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半个娱乐圈的老爹食堂

时间:2017-11-01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2017年7月,一组“明星蹭饭照”走红网络——著名演员陈宝国、张嘉译、俞飞鸿等人,走进一对老人的家中,坐上餐桌大快朵颐。“没到马老爹家吃过饭,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演艺圈的人。”人们如此评价这个神秘的“深夜食堂”。 
  据说,这里诱惑到大半个中国娱乐圈的明星。这对老人,被黄晓明视为心目中的“杨过和小龙女”,是其崇拜的偶像。 
  深夜食堂明星云集 
  2016年春节前夕,马老爹接到一个陌生来电。那人自我介绍:“我是你的白眼狼……”著名老演员马精武记忆的闸门轰然打开。 
  打电话那人已年过四旬,是马精武和妻子李苒苒在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的学生,年轻时他爱惹事,因打架进过派出所。马精武亲自领他回的学校。北影要开除这名学生,马精武又向校方求情:“孩子本性很好。你推一下,他就没出路了。” 
  这名学生毕业后,一时找不到戏拍,还向马精武借过钱。事实上,毕业后还来找马老爹、李妈妈蹭饭、借钱的学生很多,对拿工资的夫妇俩来说,是很大的开销。但他们都不拿这当回事,哪怕他们是裸婚夫妻,当初就住在十几平方米的宿舍里,过着简朴生活。 
  或许觉得自己一直默默无闻,无颜面对恩师,“白眼狼”学生很多年没联系马精武夫妇。如今他大器晚成,才打电话给敬爱的马老爹,说要携妻儿来看望。 
  他一家三口来到北京昌平,“今天我要请您到三里屯吃大餐,已经预订好了谢师宴。” 
  “是这孩子来家了啊。”说话间,李苒苒走来,慈爱地打量着阔别已久的学生,“成名不一定就是成功,不出名也不意味着没成功。作为演员,用心演戏最重要。至于今天嘛,还是老规矩,李老师下厨。” 
  当晚,马精武在电话里一招呼,陈宝国带着老婆来“蹭饭”,张嘉译来陪老师喝两杯,邵兵专程从100公里外片场驱车赶来,李勤勤、张光北等也纷纷到场陪客。一桌菜很家常,但对这些明星而言,全京城找不到比这更好吃的饭菜。厨艺之精自不必说,关键是,美食中蕴藏着满满的青春回忆。 
  吃着喝着,说着笑着,“白眼狼”忽然伏案大哭。师兄弟们试图劝他,被马精武伸手制止。马精武轻拍着他的肩膀:“让他哭出来就好受了,这些年他肯定吃过不少苦……”那场景,就像一位慈父,抚慰在外流浪了许多年的儿子。 
  半个娱乐圈的“代理爹娘” 
  说起马精武,中年观众会说:“《金光大道》里的张金发嘛。”年轻观众会说:“《夜宴》里的殷太常。”马精武塑造了众多经典人物,以至于大家更熟悉的是表演艺术家、导演马精武,忽略了他另一个身份——表演系教授。 
  表演系87班班长胡晓光,曾写过一篇《如父之师》的文章,介绍他与马精武的深厚感情,这也是所有学生的心声。课堂之上,他是严师,课堂之下,他就是慈父。 
  表演系有规定,学生大三前除了节假日,每天六点半要出晨功,有时头天晚自习,学生们排练比较晚,次日就很难起床。于是,马精武跑到宿舍,对男同学挨个掀被子,照着屁股就是一巴掌,“臭小子,起来。”对女同学则拍着床沿喊:“懒闺女,起床咯。”如果继续睡,他就拿出杀手锏,捏鼻子。 
  表演系的孩子们个性强烈,很多不是善茬,乖巧聪明时让人爱在心里,淘气闹事时,也让马精武焦头烂额。 
  “那时,马老师住在学院后门宿舍楼,教务处的老师三天两头跑到他楼下喊:‘马精武,你给我下来!’……每次我们这些孩子给他惹了麻烦,四处灭火之后,他都累得蹲在地上休息,两根细腿夹着一个瘦身子,膝盖快够着耳朵了,不停地往太阳穴上抹风油精。”这是演员邢岷山对恩师的描述。 
  一次,在李苒苒的生日会上,导演郭宝昌回忆起最困难的时期,激动非常。他16岁开始写家族题材的小说《大宅门》。1964年,他被打成“反动学生”,写到三分之二的《大宅门》被没收,罪状是为反动资本家竖碑立传,获刑3年。出狱后,郭宝昌不敢和别人说话,怕连累人家,别人也不敢和他有交流。一天走在路上,忽然肩膀被拍了一下,郭宝昌诧异地回头,见马精武一脸真挚笑容,“你回来啦!” 
  这就是马精武,有着知识分子的风骨、潇洒和担当。只要觉得这件事有意义,是对的,他就有天大的胆子。 
  “马老师正直率真。为了给学生创造更好的学习环境,丢了系副主任的位置。但他心怀坦荡,从不为此遗憾……”或许在他心里,这都不是事,可透过陈浥等人的讲述,却让人看见了一个铮铮铁汉。 
  铁汉也会流泪。一次,陈宝国排练时走神,做鬼脸把师兄弟们逗笑场了。他第一次看到马老师大发雷霆:“你是不是骄傲了?你以为演了主角,就看不上小角色了?在舞台上,一个演员怎么可以这样游戏地对待表演!”那一刻,老师眼里竟闪出泪光。“这个画面我一辈子都记得,他让我明白了表演对于演员的意义。” 
  “老爹食堂”是精神归宿 
  马精武的学生是幸福的,因为他对学生的爱,不会因学生毕业而终止。 
  资深演员王昌娥曾凭电影《五朵金花的儿女》,接连获得“飞天奖”“金鹰奖”和“骏马奖”。若问她这辈子收到最难忘的生日礼物是什么,答案肯定是那只落满雪花的蛋糕。“一天我们拍完夜戏,早上收工回住地睡觉。下午两三点时,突然有人敲门,我迷迷糊糊爬起来一看,惊讶万分,只见马老师头上身上都是雪花,手里托着精致的五彩大蛋糕,旁边的张子健拎着烟花,咧着嘴笑着对我说生日快乐。” 
  原来那天早上收工后,马精武和张子健根本没休息。他们找了一辆小面包车,直奔门头沟镇去买蛋糕。雪天路滑,而且全是狭窄的盘山道,仅一个单程,就需要三个多小时。 
  管虎虽然不是表演系学生,也在马精武的爱心中成长挺立。1999年冬,管虎再执导筒,挫折后的他战战兢兢,拮据和寒冷的侵蚀让他面临放弃。“马老师应邀前来,他的快乐开始慢慢感染着这个麻木的团队,然后,他必须被五花大绑扔到地上踢打。没有任何特效和技术支持……我在监视器下被黑布盖着,当声音响起、画面呈现时,感动的泪水一点点流了下来。我知道,从此以后自己的身体里,将有一种东西叫做克服,有一种东西叫做承受!如果你在少年时有幸遇到一位长者、朋友,他的优秀足够把你从男孩儿到男人的过程变得有趣有益……” 
  退休后,马精武夫妇更忙了。当年的学生,如今不少做了大导演,常热情打来电话,邀老师去演戏。 
  马精武乐观开朗,交友不分老幼尊卑,每到一个剧组,很快打成一片。但他反而对后辈的周润发称赞不已:“哪怕是剧组一个送盒饭的要合影,他都笑着配合……光成星成腕不行,气度和修养还要配得上你的名气,才能走得远。” 
  马精武夫妇不拍戏的日子,时常有学生来蹭饭。李苒苒每年都渍东北酸白菜,腌南方酸芥菜。在他们家,还能吃到最正宗的炸酱面、独创的酸菜白肉。老两口太热情,不管谁来都是满满一桌菜。体量大,这是马家饭第一特色。忙碌之余吃上几口“妈妈菜”,小酌几杯,叙叙旧,诉说心事,成了明星生活中最纯真的时刻。 
  2015年的一天,有位女明星来吃饭,半碗面下肚已是泪流满面。她哭诉遭遇的挫折和不幸,并说她得了抑郁症,一次酒后差点跳楼。 
  李苒苒直言不讳地说,现在社会给人灌输的成功观念太单一,赚钱,成名,是典型的唯结果论。从她的体验来说,成功藏在过程里。最后回头看,乐趣绝不在最后撞线那一下。所谓结果,就像买东西得的赠品,好了算赚的,不好也没什么……聽了这番话,女明星连连点头。 
  充满温情的“老爹食堂”,几十年间从未打烊。哪个学生遇到开心事、烦心事了,随时打来电话,就会听见乐呵呵的回应:“得嘞,那咱爷儿几个晚上见!”亲切、熟悉,像永远不会消逝的一份幸福。 
AD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