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本大全】

    忽然花开

    作者:佚名来源:未知时间:2019/08/04

      当一切渐行渐远,时光飘逝的风中,谁不为年华流逝、青春苍老而瑟瑟惊栗、涕泪满衫?
      
      《诗经》里,周大夫目睹旧时宗庙宫室遗址,满目苍凉,而黍稷茂盛,物是人非,不由得感叹:“彼黍离离,彼稷之苗。彼黍离离,彼稷之穗。彼黍离离,彼稷之实。”孔子于河边,见江水滚滚东去,也不由得吟出:“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就连兢兢业业、平生致力于公忠谋国的晏殊,也写出了“时光只解催人老。”当然,最婉约的要数南宋词人蒋捷的“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一红一绿,万物静长,固然绚烂依旧,却已是辗转流年。
      
      时间都去哪儿了?
      
      我的一位诗人朋友甚爱兰草,曾驱车负篓于深山长谷挖回几株,置于阳台处精心供养,每年春暖花开,便邀我共赏。那年初见,本想是多么珍贵的品种,见后大为失望,原来竟是最平常不过的春兰。后来不知何故,那些兰草竟连年一花不绽,沉寂无语。如同我们这些凡尘俗子,波澜不惊、混混沌沌地空候光阴。曾劝诗人另觅几株,他仍旧一瓮水几捻肥地慢慢供养着。不想今年再见时,那些花儿如同喷涌般,密密匝匝开满一盆。诗人说:“我不仅在养花,更是在养自己。”与花对坐,时光流转,任何一种坚持与交付都是下一次绽放的注脚;心有日月,自成天籁,努力将自己绽成红尘中的一叶菩提。突然发觉,那些曾被我认为浪费的时光,已在心中化为一汪不曾辜负的感激。
      
      春花如梦开,夏日十万里,秋雨斜斜织,冬雪欲连天。岁月更迭,哪一样不是时光手指描绘的锦绣图画?顾城有这样一句诗:“草在结它的种子/风在摇它的叶子/我们站着,不说话/就十分美好……”山自青,水自流,时光一直陪着我们走过生命的晨风暮雨,而我们只需要站着,不言不语,两两相望,只等岁月将我们雕琢成一句诗、一首歌,或者是一封短短的信笺,而我们都是时光那端的收信人,拆开信,就看见了自己。
      
      且看,时光飞扬处,岁月静好,忽然花开。

      打赏
      百度分享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