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我们一起过隧道

时间:2017-03-17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在那条隧道里,还有光、有我们的亲人朋友、以及许多别人 
  阿淳手中的小毛巾 
  我与阿淳、阿遥的聚会内容,通常先是身为妇科医生的阿遥给我们俩做体检,然后一起吃饭。我们三个人是老乡,孩子都在同一个学校念书。 
  阿淳是高个子美女,能把阔腿裤穿得潇洒无比。这次见面,我的第一感觉是,咦,你怎么没有以前高了?她笑着说,我长缩了。 
  餐厅冷气开得很足,可是席间,她拿出一块小毛巾来,不停地擦汗。“更年期”,她说。 
  我看着她,想安慰却无从说起。她已经滔滔不绝地开始说起自己的事情。 
  阿淳进入更年期已经近一年了。之前,她没将更年期当回事,她母亲与姐姐都风轻云淡地就过了更年期。她以为自己也会这样幸运,但她错了,她过得很艰难。 
  所有被例举过的更年期征状她都有,最让她受不了是的自己的容颜越来越暗淡。 
  今天是要见你们,打扮了一下的。阿淳说,脸上打了粉底、腮红。要不然,我的脸简直不能看。你看。她摸着自己的脸。我看过去,果然,她的脸上以颧骨为中心的那一片是比别的地方要黑一些。 
  我说,有些没到更年期的女性也有这样的斑,斑与更年期没直接关系。 
  她摇头,不仅仅是斑点,还觉得全身都是毛病,老觉得自己得了大病的那种感觉很不好。 
  到底哪里不舒服?我问。 
  她摇头,说不清楚,觉得全身不舒服。也去医院看过,医生说没事。 
  阿遥也点头,妇科那一块也挺好。 
  阿淳苦笑,有一天,我跟我女儿说,我也许得了癌症。她因为听了不少次,一生气便说,妈你老是疑神疑鬼,说不定真的得了癌症。那一刻,我万念俱灰,觉得这个世界上冰冷如许,没人肯给我一点点暖。但更多的,是我对自己的厌弃,我真心不喜欢这样失常的自己。 
  阿遥拍拍阿淳的手。 
  我后来去阳台上,看见对面的幼儿园里,孩子们活活泼泼、热热闹闹,心情才好起来。 
  虽然,幼儿园里的孩子们能让我愉悦,但效用却越来越弱。怎么办?她问妇科医生阿遥。 
  阿遥在诊室里的异常举动 
  阿遥一直静静听着,阿淳的问题扔过来后,她看了看我说:“我刚给你体检过了,你还没到更年期吧?”我摇摇头:“现在没有,但随时会到。” 
  她点头,半晌展颜一笑:“我讲讲我的更年期经历吧。” 
  医院的妇科每天都有没完没了的病人求诊。阿遥干了这么多年,基本上啥病人都处理得得心应手了,就算是进入了更年期她工作上也没太失常。 
  一年前的一天,一个怀孕少女来求诊。少女才十四岁,要求人流。这种情况肯定是要父母陪着。少女一听找父母,起身就走。本来阿遥可有更好的办法处理,但那次她只是拉住了少女,开始是劝说,然后是严厉的教育——她怕少女自己凭着随处可见的“无痛人流”的小广告去找地下诊所。 
  少女使劲要挣脱她,并大声辱骂。同时,因为在少女身上花了太多时间,外面排队等候的病人也吵吵嚷嚷起来。她不由得火起,狠狠地扇了少女一个耳光。 
  一个医生,居然掌掴病人。立刻,护士、保安、科主任、医院领导都来了,只差新闻媒体了。 
  她依然不依不饶,拉着少女,直至与她母亲通上了话。 
  她第二天便被停职。少女母亲后来给医院送来感谢信,并向院长请求让她回来复职。但到底,她还是被通报批评,扣了奖金,并且在档案上留了一个污点。 
  我们瞪大眼睛,不相信聪明的阿遥会将一件好事处理得这么粗暴。 
  她苦笑:“所以说,更年期呀,失去了控制能力的某些时刻。” 
  五十岁女人的扭捏 
  我说起我一个五十岁女性亲戚的故事。她正在更年期当中,一定要与老公离婚。她老公求亲人调解。 
  她首先说男人不挣钱养家。但其实,女人从没上过班,年轻时是乡下的美人,跟着致富的丈夫来城里,生活一直富裕。丈夫在外挣钱养家,她却在家里疯狂网购,买回一堆电话推销的工艺品,说是要做收藏。 
  有个略懂点收藏的亲戚告诉她,这些东西并没有收藏价值。“我就是要买,我买的时候觉得爽。”她说。大家愕然。 
  最后,她一脸扭捏地说丈夫流氓。原来她到了更年期,不想和丈夫过性生活。 
  说到这里,我也看向阿遥。 
  阿遥若有所思,对阿淳说,我刚才检查你的身体都还好,就是有一点,还是要有性生活。不然,阴道也会衰老得快的。要知道,我们身体的所有器官都是用进废退的。 
  我微张着嘴,对这种说法表示惊讶。 
  阿淳摇头,我对这事儿真没热情了。 
  你就把它当作锻炼身体,促进美容也是可以的。阿遥说。上次看你在朋友圈发的那个卡门奶奶的信息,人家八十多岁了还大大方方地说自己有性生活,还反问记者,为什么不,这是跟呼吸一样的事情。作为一个妇科医生,我蛮认同她的观点的。 
  我笑得轻飘,不认同。 
  女人到了更年期,在性的欲望上确实有一个断崖式的下降,但是如果身心调养得好,仍然是可以持续地保持活力的。阿遥说,比如说,卡门奶奶。 
  卡门奶奶这样的女人是极品啊。我说。 
  可是,我问你,你所说五十岁的亲戚和卡门奶奶,你更愿意做谁? 
  是卡门奶奶。我笑着说。 
  这就对了。阿遥说。女人不是天生的,是被塑造的。如果你认为女人是花朵,过了更年期依然还可以绽放,你就会认真地对待自己的身体容颜,正视而不是压抑自己的欲望,那么,你就会活出自己的光彩。就这么简单。 
  有个妇科医生做朋友真好。我和阿淳举起茶杯,敬阿遥。 
  其实,可以去医院看医生,能减轻你的更年期征状的。阿遥说,我也去过了,回头将我认可的医生名字与医院地址发给你们。 
  送别她们,想起很快就要来的更年期,我心中轻松了许多。 
  或许,更年期就像一条不得不经历的隧道。在这里,似乎有些黑暗,有些逼仄,有些慌乱,但其实,在那条隧道里,还有光,有我们的亲人朋友,以及许多同路人。 
  所以我们不孤独,不寒冷,不害怕。 
  何况,身体的不适可以看医生,心理不适有朋友聊天,一切都在可控范围内。 
  我不慌张了。
AD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