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旧手机泄密迷案

时间:2017-11-01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从旧手机里窥破婚外情 
  2016年9月20日,关鹏买了一部苹果6S手机,便把旧手机里的所有信息删除,以200元的价格,卖给了小区附近的手机维修店店主宋连伟。 
  关鹏魁梧俊朗,1989年出生于山东德州农村,从北京某大学毕业后,进入顺义一家电脑科技公司上班。2015年5月,他与北京女孩曹爱玲组建家庭。曹爱玲比关鹏小一岁,父母在回龙观拥有四家建材门店,批发地板砖、陶瓷卫浴等产品,资产数千万元。一穷二白的关鹏与曹爱玲结婚后,住进位于四季花城小区120平方米的婚房,房子、轿车、家电家具、操办婚礼等所有费用,全由岳父母承担。 
  正因如此,关鹏在家里处处受妻子掣肘,没有话语权。结婚一年多后,纠结、愤懑开始在关鹏心里沉淀。为排遣压抑,2016年10月,他开始去小区门口的棋牌室打牌。宋连伟也是那里的常客,一来二去,两人成了牌友。10月19日晚饭后,关鹏约宋连伟及两位邻居打麻将。10点刚过,曹爱玲的电话追来了:“这么晚了怎么还不回家?”关鹏将麻将一推,抓起包就走。宋连伟拉住他:“这一圈怎么不打完?”“我与老婆说好了,10点准时回家。”说完,他大度地递给宋连伟50元,匆匆出门。 
  宋连伟好奇地问牌友:“他怎么这么怕老婆?”对方告诉他:“关鹏的岳父母是千万富翁,他父母是农民。他现在的一切都是岳父母给的,能不怕老婆吗?”宋连伟打趣道:“讨个有钱老婆,受点气算啥?” 
  宋连伟时年34岁,河南焦作人,在四季花城小区附近租了一间小门面房,经营手机维修店。妻子和女儿在老家生活,宋连伟吃住都在手机维修店。11月3日,宋连伟约关鹏和几个牌友打牌,刚到棋牌室,曹爱玲出现了。她虎着脸训关鹏:“说好陪我去买化妆品,怎么一转身就跑这来了?”关鹏赶紧陪着笑脸说:“我是在棋牌室等你,你不发话,我哪里敢打牌?”说着,他亲昵地挽着妻子走了。 
  麻将打不成了,宋连伟折回手机店。打开柜台,他一眼瞥见关鹏卖给自己的那部二手手机。凤凰男与富家女到底是怎样一种生活状态?好奇的宋连伟决定一探究竟。当晚,他利用软件,恢復了关鹏手机芯片、内存卡上删除的所有信息。宋连伟一条条短信读下来,没有发现关鹏与曹爱玲生活的蛛丝马迹,倒是窥破了关鹏的隐私:关鹏有婚外情。 
  敲诈短信猝然而至 
  关鹏的情人名叫杨敏,湖南岳阳人,两人是大学同班同学。杨敏未婚,在朝阳区某网络信息公司上班。本来两人来往不多,关鹏婚后每次在妻子那里受了气,他或与杨敏见面,或在电话里向她倾诉。渐渐地,杨敏对关鹏由同情发展为爱怜。2015年11月,两人突破男女底线。此后一年,他们交往甚密,关鹏在短信里称杨敏为“敏捷的小燕子”,杨敏则称他为“爱喝蜂蜜的小熊”。 
  窥破关鹏的隐私后,宋连伟处于莫名的亢奋中。12月4日,两人又在一起打牌。关鹏赢了520元,宋连伟输了400元。关鹏洋洋得意:“老宋,以后别打牌了,总输钱当心老婆跟你闹离婚。”关鹏的调侃勾起宋连伟的怒火,他反唇相讥:“我不是小男人,老婆都听我的。‘爱喝蜂蜜的小熊’才是怕老婆的软男人。”关鹏脸色突变,“爱喝蜂蜜的小熊”没有第三人知道,宋连伟怎么脱口而出? 
  牌局散后,关鹏逼问宋连伟:“你为什么叫我‘爱喝蜂蜜的小熊’?谁告诉你的?”宋连伟意识到自己触碰到关鹏的隐私,连忙矢口否认:“我给女儿买的卡通书里有这个名字,随口一说而已。”关鹏觉得宋连伟撒谎,心里像下了一层霜。 
  第二天,关鹏与杨敏见面,他紧张地问:“你向别人透露过我们的关系吗?”杨敏嗔怪道:“这种事我怎么会对外人说?”于是,关鹏把宋连伟的话告知杨敏,杨敏分析道:“要么是偶然,要么看到了你的短信。”“不可能,咱俩的短信只有我一个人看到,且每次都删得干干净净。”两人讨论一番,一致认为:关鹏过于紧张了,以致草木皆兵。 
  出于谨慎,此后,关鹏加倍呵护曹爱玲。曹爱玲是父母公司的会计,经常晚上六七点才下班。每次关鹏都做好晚饭等她。曹爱玲不愿见婆家人,为顾及她的情绪,一听说山东亲戚要来北京看病或办事,关鹏就推说自己出差。看关鹏如此迁就自己,曹爱玲对丈夫的态度也略有好转。 
  2017年2月,关鹏与宋连伟一帮人打麻将。整整一周,关鹏手气出奇得好,前前后后赢了宋连伟近5000元。宋连伟的手机店每月盈利不到6000元,输这么大一笔钱让他格外心疼。2月23日晚上10点,牌局结束时,宋连伟发牢骚说:“怪了,有的人情场得意,赌场也得意。”关鹏脸上的笑容突然僵住了,宋连伟没觉察出关鹏表情的变化,接着说:“别看我现在输这么多钱,以后我要想办法加倍赢回来。” 
  宋连伟话里有话,晚上关鹏失眠了。他想破脑袋也不明白,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让宋连伟掌握了自己的隐私。此后,他不再去棋牌室打牌,有时在楼下碰到宋连伟,也远远绕道而行。 
  2017年6月3日深夜11点,关鹏刚躺下,突然收到一条短信:“你与杨敏的事我全掌握了,给我5万元封口费,否则我将秘密捅给曹爱玲。”关鹏不知所措,睁眼到天明。 
  滥杀无辜追悔莫及 
  第二天中午,关鹏回复短信:“你是谁,咱们见面谈。”对方回复:“不必了,痛快点,什么时候给钱?”关鹏一整天都心惊肉跳。傍晚下班回家,关鹏在楼下遇到宋连伟。宋连伟主动与他打招呼:“怎么不来打牌了?难道是被我吓怕了?你赢我那么多钱,我不甘心呀。” 
  关鹏的心猛地一颤,想到宋连伟掌握自己的隐私,及他说的“加倍赢回钱”,敲诈自己的人不是他又是谁?关鹏遍体生寒,警告宋连伟说:“别玩过头了,当心引火烧身。”这时,有人喊宋连伟买手机,他来不及回答,匆匆走了。 
  关鹏以为自己的话会吓退宋连伟,谁知6月6日早上9点,敲诈短信又来了,对方竟将封口费抬高到8万元。并威胁关鹏:“我的耐心是有限的,三天内见不到封口费,你就等着曹爱玲将你扫地出门吧。”关鹏几乎崩溃了,他不想失去这份优越生活,决定铤而走险。 
  这天中午,关鹏在电话里向曹爱玲撒谎:“晚上我在单位值班,你去爸妈家蹭饭吧。”曹爱玲信以为真,在父母家吃过晚饭后就住下了。关鹏熟悉宋连伟的作息规律,每晚他都打牌到凌晨1点才回手机店睡觉。手机店和棋牌室之间有一个大花圃,里面有侧柏、假山和白桦树。当晚12点,关鹏在花圃里的假山后潜伏下来。凌晨1:03,宋连伟哼着小曲从棋牌室回手机店,路过花圃时,关鹏从假山后冲出来,拿出事先准备好的电线,迅速套住宋连伟的脖子…… 
  次日上午8点,环卫工人打扫花圃时,发现了宋连伟的尸体,向顺义公安分局报警。警方经过技术侦破,将犯罪嫌疑人锁定为关鹏。当天下午,关鹏在公司被警方刑拘。面对警方的审讯,关鹏交代了实情。 
  警方根据关鹏提供的敲诈短信和电话号码进行追踪,发现敲诈关鹏的不是宋连伟,而是同住四季花城小区的袁金勇。6月19日上午,警方在出租屋将袁金勇拘捕。袁金勇时年31岁,辽宁葫芦岛人,无业,多年前因诈骗被判刑四年。据他交代,2017年5月初,他以400元的价格,从宋连伟的手机店买了一部旧手机。随后,他发现手机内竟存有数百条短信,并从中发现了“商机”。原来,宋连伟恢复关鹏手机里的数据后,忘记删除,直接卖给了袁金勇。袁金勇没有经济来源,得知关鹏是富家女婿,便以曝光隐私为由对关鹏实施敲诈。 
  得知真相,关鹏悲痛万分,懊悔自己不该发生婚外情,更不该滥杀无辜。曹爱玲无法接受丈夫的婚外情和犯罪行为,愤而提出离婚。宋连伟的妻子向关鹏提出巨额民事赔偿。目前关鹏已被顺义区公安分局刑拘,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严惩。 
  【以案说法】 
  当今,人们换手机已成家常便饭,二手手机市场也很红火。但因为现在的技术能轻松恢复手机内的数据,也使得我们的隐私很容易泄露.所以我们一方面要严于律己,承担好家庭和社会的责任;另一方面也要保护好隐私,处理手机前先把手机格式化,为保护隐私筑一道防火墙。 
  俗话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特别要提醒的是,如果一旦遇到敲诈勒索类的事情,报警是唯一的选择。 
AD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