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公益阅读,点亮每个体验者

时间:2017-07-04   栏目:最新消息   来源:网络

  作为一枚热爱公益的小伙伴,在采访前,笔者就已经积累了很多问题想跟卜飞这样专注阅读捐赠很多年的专业人士吐槽。比如,捐助人有着很高的物质和道德优越感,捐书仅仅是为了自己的断舍离,根本不考虑书是否适合孩子,甚至把捐助当成了扔垃圾;也曾经看到一些乡村学校的阅览室是个摆设,里面有很多滥竽充数的书,什么上世纪六十年代出版的《农业技术》、七十年代出版的《车床知识》等;还有,也确实捐助了好书,但是书并没有出现在学校的阅览室,而是在老师、校长的家里…… 
  锦麟公益基金会秘书长卜飞坦言,他们也曾有过类似的囧。筹备过几场捐书公益活动,一场活动下来,收到的书也有8000多本,20 个志愿者花了一天半的时间整理分类那些书籍,而结果把预期摔得很痛——这8000多本书,适合孩子的不到三分之一。他也曾听说过这样的案例,第一天接受捐赠,第二天孩子就退学了。捐助方让孩子拿着钞票和他一起拍照,然后将照片在朋友圈转发。 
  不过,这是一次愉快的采访和交流,在跟卜飞详谈的一个多小时里,“公益阅读”理念不断地被刷新甚至被颠覆。嗯,准备好小本本,下面都是重点和干货—— 
  3步分解乡村图书馆  
  做阅读在目前的中国有点难,不管是城市还是农村,阅读都不是刚需,而捐赠的二手书也很难保证质量。这有很多原因,比如消息不对称,消息更新不及时,对捐助对象不了解等等。几年前,曾经在论坛上有个很火的帖子,大概意思是说某学校缺书缺资源,而现在那个帖子还经常被翻出来,还在流传,其实那个学校已经专门腾出2个教室来装书和物资了。 
  Step1.精选、精准优质书 
  2012—2015年,锦麟公益基金会主打的“锦麟乡村图书馆”只服务了8所乡村学校。在这个过程中卜飞和同事们发现一些问题: 
  ★很多乡村图书馆火红一时,几个月后就没了动静,乡村图书馆到底承接怎样的作用? 
  ★搜集二手书籍,以及追求藏书量的意义在哪里? 
  ★为什么一二年级的小朋友进不了阅览室?除了没有适合他们读的书,还有什么原因? 
  ★怎样梳理图书与校园文化,图书服务与孩子,图书与教学教育…… 
  ★为什么很多书在城市是好的,在乡村并不合适? 
  ★绘本能有效激发孩子的各种形态,帮助孩子建构内心的世界。文字虽少,但价格高,在乡村很匮乏,而教师也不知道怎么运用绘本,孩子也不知道该怎么阅读。 
  …… 
  “我们做了很多的探讨,书是要被孩子们使用的,必须要与他们相匹配。因此,在书籍的配备上我们遵循两个原则,一是有品质,二是有益有趣。”卜飞说。 
  Step2.升级阅览室 
  当选书、买书有了准则后,还要有一个与书相匹配的阅读环境,这样,孩子们才想进来阅读,如果阅读环境很差,那么对好书的预判也会大大降低。所以,锦麟基金会还会帮助学校设计打造一个舒适、美观、符合儿童趣味的阅览室。 
  Step3.与时俱进实现信息化管理 
  书有了,阅览室也建立起来了,按照以往的操作模式“捐赠阅读”也该划上句号了,其实,这才是捐赠阅读上大招的环节——实现与时俱进的信息化管理! 
  每个小学的阅览室就是一个袖珍型的公共图书馆,孩子们能提前体验到公共图书馆里的一切流程和模式,带上借阅证,扫码……这样,以后到了公共图书馆也不会有陌生感。 
  而信息化系统为校方、捐助方持续地提供了详实、宝贵的借阅数据,依据这些数据能很清楚地了解一所小学的实际阅读情况和孩子们的需求,然后,大家做出相应的调整和改变。“比如,2015年,在福建的一所小学,有4位二年级学生借阅了《孙子兵法》,而且还期都是在规定的满期,那是因为老师讲了《孙子兵法》。在浙江的一所小学,2015年底借阅量综合排名前10的有7本文学类书籍,那我们就会建议校方给孩子多方引导,不仅仅局限在文学领域。同时,在福建的一所学校,借阅量综合排名前10的类别就比较丰富,文学、科普、艺术……”卜飞说,“老师也有借阅证,借阅规则我们会和校方一起商讨、定夺。” 
  阅读公益,改变清晰可见 
  也许有人觉得阅读是个慢功夫很难看到成效,而卜飞的“阅读证据”带着满满的成就感:“就拿浙江的一所山区小学来说,2014年4月开始持续提供数据,本地有13所小学,之前这所学校的数学成绩在这13所小学里排名比较靠前,而现在语文排名第一次进入前三,其中,小学六年级平均语文成绩排名第一。如果单单以成绩来衡量显得单薄和片面的话,那么再看看教师的变化,他们的校长是教数学的,但是近期有儿童绘本类的论文发表;美术老师还带领孩子们进行绘本创作《假如你捡到一个月亮》。在宁夏、甘肃、新疆很多区域的小学都有类似的变化。”卜飞的“阅读证据”一条接着一条。 
  有个跟锦麟合作很久的校长这样跟卜飞说:“现在对农村的帮扶项目很多,我们学校也做过很多,孩子们一般都是被捐助者,参与度并没有那么强,捐完就完了,这次他们从被捐助者变成了参与者,这是第一次。”乡村孩子在锦麟阅读项目中是文化帮扶的对象,在“读书益人”等项目中,又是在“助己助人,力所能及”。 
  锦麟公益基金会 
  由知名媒体人、公益行动家杨锦麟先生,浙江大学发展委員会主席、浙江大学原党委书记张浚生先生,厦门大学全球校友总会副理事长、厦门大学原常务副校长潘世墨先生,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等海内外个人和机构共同发起。基金会定位为阅读公益倡行者。“实物+服务”的模式,推动阅读进入课堂,从而培育“有自信、不孤单、会学习、乐反哺”的儿童。 
  除了乡村图书馆项目,锦麟公益基金会还有很多创新+实操性很强的公益阅读项目:参考荷兰图书馆体系,定期定点的“悦读快车-孩子们的流动图书馆”;针对一二年级儿童安全教育的“平平安安长大-读出安全小书包”;将作家零散的书籍捐赠行为转化为可组织、可参与的公益行动“大家点赞,名家捐书”等等。 
  卜飞: 
  锦麟公益基金会秘书长。五年来,13个省份百余所学校的走访、千余名学生的调研、数千册绘本的阅读,更坚定“根部滴灌、长期陪伴、助人助己、力所能及”的公益观念和“读世界、读家乡、读他人、读自我”的阅读观念。 
  我们不需要让每个孩子都成为书虫、大学霸,让每一个孩子都能找到读书对自己的价值,就可以了。 
  在公益活动里,孩子是一个平等参与者。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