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冰岛:Iceland一场自然风光盛宴

时间:2017-06-29   栏目:最新消息   来源:网络

  总有一些地方让人流连忘返,总有一些美景让人无法自拔,于是便有了最好的重返理由!冰岛就是最好的验证之一。一年前初访冰岛,便被那似外星球般的神奇美景折服,也埋下了重返的愿望。我所认识的去冰岛旅行的人绝大多数仅到过首都附近的“黄金圈”而已,其实冰岛旅游资源非常丰富,尤其是自然风光,位列欧洲前三。 
  秘境雷克雅未克 
  午夜,雷克雅未克海边,寂静无人,只有“太阳航海者”船骨架雕塑(Sun Voyager / Sólfar)孤独的身影,讲述着北欧维京人的神话…… 
  若想环绕冰岛来一次完美的旅行,最好的办法就是租车自驾,因为除了首都雷克雅未克以外,其他城市是没有公交车的,乘坐旅游巴士能看到的风景、能做的事情非常有限。租车对于摄影师也是最合适的,一来方便拍摄,二来时间上也自由。12天中,我们沿着1号国家公路逆时针环岛行,中间有几次在GPS指引下离开主路,驶入一些道路状况不佳的僻静小路,虽然是四驱越野车,但不敢有一丝松懈。  
  孤悬海外的冰岛虽然与欧洲大陆重洋远隔,却因为一种共通的精神血脉,与斯堪的纳维亚诸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祖先的勇武与开拓精神,不但让32万维京后裔生息于此,还留下一篇篇久已失传于欧洲大陆的史诗神话——《萨迦》(《Saga》)。虽然冰岛人说“世界历史缺少了冰岛这一章节,其实并不会有什么特别的改变”,但在人类的文明史册中,冰岛依然占据着独特的一席。无论是记载在羊皮纸页上的《萨迦》诗篇,还是传唱在荒原暮色里的维京战歌,都让这座冰火交融的极边海岛,成为北欧神灵与武士们共同护佑的传奇乐土。冰島当然是世界的边缘,但历史一次次证明,古老文明的火种却往往存活于遥远的边缘地带。 
  冰岛仍然是个正在形成的国家,这个岛屿本是世界上最后一次冰川期的终极遗物,每年都会发现新的奇特地貌。大自然依旧掌控生杀的力量,精灵出没在岩间泉畔,而古老的神话依然滋生在人力不可企及的荒野深处。然而,世代与火山为邻的冰岛人,千年来始终保持着谦逊态度,没有什么“征服自然”的伟大口号,而是顺应天地,并成功利用了地球上最清洁的能源,为人类造福。  
  或许正是冰岛的火山温泉浸润了海盗们冷酷的心肠,9世纪当他们将人烟播撒在这片荒凉的土地上时,冰岛就成了一片人神共居的世外桃源。蓝湖旁的餐厅,直接以黑色的熔岩为墙,荒凉、诡异与温馨交织在一起,相得益彰。温泉是上帝给冰岛人的一个补偿,北欧地区流传着一个说法:当冰岛、丹麦、挪威、瑞典的渔民凑在一起,外人很容易就分出哪个是冰岛渔民,因为他们的肤色并没有因风吹日晒变成古铜色,这全都得益于温泉水的滋润,不论男女,皮肤都非常光滑。 
  梦幻“神灵瀑布” 
  阿库雷里大教堂的彩绘玻璃上,记录着发生在一千多年前一个改变冰岛人命运的故事,在那场维京时代的宗教变革后,神的瀑布诞生了! 
  公元1000年,冰岛的最高长官“议长”?orgeir Ljósvetningago?i在辛格维利尔的“阿尔庭议会”(Al?ingi)上,正式宣布冰岛皈依基督教。在维京时代,这个决定充满争议,为了表示他的决心,一个清朗月夜,他来到阿库雷里附近的瀑布前,将之前信仰的北欧诸神圣像投入冰冷的水中,从此以后,这个瀑布便被称作“神灵瀑布”(Go?afoss,英文即Waterfall of Gods)。然而现实中,神却没有显灵,二战中,一艘和瀑布同名的冰岛船“MS Go?afoss”,载着辎重和乘客被德军的U型潜艇击沉,导致重大伤亡。 
  不知道是否与被赋予了宗教涵义有关,当我来到瀑布跟前时,便被它的独特气质吸引。冰川融水的洪流从12米高处倾泻而下,湛蓝的天空下,水量充沛的Skjálfandafljót河化身成神的瀑布后奔向格陵兰海。宗教纷争早已与它无关,这里没有对抗,没有战争,只有一片宽容、安宁和祥和,透明而清澈。 
  咯吱咯吱踩着积雪,我来到悬崖边,架起三脚架,思索着如何记录下眼前的美景:近景是黑色火山熔岩堆,中景是瀑布,远景则是辽阔、空旷、苍茫的天地,远处隐隐地描出一脉淡淡的雪山。火山,雪,瀑布,然而让这个组合变得魅力十足、富有诗意的不是风,不是云,而是光。  
  蔚蓝冰川梦 
  杰古沙龙冰川湖(Jokulsarlon Glacier Lagoon),我最钟爱的冰岛美景之一,因为只有在这里才可以深切感悟到冰与火的缠绵是如此奇幻! 
  回到了冰岛南部,瓦特纳冰原(Vatnaj?kull)这个地球上除南极和格陵兰岛外的第三大冰盖,犹如一顶巨大的冰雪帽子覆盖着1/12的冰岛国土。瓦特纳冰原的下面其实是一个巨大的火山口格里姆(Grímsv?tn)火山口,格里姆火山非常活跃,体内流淌着巨热的熔岩,火与冰在这里发展至平衡后而共存。 
  冰湖所在的位置正好是瓦特纳冰原下的一个缺口,那里形成了布莱特美克冰河(Breitamerkurjokull),巨大的冰块从冰川上坠落,被连绵不绝地“送”至河中,寻找入海口,在快要到达入海口处又被大量挤压,并因气温升高形成一个深约200米的泻湖——杰古沙龙冰川湖。冰川冲破泻湖的堤防,流向大西洋,由于只是条狭窄的水道,大量的冰川一时间无法全部顺利通过,加上不断崩塌的巨冰漂浮在湖上,浮冰经过风、雨、潮流的影响,便形成了各种大自然的冰雕,也就有了眼前这一湖蔚蓝的“水晶世界”。  
  我没有选择上次的水陆两栖船,而是选择更灵活快捷,同时可以近距离拍摄冰川的快艇,价格要贵一些,但更适合摄影师。快艇穿梭在浮冰间,形状各异的超大冰块从身边掠过,这里的浮冰不像南极那般呈现出水晶蓝或雪白色,而是嵌着棕色或灰黑色纹理,乍看好像一块块巨型的大理石浮在湖面上,增加了几分诡异。这就是冰岛,冰与火的共同杰作,一个是人间又不像人间的地方。
AD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