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爱生活,春天离我就不远

时间:2017-11-01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我出生在一个叫“高子堂”的小山村,家里几代都是农民。我读初中时,同住在山村的表姐考上了大学。看见父母露出艳羡之色,我便暗暗发誓,一定好好读书。 
  有心栽花花不开,复读了四年高中,仍没能如我所愿。随着年龄增大,又望望父母微驼的身子,听着他们时不时的唉声叹气,我无奈放弃了跳出农门的努力。 
   
  机遇以另一种形式悄悄降临。因为我生得姣好,亭亭玉立,在附近一带算引人注目了,加上读了点书,离开学校没多久,就陆续有人帮我介绍对象。 
  一年后,在父母再三斟酌比较下,我认识了乔国云,郊区人,32岁,矮矮小小,父亲早逝,但他有当时很多人羡慕的城镇户口和工作。父母说,跟着他,我会像表姐一般,从此不用在田里辛苦劳作。 
  不言而明,婚后的我对他谈不上感情如胶似漆。但我谨记母亲的话,“要做个好妻子、好媳妇”,所以,我温柔贤惠,让乔国云甚是欢喜,待我一天比一天上心。我也渐渐接受了他。 
  随后,我生下双胞胎女儿,她们精灵古怪,让家里充满欢声笑语。苦尽甘来,一切终于顺心遂意,我很知足。 
  眨眼间,女儿们蹭蹭蹭长大。尤其喜上眉梢的是,2014年的小升初考试,俩姐妹一起考进了市里最优质的初中。与此同时,家里的经济状况开始让我忧心,乔国云那原本没活力的单位越发死气沉沉。 
  想着俩女儿以后需要用很多钱,我急中生智,想到前年春节回娘家,见到发小,听说她和老公在东莞开了家公司,便玩笑地说,如果某天不得不外出赚钱,希望她能收留我。发小当即爽快答应,让我时时有跃跃欲试的冲动。 
  等女儿正式进了初中,我就找乔国云商量,说不能再靠他一个人微薄的工资了,想趁孩子都住校,我外出打工,他留在家里一边工作,一边利用双休日照顾女儿。这么有条有理的安排分析,乔国云没理由阻止。于是,他无奈地成了留守丈夫。 
  我没有工作经验,也没有任何专长,即使在熟人的地盘,也只有认真实干,肯吃苦,才能长久。所以到了发小的公司,我主动提出从最基层做起,发小遂了我的意。但在住宿方面,我遂了她的心,住了个宽敞的单间宿舍。起初个把月,上完班,发小怕我不习惯,总抽出时间驱车带我到处看看,有时聊聊各自的家庭、孩子,或者回忆幼年趣事,日子过得还挺舒畅。 
  发小是公司负责人,一段时间后,我不好意思让她再在我身上分神。没想到,少了和她的“私会”,不适感接踵而至,只要一下班,孤独寂寞一齐涌出来,我就格外思念家人。我告诉乔国云,只要去了学校,见着了女儿,给我一声电话铃做提醒,然后我就迫不及待回过去电话,听听他们仨的声音。只有那一刻,我空落落的心才有充实感。 
  发小给我开的工资有近4000元。每月除了留下800元,我都如数汇给了乔国云,嘱咐他合理计划开支,钱尽量存起来,供两个女儿读书用。他总说知道轻重,让我放心。那会儿,我没往深处想,只想着拼命忙活几年,等女儿们大学毕业就回家。为了省钱,公司放假,我都不回家,寒暑假也没叫女儿们来这边玩。 
  到了去年国庆节,我近两年没回家。发小一家从厦门旅游回到东莞,来不及休息,她急忙找到我,眼神怪怪的,问我要不要请假几天,回家看看,还特别说明来往车费她报销。 
  我很奇怪她的提议,想从她的表情寻找答案。最后,性急的她不愿再转弯抹角,告诉我,听她堂妹说看到乔国云找了个相好。 
  听完,我噗嗤笑起来。发小见状,问我真那么相信乔国云?我说,他如此珍爱我,怎会舍得。发小还是不依不饶,提醒我以后工资不用汇回家,让我自己开个账号,免得人财两空。 
  其实,关于乔国云的传言,父母已几次打电话告诉我,让我不要一心挣钱,说若家没有了的话,得不偿失。我没当回事,让他们别跟着人家起哄。 
  现在,听发小也来说同样的事,虽然我表面装作风轻云淡,心里早七上八下了。等发小一离开,我立刻打乔国云的电话。电话一直没人接,我继而给父母打电话。乔国云正好去看望他们,称手机放家里,没带。我悬着的心总算放下,还自以为是地想,如果他背叛我了,不可能还费心去看望我父母。 
  电话结束前,我对父母依依不舍地说,女儿马上要考高中,春节我就回家。 
  12月底,我回到家。俩女儿欢欣雀跃,而乔国云很不安,眼神总躲着我。我真真切切感到父母和发小的话绝非虚假。 
  乔国云果真有了相好,是他的女同学,已离婚。前年,他女同学的儿子考上大学,乔国云从我汇的钱里取出5000元,大方地送给了她。就这样,两人你来我往地好上了……他承认私情的那一刻,我多么绝望和气急败坏,一个曾珍爱我的男人,说变心就变心了。 
  不愿女儿们受到影响,我忍住心头升腾起的怒火,沒吵也没闹。但无论如何,我容不得他的背叛,容不得他私自处理我的辛苦钱。过完春节,我们安静地协议离婚,商定暂时不让女儿们知晓实情。 
  现在,我仍在东莞上班。亲友说,我的青春没有了,用不着这么急着丢掉婚姻。我说,青春没了,但还有对生活的理想,相信春天也不会离我很远。 
  (编辑 赵莹 zhaoyingno.1@163.com)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