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推开后门看梅花

所属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编辑:网上天地网

  一天和几位老朋友约饭局,其中一位大姐级人物表示自己很忙:“哎呀,明天不行,我有事……后天也有事……”我们都很气愤,“你一个退休的老太太,能有什么事?”她嘎嘎笑:“我真有正经事。”好说歹说,大姐答应抽时间和大家见面。 
  菜刚上齐,大姐打电话说马上就到,我们正要把大姐的酒满上,呼啦啦一群人进了门。盘头、化妆、艳丽的旗袍、婀娜的身姿,这还是我们认识的大姐吗? 
  原来大姐真有正经事,她们老年模特队今天在本市最大的商城有一个旗袍表演,刚在美容院化妆完,赶来这里跟我们见面,一会还得去彩排。 
  大姐是共和国同龄人,可即使洗净铅华之后,看起来也要年轻20岁。让她年轻的并非是身材和穿着打扮,而是她眼睛中的热情,那份总是让你感觉好像看到小白杨一般挺拔和昂扬的气质。 
  随后我们了解到,大姐参加的这支模特队,已脱离了民间大妈跳广场舞的境界,完全朝专业化、正规化的方向发展,她们加入了本市民族民间文化艺术交流协会,作为旗袍分会还赴港澳进行了文化艺术交流比赛。她们捧着奖杯戴着皇冠,神采奕奕地在维多利亚港合影。 
  这么美,这么恣意,这么美好的晚年生活,直叫人羡慕。但我知道,大姐这几年过得很难。她年轻时风风光光,在任何岗位上都有十分突出的业绩,事业、家庭、朋友,她都尽心尽力,堪称是女人的成功典范。过了大半生的好日子,谁知道苦日子一下来了。大姐的家庭遭受重大经济危机,一夜之间,所有的存款、门市、股票都没了,只剩下唯一居住的房子。 
  人人都说她是最不抗伤的,因为没输过,不习惯,一次重击容易击碎所有的骄傲。我们都不敢当面问她,她却总笑呵呵的,依旧豪爽地喝酒,闭口不谈艰难。她腰板不弯,精打细算过日子,以前不怎么做家务,现在什么都会了。某次和我说,“今天我做了菜肉蒸饺,做完去接孙子,时间刚好来得及。”我们听着只觉心酸,她却像一个刚学会某样本事的小孩,趾高气扬地炫耀给我们。 
  闲来的日子,她照样去模特队参加排练和演出,精心保持体形。当灯光打起,舞台上衣香鬓影,她变成了一朵花蝴蝶穿梭其中,看不到丝毫的苦迹。在微信朋友圈,她传的图片总是那么叫人眼前一亮,春天去踏青,夏天去赏月,秋天了去公园扬起一把落叶……没有暮年的萧瑟,永远都笑靥如花。变得更美,更朝气蓬勃,是她对命运最好的还击方式。 
  大姐让我想起老上海“永安百货”郭氏家族的四小姐郭婉莹,有名的黛西小姐。年轻时那么美丽高贵,动荡年代被送去乡村接受劳动改造,每天都要刷马桶。她照样淡然对待,刷得干干净净,而且穿着旗袍,保持体面。后来平反,有人问当年她是如何活下来的。她淡淡地说:“劳动有助于我保持身材的苗条。”个人的命运在时代的大风云中无力自主,她深知这一点,但并不甘愿被命运左右,而是一直努力握着生命的缰绳,“我在这样的生活中学到了许多,若生活一直像我小姑娘时一样,我永远不会知道自己的心有多大、能对付多少事。现在我有非常丰富的一生,那是大多数人所没有的。”郭四小姐是旧时代的名媛,大姐是共和国培养出来的铁姑娘,她们把女人的优雅风骨,用同样的方式展现出来。 
  生命到底有多大的韧性?正是这些人告诉我们,无穷大。他们的存在就是范例,就是灯塔,告诉人们苦日子也可以笑着过,嚣张着过。苦日子被黄连泡过,拧一拧,也能滴出几滴苦涩的汁液。那就兑上很多很多坚强、很多很多微笑,将这苦涩稀释得似有若无。 
  记得曾读过一个故事,一个人在文革中被抄家,家里已揭不开锅了,他自感命运 “从春天直接进入冬天”。沮丧的他读着《孔乙己》,被父亲看到,于是父亲作了一首打油诗:油盐酱醋没处赊/门前索债乱如麻/我也管他娘不得/推开后门看梅花。 
  多么可爱的乐天派,烦恼逼近眼前,但管他呢,梅花开了,再不看,就落了。推开后门,看见梅花,就在一瞬间,只有梅花和你,就像大姐穿上旗袍,她就和快乐在一起。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