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熟悉的地方没有我要的风景愿与他在河两岸,永隔一江水

所属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编辑:网上天地网

  小时候,总有个长长的夏天。 
  从前慢,从前也静。夜晚没有事情可做,大把的时间可以消磨。我和姐姐喜欢在院子里躺在草席上眼睁睁地看天,看满天的繁星,听姥姥胡侃些云山雾罩的神话。 
  我姥姥懂得可多了,天界八卦她全晓得:“瞧,那条弯弯曲曲的星星连成的线是银河,旁边很亮的那颗星是牛郎星,他挑着扁担,一边一个儿女;瞧河的这一边,最亮的那颗是织女星。”找到那些星并不容易,我和姐姐乐此不疲。 
  “一年见一次面,织女会哭吗?” 
  “会啊,如果七月七那天夜里下雨,就是织女在哭呢。” 
  “她会穿得很漂亮吧?他们见了面……”那时候我们已知道亲亲抱抱这些事,却没敢说出口。 
  “七月七夜里你去躲在葡萄架下,还能听到他们说话哩。”姥姥没节操概念,竟然不以偷听为耻。 
  “那多不好,人家夫妻说话,怎么好去听。”姐姐说。 
  那时候的夜晚天空清澈如洗,黑色的夜闪亮的星弯弯的月,美得就像宫崎骏的漫画。当时我已偷看过《青春之歌》之类的禁书,脑补着牛郎织女的相思之苦与相见之美,不禁悠然神往。 
  美丽的银河留给我的,是别样的爱情观。我向往的爱情必是与思念连在一起的,爱情在现实与梦幻中存在,在自我完善中美轮美奂。似我父母这样的夫妻,每天不是争执菜买贵了就是埋怨月底钱不够用了,如此无趣跟爱情怎么也沾不上边。 
  后来参加了工作,当时流行苏联文学,听同事热议一本苏联小说《怎么办》,提到很相爱的两个人因为审美疲劳而失去爱情,我十分认同。我不喜欢传统的爱情婚姻,我羡慕两地分居的生活,比如海员、军人,男人在远方从事一种神秘的工作,女人在另一个领域和空间生活,浪漫的两地书、车站送别与电话里的温情……好美! 
  经历了一些世事波折之后,我又恢复了单身。我对同行同乡同学全没兴趣,熟悉的地方没有我要的风景。当我在网上遇到他,听他说远在“帕拉马里博”时,我的好奇心被勾引出来,可是连那个国家都没听说过啊,我心想大概是遇到骗子了。百度了一下,还真有那么个小国家。 
  他发来几张照片,我先没看人,急着看他做的那些事。他们在南美洲的某个小国家拥有一大片森林,他们乘着小飞机去看森林,由当地人带路去林子里勘察。照片上的他不怎么英武,裤腿牢牢地绑住,他说是为了防蛇之类的东西。大概这暗合了我心里的神秘期许,我被吸引了。 
  好多人觉得异地恋不现实,存在诸多困难,可是我喜欢。我尤其赞成彼此留些空间,让爱情与生活稍有些许距离。如果我在工作中遇到了困难,他会当成一件重要的事情来关心,若他有什么心事,我也会跟着忧虑。我觉得现实中的夫妻日夜生活在一个屋顶下,反会对彼此没那么上心。 
  我们相爱了五年之后进入婚姻。正是因为分居两地,我们的关系才能至今十几年都还没有进入疲惫期。女友夜话时,我说结婚十几年了,我都不好意思当着老公的面放屁,女友惊讶极了,说怎么可能? 
  就是可能。我在意他啊。 
  至亲至疏夫妻。如果结婚就是一起吃一起睡,只有亲没有疏,这种夫妻终会变成亲人,却不是情侣。你是我的我是你的,怎样丑陋的思想行为都不避讳,那婚姻还真是爱情的坟墓了。 
  我心里一直有着那条亮晶晶、弯弯曲曲的银河,你在河这边,我在河那边。你事业上的进取、品格上的坚守让我折服,我远远地点个赞;我有自己引以为傲的地方,也希望能博得你的欢心。 
  许多年没看过星空了,都市里的星空无从看起。少女时有关星空的印象,很多时候只能在喜欢的动画里重温。当然了,生活再是现实,梦与远方都从未离去。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