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夜刚刚好,我走在洛杉矶的大街上

时间:2017-04-25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夜刚刚好,走在洛杉矶的大街上,行人极少,晚风凉爽宜人,这是我以前常在某些文艺作品里看到的句子。然而,当我真的置身于此时,心中却只余下害怕。那三三两两的行人,看起来特别像不务正业的家伙。没错,这真的是美国洛杉矶的市政府所在地的夜晚景象。 
  三个月前,我在深圳与朋友们告别时,有朋友问我:“你在深圳有房子,有一份稳定的工作,过几年退休后还有退休工资,为什么还要自己出去受苦?” 
  年过了四十岁的我曾理所当然地认为,自己会这样子安心过完这一生。 
  开始是为了女儿,她上完高一,死活就不肯去上学了,之后尝试了几次打工,都以糟糕的感受收场。后来她自己萌生了出国求学的想法,她去国内的留学机构义务工作,十分努力。她的态度打动了我。我想,换个环境,换一种学习模式,她也许会真正爱上学习。虽然这种概率只有一半,但有一半的机会总好过没机会。 
  另一个在美国生活了很多年的朋友跟我说:“与其你将未成年女儿送过来读书,还得为她找户寄养家庭,还不如你与她一起过来,一边照看她,一边在这里工作生活。” 
  朋友的一句话让我的世界豁然开朗。 
  我突然之间,就对未来这个词有了期盼。去美国,会有怎样的际遇呢?很自然,它绝不会是让我再十几年地重复同一个工作,住同样的房子,过着同样单身的日子。哦对了,我在十几年前与前夫离婚后,就单着。我也试过再找人,但总没人能入我的眼。 
  下决定容易,真的实施时却千难万阻。除了房子,我手头上可动用的现金并不太多,但房子一时却不敢卖。办事时的首要宗旨便是省钱,偏偏留学中介良莠不齐,普通的保证我自己资金及女儿人身安全的问题或者条款,居然被好多留学机构看成刁钻,找茬,可这样的小心谨慎,依然被某家留学机构骗了一笔咨询费,与对方争执时,对方的老板还重重踢了我一脚,我报了警,女儿在旁边哇哇大哭。更有年过 80的母亲的“你不管我了”的控诉,还有对未来的恐惧——纵然向往,恐惧依然免不了。 
  我好多次考虑过放弃。女儿和美国生活的朋友给了我许多支持,更因为每走一步都要费钱,我无比心疼那已经用掉的钱。 
  从做决定到终于能站到洛杉矶的街头,足足已经过了一年,才终于有了现在的这一切:在洛杉矶的夜晚九点,刚下班的我站在空荡荡的街头,害怕着。 
  但又如何?这是我前四十年人生里梦都没有梦到的远方。连这种害怕,我都觉得新鲜——在安定的环境里,很难体验到害怕。 
  何况,我周末还会去不远处看海,海天一色间,我的心安静且喜悦;我每天都会喂养那群来我家生蛋的野鸡,野鸡们不知从何处来,白天也不太见它们,晚上它们总去我家生蛋;我可以去华人集居地买菜,价钱便宜、品种齐全,而且,食品安全有保证。 
  目前,我的英语还没过关,暂时还只能在餐厅里打工,挺辛苦的。但如果不来美国,我永远也不会体会到在餐厅工作的滋味。 
  所有的经历都是新鲜的、颠覆从前的,这种颠覆让我的肌体细胞再次新生,让我新生。我觉出了自己的美好:我是美的,脸上的斑点一点儿也不妨碍我的美;我坚持运动的习惯让我健康、苗条;我的乐观热情,让大家都愿意靠近我……不是美国改变了我,而是它让我重新发现了自己的好。 
  我身边的一切也在发生改变:女儿在这三个月里,学习认真,每次测试都能拿到优;单身十几年后,我再次遇见了爱情。男友是我在早上晨跑时认识的。 
  只站了一会儿,便有汽车停在身边,是男友来接我了。我上了车,系上安全带,他问:“今天辛苦吗?”我笑:“工作挺有趣的。” 
  他亲了亲我的脸,“好姑娘。”他说。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