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管它什么大小码,都是一样的美

时间:2017-04-04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换好衣服,搭配师说:“来来来,我们来配鞋子。”两层的架子,钢管的骨架,帆布的外层,是专门订制的,只属于我的鞋架子,上面挤挤挨挨地站满了各种颜色的细高跟鞋。 
  拿下一双,我将脚套进去 42码的高跟鞋,顺畅得好像鱼儿游进水里,脚后跟高高被撑起的同时,一股热流也从脚后跟顺着血管从下往上,迅速涨满全身。我走到背景板前面,“啪”聚光灯打开,将我笼罩住,顿时,那种无比熟悉的感觉又回来了——我是女人,美丽的女人。 
  抬头,挺肩,微笑,扭头,听着摄影师的指示,很快就摆成了他想要的 pose,保持几分钟或者十几分钟后,有声音说:“好了,换下一套衣服。” 
  十几套衣服,六小时。搭配师体贴地问我:“姐,累了吧?到那边坐一下,喝点水。” 
  我说不累。搭配师如同以往任何一次那样钦佩地看着我:“姐,你精力真好。” 
  我只笑不说话,她不会懂得我对这份工作的热爱,不会懂得我在摄影机前的时候那种打了鸡血似的快乐,因为她不了解曾经的我。 
  曾经的我,是一个很遥远的故事了。23岁前的我,一直没离开过新疆。16岁的我便已经有了一双 42码的大脚,1.75的个子,165斤的体重。 
  其实从 14岁开始,我就开始穿男式鞋子,那时候是39码,39码的除了运动鞋外的女装鞋,在新疆已经很难买得到。到了 16岁后,我便彻底地告别女性的服装鞋帽,母亲甚至要把我的长发也剪掉,我坚决不肯,这才保留了身上唯一还能让人看出是女性的标志。 
  16岁到 22岁,6年的时光,当女孩子们穿着漂亮的裙子、精致秀气的鞋子,在教室操场上笑声不断时,我都是默默地缩在教室的后排角落,看她们一眼就飞快收回视线,怕自己眼中流出羡慕的神情,让男女同学找到机会再一次嘲笑我“不男不女”。 
  大学毕业我到了乌鲁木齐工作,偶尔听到出差深圳的同事随口说起,深圳华强北有间大码鞋店。我怀揣着一年的工资——谁让我总是穿男装男鞋呢,我的钱没地儿花呀——买了张机票,便飞到了深圳,直扑传说中的女装大码鞋店。 
  我一直不曾忘了人生第一次将脚套进 42码的高跟鞋里的那种感觉。幸福得快要晕过去。那是一双黑色的细高跟。那天黄昏,我抬头挺胸地穿着高跟鞋和新买的裙子缓缓走在深圳街头时,夕阳太好,我立刻做出了决定:留在深圳。 
  我做过食堂工,干过办公室文员,每一天,我都觉得幸福。这种幸福让我没有察觉到自己的体重在变轻,笑容越发明亮。有一天,我再一次去我熟悉的大码服装店,换上新衣服出来时,旁边那个闷声不响的削瘦男人问我:“姑娘,你愿不愿意给我们做服装模特?” 
  啊?啊!模特?!就是穿着漂亮的衣服,美丽的高跟鞋,在台上万种风情地表现着自己的那些人?男人笑着说:“你就给大码女人展示大码的美。” 
  我当然要做,我一定要做。我要穿着我的高跟鞋,向全世界展示,我是女人,美丽的女人。管它什么大小码,都是一样的美。 
  这一做就是 13年。现在的我已经是业内小有名气的大码服装模特,拥有了一柜子高跟鞋,那个削瘦的服装公司老板是我丈夫,我们的儿子 8岁了。 
  拍完,收工。我蹲下身子整理我的鞋架,像阅兵一样,一双双,把鞋子们放得整整齐齐。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