好散,毕竟百善孝为先……”高万里将这番话告诉了母亲,母亲听后,对这个女孩对人对事的看法,感到十分钦佩与惊讶。 
  心灵上拆除了篱墙,高万里的母亲利用各种机会,主动与张彤接触了几次。她发现,因为职业的缘故,张彤为人处事都特别大气与从容,对一些常人认为不快的事情,她总能予以理解与忍耐。这样的女孩子要是除去世俗的偏见,何尝不是万里挑一呢?而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张彤敢于面对常人无法面对的事情,无疑是一个坚强而自立的女孩。她渐渐转变了态度,认可了儿子高万里的选择…… 
  2016年10月,在业界的一次行业比武中,张彤由于精湛的殡仪服务业务,为推选为“金牌入殓师”。此后,张彤与高万里一道,在湖北卫视进行了一档综艺节目的录制,现场她还幸福地接受了高万里的求婚。近日,在接受采访时张彤表示,社会上有着各种各样的行业,每个行业都可以给人们带来精神或是物质上的享受,但是入殓师这一职业,却带来了不一样的心灵洗礼。张彤真挚地说道:“因为职业的缘故,我总能时时刻刻地提醒自己,告诫自己,人间最宝贵的就是亲情与爱情,而我也会珍惜眼前所有的一切……”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