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鼓浪屿四周海茫茫,四丛松上玉兰香

时间:2017-02-08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我们要在四丛松路上开家店,就画手绘明信片,卖给所有相爱的游客。 
  十九年前,因为从事设计工作的关系,我住在了鼓浪屿。那时的鼓浪屿还不是热门的旅游景点,小小的岛如隔世的桃花源,生活单纯,适合我的个性。我租住的房子是一栋三层楼的民房,另外还有几个跟我一样年轻的租客。 
  房东的儿子鹭铭,也住在三楼。听说他才大学毕业不久,准备出国留学,索性没找工作。其实对本地出身的年轻人,我会本能地有点防备,他们不需要上进心,整日游手好闲,也能过得很好。但鹭铭不是这样,他身上的书卷味很浓,他喜欢看书,画画也有一手,学的还是厦大的经济专业。 
  房东家三楼有个十多平米的露台,闲时我会在露台上画些设计手稿,而鹭铭喜欢在那里看书喝茶。有时遇到一起了,他会给我的设计提上一些意见,说得高兴了,还会挥毫提点几笔;我也会跟他一起喝茶,喝得忘形了,便会聊起自己曾经沉醉书中的岁月……在这样的气氛之中,我们的心渐渐地靠拢了。 
  我们最喜欢在离家不远的四丛松路上散步。这是一条宁静的巷子,路两边不时可见高大的玉兰树,开着朵朵白色的玉兰花,散发迷人的清香;或是邻家的的莲雾伸出墙头,他调皮地去摘几颗给我,淡粉色的小莲雾其实味道不好,适合拿在手上把玩,或是带回出租房,放在小盘里当装饰品。 
  有时候,鹭铭会拎着他的老相机,猫着腰在巷子里拍照。我们还会从中选出有意思的相片,然后把它画下来。那时不流行手绘,我们就用一个速写本,比赛看谁画得更好更快。我和鹭铭还开玩笑说,我们要在四丛松路上开一家店,就画手绘明信片,卖给所有相爱的游客们。 
  有段时间我经常加班,鹭铭总会偷偷地等在我回来的路上,然后一起去吃沙茶面。在淡淡的路灯之下,在鹭铭的陪伴之下,就着一碗香喷喷的沙茶面,即便工作上有再多的疲累和不顺心,也会很快被我忘得一干二净…… 
  在这样无忧无虑的交往之中,其实早有一双眼睛暗中盯着我们俩——鹭铭的妈妈没有正面找我谈过话,但会不时地旁敲侧击,大家在露台上喝茶时,她会走过来,突然笑笑说:“鹭铭明年就要出国了,到时你可别给我找个外国姑娘回来!我好几个朋友的女儿就在美国,到时候有得你挑的。”鹭铭往往会听不下去,用力把茶杯一放,走了。留下我在那里,好尴尬。 
  跟鹭铭在一起,偶尔我们也会聊到他出国的事。鹭铭告诉我,他亲戚家的孩子,几乎都是走的出国这条路,他们在国外有很多亲友,在他们眼里,国外机会一定要比国内多……每次聊到这些时,我和鹭铭的情绪总会变得差起来,谈话也会陷入沉默中。 
  时间过得很快,一年过去了,鹭铭如期要去美国了。鹭铭的妈妈劝退了所有租客,当然也包括我,她要和鹭铭一起去美国,在那里待上一段时间。 
  我们最后的离别,在鹭铭临行前的下午。整个离别过程中,我俩都没怎么说话。我走在前面,鹭铭跟在后面,后来不知不觉的,两人便走进了四丛松路。看着路边的景致,想着往日的甜蜜,我忍住流泪的冲动,说出了“我们分手吧”的话。鹭铭只是沉默不说话,但我和他都知道,这就算是结束了。 
  年轻的我们都以为,两个相爱的人分手了,不见面了,以后就不需要承受那么多的思念与牵挂了。 
  后来,我和鹭铭真的再没见面了,也没通过电话。再后来,鼓浪屿成了全国热门景区,四丛松也出现在了各种旅游攻略之中,甚至渐渐地,我连所有得到鹭铭消息的途径都失去了……但在之后的许多日子里,有时我还会突然想到他,然后心会跟着疼起来。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