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贾樟柯 脱口而出的就是家

时间:2017-02-08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贾樟柯,1970年出生,山西汾阳人,中国第六代导演代表人物。代表作包括《小武》《站台》《天注定》《山河故人》等。2015年被第68届戛纳国际电影节授予终身成就奖,是获此殊荣的首位华人导演。 
  最不差钱的艺术片导演 
  如果不是因为数学太差,中国很可能不会有一个名叫贾樟柯的导演。20世纪90年代,山西汾阳,正要考大学的贾樟柯因为数学太差,被父母送去太原的一个美术班培训,准备就读美术大学。在离培训班不远的“公路局电影院”里,十几岁的贾樟柯接受了人生第一次洗礼,当《黄土地》浓厚的色彩铺展在他眼前时,贾樟柯默默地坚定了要做电影人的信念。 
  从1991年开始,他连续考了三次北京电影学院,直到1993年才美梦成真。也是这一年,贾樟柯拍摄了人生第一部片子《小山回家》,为了筹措拍摄经费,他一度靠写剧本来维生,有一次交稿之后,委托人送给他一箱玻璃杯子,当他索要剧本稿费时,才得知这些杯子就是酬劳。几年以后,他的成名作《小武》在国际上广受好评,一下子获得了8个奖项,贾樟柯一举成名,变成了人们眼中的“拿奖专业户”。 
  “我的第一部影片《小武》,是在1998年的柏林电影节推出的,很快就有很多国家发行,法国、日本、韩国……大概在1999年,作为一个20多岁的年轻人,我的存折上已经有了900万元存款,那真是一个很厉害的事情。但是,我把它们全部放在了下一部影片。直到今天,我都还是这样子的。”贾樟柯平淡地告诉我们。作为一个专拍艺术电影的导演,他十分幸运地逃脱了票房压力,以海外发行的方式平衡电影创作和资金投入。 
  从1998年开始,贾樟柯始终保持两年一部作品的速度拍摄电影,即使这些质量优秀的作品并不是都能在国内公映,但在2013年的《天注定》之前,他几乎没有尝试过“缺钱”的滋味。与此前的作品不同,《天注定》基于四个真实的社会暴力事件改编而成,贾樟柯对这部电影期待极大,更在宣传上砸下重金,购买了全国各个城市的广告位,但临近上映之际,电影却被禁播了。 
  “我已经开始考虑要不要继续拍电影了。”提及往事,贾樟柯仍然感触十分。实际上,当时他始终对《天注定》的上映抱有极大耐心和信心,也因为最终无法公映的困窘而背负了巨大的经济压力。“但我没有崩溃,就是解决问题。马上把钱抽出来,然后接广告,我拍了差不多20多条广告。非常密集地拍,真的是一条接一条。”为了支付《天注定》的宣传费开销,贾樟柯开始在电视广告里抛头露面。 
  “现实,这就是现实,我们首先要面对现实,然后用创作去改变现实,用更加自由的、更加不受约束的、更加开放的心,去拍更自由的电影,从而改变这个环境。”这是70年代出生的贾樟柯的现实法则,他冲破了重重桎梏,在商业和艺术之间连接起一根细线,创造了一种颇具智慧的自由。 
  “我把自己的焦点放在了情感上” 
  “拍完《天注定》以后,我把自己的焦点放在了情感上,这跟我的年龄有关。”说这话的时候,贾樟柯正一身黑衣黑裤坐在电影交流会的舞台上。在那个聚光灯形成的光圈里,他向我们娓娓道来他的新片《山河故人》,他与自我之间的博弈,对母亲的爱与愧疚,以及对故乡的怀念与渴望。 
  2015年,贾樟柯被第68届戛纳国际电影节授予终身成就奖。作为获此殊荣的首位华人导演,46岁的贾樟柯正登上他事业的巅峰,而内心的声音却一再提示他“回去”。 
  “有一次和我妈妈告别,她忽然拿出一串钥匙。她说,儿子,给你一副钥匙,咱们这个家的钥匙你都没有。然后我才惊觉真的没有,我连自己家的钥匙都没有。我拿了这副钥匙走到我家楼下,失声痛哭。”电影是一个情感工作,而贾樟柯却突然发现,自己在生活里恰恰是情感出了问题。“所以我必须回到情感上,我觉得我应该拍一部电影,拍一个过瘾的、动情的,和观众同悲欢的电影。”在这样的背景下,《山河故人》诞生了。 
  《山河故人》是一部讲述“背井离乡”的电影,而对于贾樟柯的观众而言,更为熟悉的却是他心心念念的家乡——山西汾阳。“我在老家山西汾阳生活到21岁才离开,那是我的家。我记得有一次,那时候我刚刚拍完《站台》,已经在北京生活学习了7年,那段时间北京晚上有点‘紧张’,深夜时我从工作室里出来不久遇到了警察,他们问我,你是哪儿的?其实他们肯定是问我住在哪儿,我脱口就说,我山西汾阳的……这就是家,你脱口而出的就是家。” 
  2011年9月11日,贾樟柯与赵涛在微博上宣布结婚,并附上了在威尼斯拍摄的婚纱照,两人从配合默契的工作伙伴成为夫妻,成为家人。赵涛也是山西汾阳人,从1999年两人相识便开始合作,整整12年。然而,赵涛并不是专业演员出身,在接触电影之前,她是一名大学舞蹈教师。一次偶然的机会,前往学校挑选演员的贾樟柯发现了赵涛,从此将这个山西姑娘带到了戛纳电影节的殿堂。 
  从1999年至今,在贾樟柯的九部长篇故事片中,女主角始终都是赵涛。“她就像是我电影里的人。”贾樟柯如此评价演员赵涛。而在日常生活中,妻子赵涛则是唯一能将贾樟柯从“电影”里拖回现实的人。跟着妻子爬山、跑步,做有氧运动……接触简单的事物来保持内心平静,是盛名之下的贾樟柯最为放松的时刻。 
  17年的从影生涯造就了贾樟柯的影像世界,他不止一次荣获国际大奖,更被国际媒体誉为“电影史上的重要一笔”。但褪去光环和掌声,贾樟柯也像他电影中的孩子一般,远离家乡,怀念着汾阳,至于那些惊涛骇浪般的情感,都留在了电影之中。 
  Bloom X贾樟柯 
  Bloom:电影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贾樟柯:拍电影是我接近自由的方式。在生活中,自由是我们自己赋予自己的,而压抑自由最大的力量也是自我,所以个性的解放、人的解放似乎是人类永恒的命题。我们去写作、阅读、看电影,都是在借由作品解放自我,打开自我。 
  Bloom:对你而言,新片《山河故人》和你以往的电影有什么区别? 
  贾樟柯:社会的变迁带给我们情感上的疏远,我觉得是非常触目惊心的。开玩笑地说,如果《天注定》是针锋相对的“针”,那么《山河故人》就是“棉里藏针”。所谓“棉”是指情感,它是柔软的、温暖的,但是“针”是有刺痛我们的部分,所以我想我们应该回归到情感里面,探索我们的情感世界。 
  Bloom:你会怎么评价跟你合作了16年的工作伙伴和妻子赵涛? 
  贾樟柯:作为演员,赵涛有很强的爆发力,她进入感情的状态非常快,同时也非常真挚。作为妻子的话,我好像娶了一个古人,她喜欢慢的生活,有时候我想,我俩虽然一起生活,但却像是一个现代人跟一个古人在生活。 
  Bloom:你和赵涛既是夫妻,又是工作伙伴,你们如何划分生活与工作呢? 
  贾樟柯:这个我倒分得很清楚,我俩是不把工作带回家的。当然我也在反省,我觉得有时候自己可能变成电影动物了,一切都是电影,这样是不对的。但赵涛恰好能帮我摆脱这种状态,她让我还原一部分普通人的常态。我就会突然想起来,啊对!还有家庭生活,还要见同学,还要爬山、旅行……否则的话,我就真成了电影动物。 
  Bloom:你已经拍过很多现实题材电影,未来还想拍些什么呢? 
  贾樟柯:未来,我想放慢一些节奏。因为从1998年到现在,我工作的频率非常快,也比较稳定。未来我想处理的题材比较复杂,有一些故事是涉及历史的,不像过去的电影是快速对我们生活改变的一种反映,历史题材需要很长时间的资料收集,还有制作和特效,所以从这个角度说,就是放慢节奏,拍我感兴趣的那些历史故事。 
  Bloom:目前为止,你人生中比较大的遗憾是什么? 
  贾樟柯:2006年,我父亲过世了,我非常遗憾,因为我没有太多时间陪伴他。 
  Bloom:现在还会担心电影票房或口碑吗? 
  贾樟柯:基本不会。我觉得有一个东西非常重要,就是说最多两年,我就又有一个新的作品产生,任何得失它都会被刷新,因为这个人还一直在往前走。 
  Bloom:你会怎么总结自己的前半生? 
  贾樟柯:今天你拥有的一切是偶然的,明天你失去一切是必然的。所以只有不停地挑战自己、改变自己,才能让我忘记恐惧、直面未来。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