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本大全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啃老是种相互噬咬的痛

所属栏目:演讲   来源:网络   编辑:范本大全网上天地

  近几年来,“啃老”成了中国社会热词,各种啃老的奇葩新闻不绝于耳,甚至有父母将儿子告上法庭,要求其经济独立。啃老引发的家庭惨剧,也时见报道。啃老,既是个人的悲哀,也是家庭的疼痛,更是社会的伤口。 
   
  就业压力大、房价居高不下等,是大部分年轻人啃老的原因,属于无可奈何的选择。但也有一部分人,因为择业理想与就业市场上的期望差距,高不成低不就,依赖父母过日子,而成了啃老一族。 
  在法国,啃老族被形象地称为“袋鼠族”。有专家分析称,我国快速的城市化进程,让更多年轻人涌入城市,自愿或被迫消费着高昂的都市生活成本,当这种发展压力无法由一代人承担的时候,就变成了由两代人共同担负的状况。因而,啃老问题是社会发展阶段的产物。 
  除了社会发展因素,啃老现象还与教育、家庭及父母的价值观有着直接关系。 
  很多人从小就被灌输了“上了大学就能找到好工作”的信念,他们虽然接受了完整的大学教育,但掌握的技能在就业市场上毫不占优势。他们即使在城里找到了一份工作,由于租房、吃饭等生活成本较高,还是得靠父母接济;未来买房,如果没有父母帮忙,更是无力达成。 
  还有些家长纵容孩子依靠自己。很多独生子女家庭,养出了诸如心理不成熟、生活自理能力较差、依赖心态较重、对未来没有主观规划等的子女。这些没有“断奶”的“妈宝”,一旦在生活或工作上遇到挫折,觉得回到家中“啃老”是天经地义。也有一部分父母,享受着被子女需要和依赖带来的亲密感。 
  很多父母,辛苦一辈子,全副精力、全部积蓄都投在孩子身上,似乎这样才是真正地爱孩子。但这样的爱,最终会演变成一种相互噬咬的疼痛,甚至酿出悲剧。真正的爱,应该是从小培养孩子的独立意识,让孩子树立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懂得自尊自强,能够奋发向上、自力更生。 
  啃老是一种病态的生活方式,如何摆脱这样的尴尬人生,是“袋鼠族”迫在眉睫的问题。而解决这样的问题,需要社会、教育部门、家庭以及个人的合力。如为年轻人创造更多且平等的教育、就业机会;通过政策工具激发年轻人就业市场潜力,营造良好的就业环境;对年轻人进行思想教育和职业引导,激发出年轻人的活力和创造力。此外,年轻人也需对人生做长远的统筹规划,找到自己的社会定位。 
  年轻人代表着未来,他们自信了,世界就会自信;他们拥有了积极的人生,世界就会朝气蓬勃。 
  生母继母都被“啃” 
  2014年8月26日,周睿又一次向母亲讨要零花钱。袁桂敏责怪儿子:“大学毕业快三个月了,你怎么还不找工作?”周睿嬉皮笑脸:“您不知道现在工作多难找,我的师哥师姐毕业都一两年了还待业呢。不是我不努力,简历投了二百多份,没单位录用我。”儿子一诉苦,袁桂敏心就软了,给了周睿400元。 
  46岁的袁桂敏是北京人,2004年与前夫周世康因性格不合离异,带着周睿独自生活。上世纪90年代中期,袁桂敏从北京锁具厂下岗后,靠经营一家水果店为生。虽然经济不宽裕,但她舍得为儿子花钱,周睿吃穿用都没输给其他孩子。袁桂敏觉得,这是她给儿子的最大补偿。 
  周睿三天两头外出找工作,资料费、交通费、饭钱等,是一笔不菲的开销。400元一周就花光了。9月5日,周睿又向父亲要钱,周世康坦诚相告:“你曹阿姨当家,你和她说。” 
  周世康于2006年5月与曹春兰组建家庭。曹春兰小丈夫8岁。夫妻俩在北京昌平区经营五金店。周睿找到在商店库房里清点货物的曹春兰,他懂事地将钉子、螺丝、透明胶带等货物码放整齐,冲曹春兰爽朗一笑:“阿姨,邻居和亲友都知道您对我好,爸说家里一切事情都由您拿主意。”曹春兰先天不孕不育,对周睿视如己出。她一下明白了周睿的来意,说:“机灵鬼,什么事?”周睿透露手头拮据,曹春兰爽快地给了他1000元。 
  时年23岁的周睿,毕业于北京城市学院。因继母经济条件优越,周睿三天两头往那边跑。此后三个月,曹春兰又先后给了周睿两千多元。周睿与父亲和继母越走越近。 
  12月的一天,周睿晚上7点还没回家。袁桂敏在电话里催儿子:“还要多久才到家?”周睿答道:“我在曹阿姨这里,明天一大早要去面试,今晚就住这边了。”袁桂敏心头一颤,含辛茹苦拉扯大的儿子,不能让曹春兰顺手牵走。为此,袁桂敏一宿没睡。 
  次日下午周睿回家,袁桂敏命令儿子:“世上哪有善良的继母?她对你好不是装出来的就是有其他目的,别跟她走得太近!”周睿反驳道:“别把人想得那么坏,曹阿姨是真心对我好。”袁桂敏哭了,边哭边诉说养育儿子的艰辛。周睿赶紧哄母亲:“我是您身上掉下来的肉,即便她对我再好,我的心也在您这边。”袁桂敏才破涕为笑。 
  为拉拢儿子,袁桂敏将母爱发挥到极致,她每月给周睿700元,宁可苦自己,每周也要带儿子吃两顿大餐,每天为儿子捏胳膊揉腿。慢慢地,周睿疏远了继母。曹春兰与周世康害怕老年孤单,有意将周睿当作老来依靠。继子突然冷淡自己,曹春兰猜是袁桂敏的主意。 
  2015年元旦,周睿回来看望父亲,曹春兰对他说:“挤公交车多累,你赶紧考个驾照。”周睿趁机说:“阿姨,您先替我垫付学费怎样?”曹春兰大方地拿出4800元给他。很快周睿考取了驾照。 
  当年4月,周睿进入一家物流公司上班。袁桂敏花1200元给儿子添置了一套西装,曹春兰则将家里的一辆二手宝来轿车送给周睿。 
  联手施压逼儿成熟 
  周睿将车开回家那天,袁桂敏心里堵得慌。背着儿子,她在电话里对曹春兰夹枪带棒:“不是自己的肉,硬往身上贴也粘不住。”曹春兰针锋相对:“我对周睿好,是看老周的面子。周睿乖巧懂事,很尊重我这个继母。”袁桂敏被驳得无话可说。 

  领取第一个月工资2200元,周睿给了母亲1000元。袁桂敏释然了。可袁桂敏不知道,周睿瞒着她送给曹春兰一套价值400元的化妆品。曹春兰很开心。

  然而工作刚两个月,周睿填错了发货单,差点给公司造成数万元损失。经理批评他,周睿一怒之下辞职。7月下旬,周睿应聘到汽车4S店打工。但4S店工作没规律,经常有客户下班后还来维修保养,周睿三天两头加班。上班不到三个月,他又辞职了。他一天到晚开着车在外面玩,生母、继母和父亲都成了他“盘剥”的对象。 
  2015年9月,周睿与乔晓萌谈起了恋爱。乔晓萌也是北京人,比周睿小两岁。袁桂敏很满意,对乔晓萌百般呵护。然而三个月后,乔晓萌决绝地向周睿提出分手。乔晓萌跟袁桂敏说:“周睿缺乏男人的责任感,依赖性太强了,也不找工作,日后与他生活在一起,我不会幸福。”这话刺痛了袁桂敏,痛定思痛,袁桂敏意识到问题出在自己和曹春兰身上。 
  12月23日,袁桂敏约曹春兰见面。袁桂敏开门见山地说:“谢谢你和老周照顾周睿,只是这孩子被惯得越来越不像话,心安理得地啃老,连女朋友都看不起他,跟他分手了。我们能养周睿一辈子吗?他以后怎么办?别再给周睿钱了,咱们联手逼他自强自立。”曹春兰觉得在理,两人结成了同盟。 
  此后,袁桂敏断了家里的网线,每天逼周睿找工作,也不再给他零花钱,曹春兰也不像以前那么大方了。周睿心中怨愤丛生。 
  挑拨矛盾引惨祸 
  2016年1月,袁桂敏没收了儿子的车钥匙,周睿只得挤公交车跑人才市场,但他眼高手低,迟迟没找到工作。 
  为蒙蔽母亲,周睿每天早早出门溜进网吧,傍晚再装模作样回家。一次,周睿中午只吃了一张煎饼,饿得饥肠辘辘,他只得去找继母:“阿姨,我妈真狠心,每天逼我出门找工作,却只给我8元钱,我连盒饭都吃不起。”曹春兰与袁桂敏本就有嫌隙,于是她给周睿买了披萨。周睿故作感动地说:“阿姨,还是您最疼我,如果您是我亲妈,我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人。”周睿数落生母的种种不是,让曹春兰感到前所未有的舒坦。她悄悄塞给周睿500元:“别告诉你妈,到时阿姨不好做人。” 
  自己只不过在继母面前说了几句生母的不是,就轻轻松松获得500元。若是在生母面前数落继母,又会怎样呢?当晚回到家,周睿开始编造谎言:“曹阿姨太强势,我爸没一点地位,连花50元都得向她请示,活该她命里没孩子!我真讨厌她,以后她老了,我才不管她呢!”袁桂敏脸上的线条明显柔和了,周睿趁机说:“公交车太挤了,今天差点被小偷偷走身份证。”袁桂敏转身将车钥匙推到儿子面前,还给了他400元加油费。 
  至此,周睿摸准了生母继母的软肋。在生母面前,他攻击继母,在继母面前,他指责生母。凭借这种小伎俩,周睿尽享生母继母的呵护与照顾,袁桂敏与曹春兰之间的鸿沟,也被一次次拉大。 
  一天,袁桂敏兴冲冲告诉儿子:“我托表舅给你找了份工作,后天就上班。”一听说去广告公司做业务员,周睿一口拒绝,袁桂敏不依不饶,周睿决定拿曹春兰压母亲。 
  10月4日,周睿指着脖子上的铜项链,撒谎说:“曹阿姨真疼我,不仅花5000元给我买了金项链,还让我去五金店上班。”袁桂敏血压骤升:曹春兰这是在恶意收买儿子,撕毁她们的约定。于是,袁桂敏在电话里斥责曹春兰:“你生不出孩子是报应,为什么总打我儿子的主意?”曹春兰反唇相讥:“你有儿子又怎样?你想听听周睿在我面前是怎么说你的吗?”曹春兰将周睿指责母亲的话,原原本本复述了一遍。袁桂敏一阵天旋地转。周睿吓得连夜躲进同学家,关掉手机玩失踪。 
  在同学家住了四天后,周睿来到五金店。周世康给袁桂敏发了条短信,让她来领儿子。下午4点,袁桂敏赶来了。周睿心虚,拉着父亲溜了出去,丢下生母和继母对峙。 
  袁桂敏眼里几乎要喷出火来:“你为什么不让周睿回家?你这是存心挑拨我们母子关系。”曹春兰针锋相对:“周睿认为我慈爱、有亲和力,要住这边我有什么办法?你这个妈当得真悲哀,连亲生儿子都不愿与你在一起!”袁桂敏偏执地认为儿子被曹春兰“洗脑”了,这是曹春兰彻头彻尾的预谋。疯狂让袁桂敏失去了理智,趁曹春兰弯腰理货的工夫,她操起货架上的菜刀,对准曹春兰脖子一通乱砍。几声惨叫后,曹春兰倒在血泊中…… 
  刺鼻的血腥味让袁桂敏清醒过来,她失魂落魄地拨打了110和120。曹春兰因失血过多,抢救无效身亡,昌平区公安分局民警将袁桂敏控制。惨案发生后,周世康痛不欲生,周睿更是懊悔不已。目前,此案正在审理中。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