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等待一个认可我的人

所属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编辑:网上天地网

  我生长在农村。那时,读完初中能考上普高很值得驕傲。我们班六十个人,就考上四个普高生。当然我未在其列。 
  家里条件不好,又有四个兄姐,但父母宠爱我,答应砸锅卖铁也要买一个指标,让我继续读书。我却只愿读凭实力考上的学校。没过多久,我意外收到某外国语学院的录取通知单。因学费太高,我撕了通知单,接下来半年,就无怨无悔地帮家里放牛。 
  第二年,我依然懵懵懂懂,优哉游哉地和黄牛为伴。直到一个周末,几个初中同学来找我玩,她们豪情地说着以后要考大学,要从事美好的事业,我的身心一下被“激活”。 
  回到家,我就跟父母说要出去做事。理发和缝纫是当时在农村最有前景的,我选了学缝纫,去了在市里开缝纫店的表姐家。我学得很用心,一年半后,每道工序都能独立完成了。 
  就在那时,表姐夫的单位被承包,他们另开了一家游戏室。我顺理成章留在了缝纫店,整整做了五年。时间一长,周边人都认识了我。遇到要做新款式,大家都点名让我做,说我做的比想象的还满意。 
  1996年一个晚上,表姐笑眯眯地说要给我介绍男朋友,是表姐夫同事邹阿姨的儿子,叫小凡。邹阿姨来店里多次,早注意上我,还坦率地说我会一门手艺,以后儿子一家的生活不会困难。表姐已打听了小凡的家底,父母有工资拿,有个姐姐已工作。只是小凡等着接母亲的班,在深圳打零工。即使小凡没工作,我能嫁到城里也不错。我没想太多,同意了。 
  临近年底,我接受了邀请,准备去小凡家过年。不料,小凡带回一个女朋友,人漂亮,身材好,工作也不错。看着他们如胶似膝,我宽慰自己“错过的不是最好的”。吃完年饭,我大度地离开了。邹阿姨送了我很远很远,分别时提出收我做干女儿。我欣然应允。 
  直到1998年上半年,我和小凡没再见面。只是听说没多久,小凡失恋了。这年7月,闹特大洪灾,又正是双抢时分,我回老家帮忙。一天,小凡突然来电话,说要跟来学着收稻谷和插秧。 
  就这样,我们开始交往。2001年5月,我们结婚了。 
  婚后的日子平淡幸福。公婆视我为己出,小凡也心疼我。得知我怀孕的那天,他就没让我再做缝纫。即使他的工作不稳定。 
  2003年女儿出生,小凡又不停换工作,家里开始入不敷出。好几次,我劝小凡安心做一份事,他依然我行我素,每月给我的钱极少。 
  一次,女儿生病住院,花了小凡当月给的生活费。他满脸不高兴,说让我想办法解决生活费,还虎着脸说自己“只有这个能力”。我当场心塞。更气人的是,女儿的姑姑在场,帮腔说在她家都是她负责赚钱。 
  这么一家子,可想而知,那时我接济父母,只能偷偷从做缝纫工时赚的积蓄中拿。 
  还有一次,小凡汇给我当月的生活费的第二天,我母亲摔了一跤住进医院。我赶去,刚缴完费用,在外打工的小凡电话便追来。他要我省着点花钱,我知道是公婆告诉他情况了。自从我生下女儿,公婆要我再生一胎。被我拒绝后,他们对我的态度就大改变。 
  我想向小凡解释,他的电话“啪”挂了。我难过得泪不住流,好无助好苦涩。 
  总之,后来还有很多很多让我苦不堪言的事。 
  小凡靠不住,我对过寒碜日子越来越怕。我不想让女儿受苦。女儿满了3岁,小凡又提出换工作。我赌气让他照看孩子,我出去做事。他好像早盼着了,爽快说了声“好”。 
  我怀着复杂的心情,第二天就应聘到家附近的超市做促销员。小凡除了带女儿,无所事事时,就去娱乐室打牌。有时,他也找我吵吵嘴,或因为我回家晚了,或因为同事聚会,我都忍了。我想,他这是在乎我。 
  那几年,我每天做两份工作,白天促销,晚上去夜宵店打工,期间还做过饭店服务员、宾馆接待员。不管我多么努力,收入还是只能解决一家人的温饱。我也想到重操旧业,可缝纫业渐渐萧条。 
  好在我明白一个道理,不管命运如何捉弄,都需要勇往直前。为了女儿,我决定专注一份长久的事业。 
  得知一间不错的门店转让,我想开炒货店。回家跟小凡商量,他同意。可第二天,他反悔,说公婆不答应,他掌握不了经济权。我很无语,也很生气,拿出仅剩的积蓄,另从同学处借了钱。2012年10月,我把店开起来了。 
  不久,小凡在公婆支持下,也开起了夜宵店。我们各忙各的。我的生意很快站稳脚跟,而夜宵店没坚持多久就停业了。 
  那是快到过年了,炒货生意忙不过来,晚上我就来不及回家。一个凌晨,我刚要歇息,卷闸门“砰砰砰”被人击打。公婆和小凡前来兴师问罪,问我几天不回家的原因,实则是怕我有二心。怕打扰左邻右舍,我忍气吞声,跟他们愤愤地回到家。一到家,我们就吵得翻了天。次日,我也没心思再去做生意,不多久,炒货生涯不了了之。 
  过完年,在朋友引荐下,我应聘到一家足疗中心工作,工资3000元,只是每天很累。可能因为我敬业踏实、忠厚诚恳,一年后,女老总介绍我去学中医理疗,说学成了就可以开养生店。 
  听老师讲述一个个穴位,我眼睛发亮,一下就喜欢上了。如饥似渴学了一个月的调理,回到家,我买回了理疗、医理方面的书,夜以继日地读,一边学理论,一边免费服务身边朋友。我还多次拜访市里各康复医院的专家。 
  大前年1月,在足疗中心女老总鼓励下,我和她共同开了养生馆。欣慰的是,每天都有新客户上门。去年国庆节,我更是有幸,被一家康复医院招聘,做了高级康复理疗师。 
  遗憾的是,我的努力一直没得到公婆和小凡的认可。去年10月底,我和小凡协议离了婚。 
  如今,我明白了,有些婚姻,不是靠单方面努力就可以维持的。如今,我充满希望地等待着,等待一个可以理解与认可我的男人到来。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