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上一篇:洗衣裳

蜜蜂

时间:2017-11-01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一直想有箱蜜蜂,不说吃蜜,就是想着也高兴。父亲做了蜂箱,架在屋檐下,架了好多年,眼见着蜂箱老旧了,依旧是个空箱子。 
  在乡下,蜜蜂不用养,也不用放,它们野天野地过自个儿的好日子,差不多待在悬崖的石缝里,可望不可及。只是它们要分家,若正好遇着,抓把细土朝它们撒,一般它们会歇脚,聚在树上,密麻麻的一堆,收回来,倒在蜂箱里头,事情就这样成了。可这样的时候难遇。 
   
  不想,大前年夏天,一群蜜蜂不请自来,住进了蜂箱。父亲高兴坏了,虽说这群蜜蜂数量不多,可是看着,眼睛像是甜的。我回老家,父亲搬梯子打开蜂箱让我看,只做了几张片(我们那儿把蜂巢叫片),蜜蜂忙着。父亲赶紧盖了,不打扰它们。 
  我们终于有箱蜜蜂了。除了冬天,乡间总有花开,李花白,桃花红,嗡嗡飞来采蜜虫,看见时,就想着这是我家的蜜蜂呢。鲁迅先生写,肥胖的黄蜂伏在菜花上。当时老师要讲这个“伏”字的好,我只想着黄蜂又不采蜜,伏着干什么?要是蜜蜂伏在菜花上那才叫好。我看过蜜蜂采花,像个小无赖似的在花间打滚,粉头粉脸的可爱。花色不同,它们的后腿颜色也不同,黄的明黄,紫的淡紫,红的粉红,最好看的是它们在苹果花里工作,那一双粉腿。后来看篇科普,才知它们的后脚确实与众不同,后脚跗节格外膨大,在外侧有一条凹槽,周围长着又长又密的绒毛,组成一个花粉篮。它们的后脚有个专门的名字:携粉足。 
  蜂箱一直在那里,大多时候,我们不管它,要是黄蜂来了,它们动静大,有点轰鸣的感觉,得用长竹拍子赶。虽说黄蜂是抢蜜大盗,不过蜂箱留的缝很小,它们也没办法。端阳割艾回来,门窗插几枝,蜂箱上也放几枝。等到梅雨季,把干的艾蒿点着薰蜂箱,据说有杀菌的功效。到了冬天,找件棉袄盖着蜂箱,这是人的一点心意。其实,蜜蜂冬天抱团取暖,不用担心会冻坏,它们不停地运动,外面的朝里头挤,里头的朝外挤,挺祥和的大家族。 
  蜜蜂是母系社会,雄蜂完成使命之后即死去,蜂后住在宫殿里,它的女儿们没有发育完全,也不操心恋爱事情,只是工作。这世上有许多东西给我们甜,苹果、樱桃、梨子……可这些果树一个不吃,我们从树上摘果子时,都有一点点歉意,像是吃独食。蜜蜂也给我们甜,可是它们自己吃蜜,这样就有些分享的感觉。 
  虽说有一箱蜜蜂,可我們一次也没取蜜,动过心思,可打开蜂箱,父亲总是犹豫,不知道它们够不够吃啊,反正咱也不缺这一口。又盖上了。 
  我喜欢喝酒,看见前人饮酒,总是心驰,泡过菊花酒、桂花酒,也曾弄回来带梗的荷叶,叶底用针刺几下,倒点儿酒,仰头对着荷梗吸,好像真的清凉。蜂蜜酒是苏东坡的法子。买一瓶蜂蜜回来,兑了凉白开,把从老家带来的大曲饼擀成细粉下了。确如苏东坡写的那样:“一日小沸鱼吐沫,二日眩转清光活。”能看见发酵的过程,他写:“三日开瓮香满城。”我也是第三天开瓶的,只是酸得吐都来不及。后来,又做了一回,依然穷酸穷酸的。就想着,莫非东坡欺我?这两天翻宋人叶梦得《避暑录话》,看到一则不禁乐了:“苏子瞻在黄州作蜜酒,不甚佳,饮者辙暴下(腹泻),蜜水腐败者尔,尝一试之,后不复作。在惠州作桂酒,尝问其二子迈过,云亦一试之而止,大抵气味似屠苏酒,二子语及,亦自抚掌大笑。”名人雅事世代流风,到后来没了本来面目,就像耳食,听着好吃,嘴巴没去尝过,多少得打些折扣。 
  老家的蜂箱在,蜜蜂也在,只是双亲这两年住在县城。我每回探亲,都要抽时间回趟老家,没什么事,东家坐了西家坐,要么就坐在蜂箱对面,看蜜蜂。那个感觉,好像它们是看门人,想要亲近,却难得亲近。 
AD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