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别将蓝颜当闺密

时间:2018-01-15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帅气同窗变身蓝颜知己 
  2015年5月,范海涛组织同学聚会,在北京工作的十多名同学悉数到齐。因郭蕊半年前与富二代梁嘉恋爱,她成了聚会的焦点。几名女同学围着她讨要追到高富帅的经验。郭蕊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主动买了单。聚会结束,范海涛开着自己的奥拓车送郭蕊回住处,郭蕊神情黯然,范海涛觉察出她有心事。 
  时年25岁的郭蕊是河南信阳人,大学毕业后在北京一家健身中心担任瑜伽教练。她身高1.68米,风姿绰约,在朋友婚礼上,梁嘉与她一见钟情。然而恋爱半年,梁嘉以北京人及富二代的双重优势,在郭蕊面前很有优越感,郭蕊的自尊一次次遭受挑战。范海涛祖籍山东,是北京一家软件公司的程序员,帅气、憨厚,与郭蕊是大学同学。这次同学聚会后,郭蕊和范海涛逐渐联系紧密。 
  一天傍晚,范海涛正准备下班,郭蕊突然打来电话:“想请你帮个忙,我已到你单位楼下。”原来,郭蕊的姑姑要来北京旅游,梁嘉以出差为由,拒绝接待。梁嘉的父母是国外一款高端汽车油漆在北京的独家代理商,资产达3000多万元。作为公司副总,梁嘉不可能因招待郭蕊的姑姑而打乱工作计划。因此郭蕊想请范海涛扮演梁嘉的司机,负责接待姑姑。范海涛幽默地说:“放心,我会给你挣足面子。” 
  范海涛借了一辆帕萨特,和郭蕊一起热情接待了姑姑。他还向郭蕊姑姑解释:“梁总出差了,我和梁总关系挺好的,他委托我接待您。”对方连夸梁嘉懂事。郭蕊心里却别有滋味。姑姑走后,郭蕊送给范海涛两瓶好酒以示感谢,两人的同窗情谊更进了一层。 
  郭蕊租住在东四环,范海涛每天下班回家从那里路过。有时下班晚,郭蕊单独在住处,范海涛就去她那里蹭饭。一天,范海涛来郭蕊家吃饭时,郭蕊哭了,原来,郭蕊姑姑来北京时,梁嘉根本没出差。“他太不把我当回事了。”郭蕊絮絮诉说心中委屈。范海涛开导她:“梁嘉英俊帅气,家庭背景又好,只要他真心爱你,受点委屈算啥?好多外地女孩想受这委屈还没机会呢,你结了婚就住别墅开名车,有得必有失,别再自寻烦恼了。”范海涛的话让郭蕊心里舒坦了许多。 
  范海涛低调嘴严,郭蕊有心里话就向范海涛倾诉。每次,范海涛都给予她关怀建议,纠正她的认知盲区。一来二去,郭蕊将范海涛当成了蓝颜知己。而在范海涛看来,同学就是人脉资源,郭蕊以后结了婚,也许能给自己庇荫。 
  2015年12月,范海涛在郭蕊住处吃火锅。梁嘉突然造访,他高声质问郭蕊:“你们算怎么回事?我这个正牌男友倒成了局外人?”还没等范海涛解释,梁嘉一拳砸在范海涛鼻子上,范海涛满腹委屈,匆匆离去。 
  利益套牢蓝颜知己 
  郭蕊耐心给男友解释与范海涛的关系:“我们只是普通同学,外地人在北京举目无亲,哪个不将同学朋友当亲人?你无论外表还是家庭背景,都远胜范海涛,我怎么会舍弃元宝捡废铁?”一番心里话,浇灭了梁嘉的怒火,他警告郭蕊:“我不反对你与男同学来往,但要注意分寸。” 
  第二天,郭蕊拎着水果看望范海涛。她难过地道歉:“我一宿没睡,好在一番解释,向澄清了梁嘉的误会。咱们还像以前一样来往好吗?”范海涛苦笑着说:“我会忘记昨天的事。” 
  此后,范海涛与郭蕊交往时多了几分距离。2016年3月,一名瑜伽会员对郭蕊百般挑剔,投诉了郭蕊,经理将她训得眼泪汪汪。郭蕊像往昔那样,在电话里向范海涛倾诉。范海涛礼貌地说:“每个人都不容易,要多理解包容。”他借口开车挂了电话。此后,郭蕊与梁嘉常发生小摩擦、工作上的压力、同事间的竞争等负面情绪,都在心里堆积。她想向闺密倾诉,又担心闺密对外散播。郭蕊迫切希望范海涛“重新上岗”。 
  不久,梁嘉的公司要购买一套汽车油漆自动调色软件,几家IT公司要么报价太高,要么操控效果不理想。于是,郭蕊向梁嘉推荐了范海涛。梁嘉爽快地说:“只要有这个实力,就交给他们做。”范海涛与三名同事加班加点,研发出一套汽车油漆调色软件。范海涛带着同事来梁嘉公司安装调试软件,梁嘉热情招待了他,两人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这套软件的交互性、操控性堪称一流,而且价格比同类产品优惠了三分之一,梁嘉非常满意。范海涛也拿到了5万元销售提成及研发费,他觉得这一切都是郭蕊带来的,如果自己以前不给她当蓝颜知己,她怎么会给自己这个机会?于是,范海涛邀请郭蕊吃饭表示感谢,郭蕊给他下诱饵:“买汽车的家庭会越来越多,梁嘉的公司会越做越大,他身边还有一大堆富豪朋友,随便给点业务都做不完。”范海涛听出了弦外之音,殷勤地给郭蕊夹菜:“就算全世界的男人都抛弃了你,还有我这个蓝颜知己拥抱你。”说笑间,范海涛心中的隔阂淡去了。 
  2016年12月,梁嘉认识了北京女孩柳明月。柳家父母经营防盗门,身家过亿。两人颇有共同语言,交往愈加频繁,梁嘉疏远了郭蕊。2017年情人节,郭蕊没有收到男友的礼物,便来到梁嘉的公司。推开办公室的门,只见梁嘉与柳明月紧挨着坐在一起,互喂对方吃葡萄。郭蕊哭着跑出门。 
  求爱不成冲动铸错 
  好几天没联系上郭蕊,担心不已的范海涛直接来到郭蕊家。推开虚掩的门,范海涛就看到郭蕊披头散发歪在沙发上,脸色惨白,双眼紧闭,左手腕一条血口子。他赶紧拨打120,将郭蕊送往医院。 
  原来,2017年2月25日中午,梁嘉来到郭蕊的出租屋,将一张银行卡交给她:“卡里有10万元,就算我对你的补偿。我们分手吧。”郭蕊几近崩溃,想要自杀。范海涛既心疼又气愤,从医院回来后,范海涛将蓝颜知己的职责发挥到极致:每天下班都赶来陪郭蕊,给她做饭煲汤,带她去郊外散心。 
  此时,范海涛心理渐起变化。他之所以甘做蓝颜知己,是建立在对郭蕊有好感的基础上。曾经他自知无法与梁嘉抗衡,只能让好感休眠;现在郭蕊已单身,爱慕在范海涛心里泛起浪花。他想找时机向郭蕊表白。 
  可是,梁嘉无法忍受柳明月的强势和刁蛮,愈发怀念郭蕊的温柔体贴。4月26日,梁嘉向郭蕊道歉:“我和柳明月分手了,对不起,能再给我一次机会吗?”他还承诺:“如果你接受我,我把一套别墅和一辆宝马过户到你名下。结了婚,无论你父母在河南还是来北京,我给他们买套房。”与梁嘉分手,郭蕊本就心有不甘,梁嘉主动求和,她心动了。 
  5月18日,范海涛向郭蕊表白心迹。郭蕊尴尬一笑:“开什么玩笑?咱们不可能。”随后说出与梁嘉复合的事。范海涛一拳砸在桌子上:“他将你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别人怎么看你?你可以不接受我,就是不能再和梁嘉在一起。”郭蕊也很生气:“与谁在一起是我的私事,不用你操心。”两人不欢而散。 
  范海涛将郭蕊与梁嘉的前前后后,悉数告诉了同学们。同学们轮番打电话或在网上讨伐郭蕊:“你这是丢我们女同学的脸,被人看不起。”“做人要有底线,爱情同样要坚守底线。”字字句句针一样扎痛了郭蕊的双眼,她半个月没搭理范海涛。 
  6月27日,范海濤将郭蕊约到住处,做了满满一桌菜,两人各喝了两杯白酒。范海涛泪流满面:“你能接受我吗?”郭蕊摇摇头。“那你离开梁嘉,随便接受哪个男孩,我继续做你的蓝颜知己,否则咱们断交。”范海涛的话像炮弹袭击郭蕊:“你这样做谁都看不起你。”郭蕊反唇相讥:“你这是嫉妒,梁嘉能给我别墅、名车,你能给我什么?我怎么会跟你这样的穷小子在一起?” 
  范海涛的自尊再次遭受践踏,酒精让他失去了理智,他双手狠狠掐住郭蕊的脖子:“我看不起你!”郭蕊也喝多了,浑身乏力,厮打中被范海涛推倒在地,渐渐没了呼吸。 
  范海涛酒醒后,向东城公安分局投案自首。目前,此案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以案说法】 
  社交是我们最基本的社会活动之一,但不管是朋友、同事,都要有社交边界意识,在交往中注意分寸,尊重彼此的隐私和距离。同时,尽量淡化朋友间的利益关系,以免发生类似本案的悲剧。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