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狂热的爱是他极度自负

时间:2017-06-21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偷偷爱慕一个可心女孩 
  小雪是前程客户公司的英语翻译。 
  见到小雪,前程才真正理解何谓“天生尤物”。他正发呆,熟识的朋友掐了他一把,“人家名花有主。” 
  之后,前程以要翻译资料为名,常和小雪网聊,并找理由请她吃饭、喝茶。知道了她更多情况——上海交通大学毕业,高干家庭,多个亲戚在国外。他更觉得她是璀璨钻石。 
  前程35岁,身高1.80米、名牌大学毕业、月薪过万,却仍是单身汉。他的原则是宁缺勿滥。他处过两个女友,一个背着他和前男友约会,他很气愤,立刻和她断了;另一个太有心计,说话真真假假,他怕早晚被算计,所以分了。 
  和小雪接触不久,前程便感到她就是理想的另一半。 
  一天晚饭后,送小雪回家的路上,前程表白了爱慕之情。见小雪不知所措,他笑了笑,“放心,我还算正人君子,不会做第三者。”小雪盯着脚尖,不说话。 
  柔软的眼神让他怜爱 
  周末,前程和朋友到郊区玩,竟碰到小雪和她的男友楓,于是同行。 
  枫的头发比小雪的还长,染着炫亮红,宽边墨镜将脸遮了大半。他嘴巴不停,不是哼歌,就是骂骂咧咧“这个鬼地方、鬼天气”。在路边吃便饭,他攥着酒瓶不放,要和老板划拳。前程对小雪同情又失望,没想到她选择如此粗俗的男友。 
  晚上,在小旅馆住下后,前程去河边散步。远远的,小雪背靠柳树,一脸忧伤。前程问枫在哪里。“喝多了,睡了。”她面无表情。前程有些尴尬,转身要走。小雪突然拉住他的手,柔软的眼神几乎将他融化。他想,自己能做的就是拥她入怀。 
  这时,她的手机响起来,她看也没看,掐了。然后,她理了理被揉乱的头发,轻轻地说:“要回去了。”看着她瘦弱的身影,前程又喜又痛。喜的是,原来她也爱他;痛的是,有情人相见恨晚,且她过得并不好。 
  次日早上,小雪从容平和,好像什么都没发生。她亲呢地挽着枫,和大家说笑。 
  没想到她这么软弱 
  小雪在河边的孤独身影刻在前程心里,他很担心她,每天早晚都会发短信问候。小雪回应并不积极,只说“谢谢”“嗯”。他想,她是在克制自己吧。 
  一天上午,小雪回信说她重感冒,在医院挂点滴。前程立刻请假奔向医院。他陪护了她两天。她醒时,他们就聊天;她睡时,他就握着她的手,专注地凝视她。 
  第三天,前程送小雪回家。刚进门,枫来了,犀利地盯着前程,然后面向小雪悲伤地说:“怪不得你一直不接我的电话。”枫走进厨房,拿了一把菜刀。小雪忙上前护着前程。没想到,枫朝自己左胳膊狠狠砍了一刀。大家立刻将他送到医院。 
  前程发现枫的左胳膊上还有一个伤疤,右胳膊上有一个刀疤、一个烟头疮疤。小雪哭着说:“他经常这样!他说太爱我了!”前程义正辞严,“他这样偏激、暴力的人,怎能给你幸福?”小雪嘤嘤地哭,说他们恋爱了五年。“结婚了都可以离。有什么不能分开的?”她的软弱让前程有些生气。小雪仍然摇头,“家里人都说好了,年底办婚事。” 
  前程想,小雪父母肯定不知道枫的暴力倾向。他悄悄从小雪手机里查到了她家里的电话。 
  小雪父母从上海赶来,强行将小雪带走。 
  之后,前程写了很多邮件,劝小雪离开男友,“你嫁不嫁给我无所谓,但嫁那个人绝对不行,他会毁了你一生。”小雪没回信。他又写信激将,说她太让人失望。这次,她回了:“如果我离开他,你愿意要我吗?” 
  前程很为难,如果说要,别人肯定骂他趁人之危。事实上,他觉得自己是真心希望她幸福。再说,他现在真不敢确认自己了,刚开始是爱,后来好像更多是关心、担心。而且,他是完美主义者,希望爱人纯洁无瑕,想到她曾和男友同居多年,甚至谈婚论嫁,很是别扭。 
  但如果说不要她,对她是太大的伤害,她也许会自暴自弃,前程之前的用心良苦就前功尽弃了。 
  他很迷惑,不知该怎么办。 
  心理点评 
  自负狂的光荣与梦想 
  小雪是罂粟花,诱惑前程一步步靠近。当然,她是无意识的。最后的结果不是前程中了小雪的圈套,而是小雪成全了前程。 
  前程其实是一个自负者,自我主义、自以为是、好为人师。 
  看看两人交错的心理历程—— 
  前程爱上小雪,主要缘于她良好的外在条件。“爱”的潜台词是:这颗璀璨的钻石和我相配;我值得拥有这样的完美。 
  前程明知小雪名花有主,仍和她来往密切,虽声称“坚持原则,不会夺人所爱”,其实一方面想用愉悦感犒赏自己;另一方面,也是想检验个人魅力。 
  小雪听到表白后不知所措,让前程得以抢占制高点,以居高临下的姿态,宣扬自己光明磊落的立场。 
  看到枫,前程的优越感更油然而生。他对小雪除了俯视,还开始作负性评价。 
  小雪的主动姿态、柔软眼神,让前程获得极大的心理满足。不过,他现在不将这当作爱了,而转化为强者对弱者的关爱、保护。 
  接下来,小雪软弱无助,前程怀着优越感,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决定救赎她。当小雪逼问“愿意要我吗”时,前程退缩了。但他不承认退缩,宣扬:救赎与爱无关;助人为乐不藏私心。自负达到顶峰。 
  谁也不是谁的拯救者 
  前程的自负,从他处理之前的恋情也能看出。他更注重自己的感受,而非两个人的关系。 
  前程父母同样自负。他从小在被挑剔的环境中成长,自负是为了掩饰自卑。 
  前程心理需求的真相是:请给我无私、平等的爱。这其实是对父母的恳求。恳请父母不要再对他那么苛刻。 
  所以,前程不是小雪的拯救者。而小雪也许能满足他一时的心理快感,却不是他的良药。他需要自己去获得心灵成长。 
  从小,从父母那里,前程感受到的爱是居高临下的,是附加条件的。他习惯于通过达到父母的要求,通过父母肯定来自我认同,将自己的价值建立在别人的态度上。现在,要尊重自我感觉,自己觉得好,那就是好。比如,父母对未来儿媳的标准,也是对他施加要求。他可以明确抗议:“是我找爱人,我喜欢就够了。” 
  前程当然没恶意,但他没有足够能量来帮小雪成长,只会让她更迷惘。小雪需要的是审视自我,别再用别人的观点,来左右自己的思想和言行。爱谁,不爱谁,为何爱,为何不爱,听听自己心灵的声音吧。 
AD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