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我希望,你永远是一名出乎意料者

时间:2017-04-25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夏天的时候,杂志社集体到九寨沟旅游。从九寨沟回成都后,一天下午,我和几个同事去川大锦江校区闲逛。走到睡莲池的时候,我停下来,对旁边的卫臻说:“那一年,就在这里,我接到卡卡的电话。” 
  接到电话是 2012年底,那时我在成都住了快一年。 
  那算是一个间隔年。之前的 20年里一直在工作工作工作,直到2011年底,很巧的,有了一个去成都暂居的机会,我很快辞了职,奔赴我的理想之地。 
  在成都,生活闲散,我零碎做事,夏天的傍晚吃完饭就去楼下跳坝坝舞,冬天的午后可以端杯茶在落地窗前晒太阳看书一直到太阳落山。一晃到了 2013年的新年,元旦刚过我就突然生了一场重病,病愈后,有一天,和家人一起到九眼桥去吃了个久违的火锅,然后我们走到川大校园里慢慢溜达。 
  就在睡莲池前,我的手机响了。 
  后来一直觉得,那个电话是一道灵光,开启了我人生的下半场。 
  还记得当时天气寒冷,我戴着手套,呼气能看见白色。睡莲池一片静穆,池面上有没有莲叶记不清了,只记得有大片的绿色浮萍,总之莲花是没有的。我手指僵硬地掏出电话,接通,我的前同事卡卡在阳光明媚的深圳对我说:“沈姐姐,你该回来了。” 
  张彦之说,他现在供职的《花样盛年》杂志社需要一名执行主编,他觉得我适合这个职位。 
  其实这不是第一次碰触“回去”的话题。在这之前,我的确和家人讨论过,等他的工作告一段落,就回去。但是卡卡发来的邀请确实有些突然,我本能地觉得这件事跟我不会发生什么关联,而且,我从未告诉过深圳的朋友们我打算回去,卡卡怎么断定我会愿意去尝试那个职位呢? 
  但是,卡卡,这位在后来某年勇夺了公司 HR颁发的“伯乐奖”的年轻人,他坚持认为我适合这个岗位。他说:“要不回来跟主编见个面,聊一聊?反正你也很久没回来了。” 
  那就回来。我飞回深圳,跟主编大人见面,聊至夜深,最终决定接受这份工作。 
  去成都的时候,以为这一去就会住上个三年五载,把除家居电器外的所有物品都搬走了,房子也租出去,没想到这么快就回来,一切有点措手不及。但是这有什么关系呢,有些事情,你之所以去做,不为别的,就是因为时间到了。 
  那段过程不是没有犹疑的,但犹疑中又暗藏着隐隐的兴奋和期待。忐忑中跟我的好朋友说起,她忠告我:“不要回头。从前种种,好或者不好,你都要往前走。”一位我尊敬的前辈也对我说:“不要怕,不要急,事情一步一步地做,就做到了。” 
  于是,一步一步地,我收拾家当,跟深圳的租客商讨,找物流公司,订机票……2016年 3月,木棉花开的时候,我回到深圳,到《花样盛年》报到上班。 
  其实我一向觉得自己是庸常无趣之人,但是一位朋友不这么看。她说:“你这人很奇怪,看似循规蹈矩,骨子里却每一步都出乎意料。好的,不好的,都出乎意料。” 
  我有点尴尬地笑起来。好吧,谢了,我乐意做这样的出乎意料者,不畏惧任何重启,而且每一步都不踏在别人期待的音阶上——我要我自己的旋律。 
  我的一个同学在内地做公务员,那年在深圳见面,她很惊异地说:“你真厉害,在这个岁数,我就只想安安稳稳做到退休了,你还敢跳槽!”我也很惊异:“你才这个岁数,就等着退休了!” 
  我俩都被对方吓了一跳。 
  我对同学说,我的老板 46岁才开始从无到有地创业,所以我这个年龄跳个槽算得什么呢,只要你愿意,没有什么不可以重新开始。 
  后来的改变,我自身的改变,以及我从事这份工作后对他人的影响,一天一天,一点一点,我自己或许并没有太清楚、太明确地意识到,但是那天有一个朋友很认真地对我说:“我是认识你之后,才变好的。” 
  我心里突然有大感动。“我希望,你永远是一名出乎意料者。”我对自己说。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