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爱在大雨滂沱后

时间:2017-02-08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但我一直忘不了那家便利店的泡面和啤酒,还有那些闪电。 
  出门的时候,雨就下起来了。 
  才走到一半的路程,车载收音机里传出的,已尽是主题为暴雨、堵车和事故的交通信息。老鲁随手关了收音机,打开CD机,故作轻松说:“来点优美动听的,你看这大雨天的,又跟你在一起,多难得!”他所谓的优美动听,是“亲爱的,你慢慢飞”,还有“我在仰望,月亮之上”。 
  这时的我跟老鲁,才认识不到一个月。听朋友说,他以前做过多种职业,仓管、司机、销售、管理,后来有了属于自己的公司,微型的。他还跟我一样,有过一次婚史,目前单身——也正是这个原因,我那几个热心的已婚闺蜜,极力撮合了这个让他送我回家的机会。我虽没有推辞,但也并不热心。从有限的几次交往之中,我已观察得出,老鲁是个大块吃肉、大碗喝酒的江湖汉子,我则自认是个内心细腻、风花雪月的文艺女子。 
  看得出来,一路上,老鲁也并没想过刻意照顾我。他偶尔跟我说话,偶尔接电话,偶尔专注看路……我们说话的内容,还总脱不了热点新闻这盒万金油。 
  所以,当凤凰传奇终于结束他们的歌唱,而杨臣刚正欢天喜地地粉墨登场时,我也终于打了一个哈欠,然后很无所谓地闭上眼睛,并且很快进入了睡眠。 
  我应该睡了一个多小时。当我醒来的时候,最先的发现是我身上盖了条毯子,还有窗外的暴雨仍在持续。紧接着,当我用感激的眼光看向老鲁时,老鲁却告诉我,因为持续暴雨和部分道路被封的关系,我们已经驶上了一条此前他从未行过的路,而且他正感觉外面的路况越来越危险。隔着车窗玻璃看出去,我看到某些地段的路面积水,已经浸进了路边居民的卷闸门里。我随口问老鲁:“我们现在什么位置?”老鲁不好意思地说,暴雨中他光顾着捡能走的路走,具体到了什么位置,他也说不清楚。 
  更悲剧的是,这样行进了大概十来分钟,我只感觉车子猛地一抖,便熄火停住了,任凭老鲁再如何折腾都无动于衷。我试着去开车门,才知道路面的积水,已快要淹到流进车门的位置。 
  在这种情况下,最安全的解决方法,只能是丢下车子,寻找一个妥善的避雨之处了。老鲁先下了车,去后备箱拿了伞,又趟着齐膝深的水来接我。我注意到,他手中的伞,一直偏向我这边,他左边的半个肩膀,不久给雨淋得湿透了。 
  好在十多分钟后,我们找到了一家仍在营业的便利店。我们买了泡面和啤酒,还有一些零食,一边消耗它们,一边等待老鲁的朋友开车过来支援——据便利店老板说,那位朋友赶来这里,至少得一两个小时以后。 
  那家便利商店不大,唯一宽敞的地方便是门口,幸亏时间已晚,天气又不好,进出的顾客干脆没有,我和老鲁便各倚了半边门框,一边吃面喝酒,一边聊天看外头。 
  那时的雨已经小了,周围十分寂静,其实远处和近处都看不见什么,就是一些影影绰绰的轮廓。直到偶尔一道闪电划过,四周亮如白昼,但一切根本来不及细看,眼前又瞬间黑暗如初了。 
  我和老鲁聊了什么,我已忘记了。我唯一记得的,是我在中间问他:“离婚这么久了,怎么还没找到合适的人?”他叹了口气说:“这人海茫茫的,找个合适的人,哪有那么容易!”他这话,正是我平常想说却不知对谁才能说的;我还记得的,是他说到这里时,刚好又有一道闪电划过,我清晰地从这个江湖汉子的脸上,看到了复杂的疲惫、茫然,以及向往…… 
  后来我们等来了老鲁的朋友。 
  第二天,老鲁打来电话邀我吃饭,说是给我压惊,我答应了……次年春节,我和老鲁去了他的老家,我们去民政局拿了证,还小范围地庆祝了一下。 
  那个暴雨之夜的便利店,我和老鲁之后再没光顾过。但我一直忘不了那家便利店的泡面和啤酒,还有那些闪电——它们在照耀老鲁的同时,也照耀了我。后来老鲁告诉我,也是在那些闪电之下,他才注意到了我平时极难流露的柔弱和无助……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