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Rei Kawakubo 川久保玲 喜欢“违法乱纪”的成年人

时间:2018-01-23   栏目:人物故事   来源:网络

  当一群人穿起红色爱心眼睛标志的T恤后,就开始张牙舞爪地对川久保玲评头论足。说她也不过如此!但要知道,COMME des GAR?ONS PLAY不过是川久保玲个人品牌COMME des GAR?ONS 的一个品牌支线,也几乎跟川久保玲的本身设计搭不上太多的边角。 
  如果想要考量川久保玲的时尚地位,也许我们可以从今年举办的“Met Gala(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慈善舞会)”窥得一二。每年盛会都会有一个特定的主题,而今年的春季特展和晚宴主题“Comme des Gar?ons/ 川久保玲”,则是向以川久保玲为源头的前卫先锋艺术时装致敬。这也是继1983年Yves Saint Laurent之后,第二个以设计师为主题的时尚盛会。盛会现场,除了星光熠熠的前卫红毯造型,还展示了川久保玲自1980年代到最新系列设计中的150件女装作品,效果势不可挡。 
  针对此次主题的缘由,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服装学院院长Andrew Bolton提到:川久保玲是过去40年中最重要和最有影响力的设计师之一,让我们重新思考创新、娱乐和杂糅设计,她已经定义了我们这个时代的美学。

“我从不为平庸人做衣服”


  大多数设计师是希望服装能够让女孩看起来更漂亮,川久保玲不是,她是让服装更有回头率。不追热点,不求爆款,40年来,川久保玲的服装一如既往地追求“未来”、“极端”、“怪异”,“如果我创造了什么新鲜事物,它肯定不会被理解,倘若得到太多人喜欢,我反而会很失望,因为这说明设计还没有到达极致程度。” 
  1981年,是川久保玲名声大噪的一年,这是她第一次携个人品牌Comme des Gar?ons的巴黎处女秀。当时,川久保玲与山本耀司,这两个热血日本青年,靠着蹩脚的法语与英语,谦卑地招呼着秀场上各大时尚巨头。丑化的模特妆容、无规则的破洞、不对称、诡异、一片漆黑,像是乞丐,又像灾难现场,这场起初并没有抱有太大希望的秀,却在80年代的巴黎掀起了一场黑色革命,整个时装界一片哗然,甚至有人称这是“来自广岛的报复”。 
  在充斥着性感、曲线、裸露的设计氛围里,川久保玲这种唱反调的去曲线化的不完美设计理念,虽备受抨击,却因其绝不折中的“反时尚”态度而立即爆红。“我只是想做我觉得美的衣服。人们可能觉得这种方式和想法就是打破规则吧。”川久保玲说。

黑色可以定义川久保玲吗?


  山本耀司说:“黑色谦卑而傲慢,慵懒、放松却神秘,构架出互不滋扰的精神境界。”而川久保玲说:“黑色是舒服的,富有力量与情感,它能让我舒适平和。”” 
  川久保玲善于使用低彩度的布料来构成特殊的服饰,其中有许多是单件同一色调的设计,而黑色可说是川久保玲的代表颜色。早在1980年,川久保玲的“all black everything” 曾被日本媒体称为乌鸦族,她对于黑色的演绎可以说是达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在1997年的“Body Meets Dress,Dress Meets Body”的秀上,黑色依旧是主色调,这些被附着在衣服表面的“支架”和“肿瘤”让人们彻底看到了川久保玲设计里的“黑色幽默”。在2012年的秋冬系列中,她更是用黑色来演绎人类内心的恐惧和欲望,这些二维剪裁的时装将黑色里的多个色度演绎出了绝妙的层次感。“如果说上帝为人们带来了光明,那么川久保玲则成功的‘关上了灯’”,时尚女王 Carine Roitfeld 曾这样说道。对于川久保玲来说,除了发型,她不可能一成不变。在其他潮牌都争相以黑色为噱头哗众取宠时,川久保玲早已开启了另外一个篇章。 
  在2000年秋冬季上,拥有朋克气质的红色就出现在了不规则剪裁的苏格兰方格外套上,并且成为继黑色之后,被川久保玲使用频率最多的颜色。2012春夏女装秀场上,川久保玲更是给人们来了一次措手不及的“White Drama”。满场堆砌至头顶的白色带来如同死亡之静谧,非但没有给人以纯洁、飘逸、神圣之感,倒是生生多了一份阳光下的不安。而2012年的秋冬系列应该是让那些一路追随川久保玲和她审美哲学的忠粉们最大跌眼镜的一次,近乎完全扁平的廓形和日式折纸般的手工细节,配以宝石蓝、红色,以及樱花粉等充满电力的颜色一同出现,一扫往昔川久保玲作品中的阴郁和深沉,让这个系列显得天真又烂漫。 
  2017年秋冬的系列,川久保玲更是开启了一个全新的时尚革命,她用不可一世的玫瑰图腾来包容一切曾启发她的文化思潮,从凡尔赛宫的奢靡、狂暴不羁的朋克,到被压抑和控制的边缘性学,每一处都被华丽的锦织面料和繁复的手工艺装点得隆重而得体。花朵元素主宰了整个设计,从盔甲式的外套到不合比例的胸衣上都能看出川久保玲对玫瑰元素的双面把玩,立体的3D线条为镶金的玫瑰花瓣赋予了生命,招摇的蔓延开来。

时尚二字太无聊,不如做个有趣的生意人


  川久保玲说:“我造衣,同时也是生意人。我自己设计了这些衣服,并不认为它们卖不出去。我不是说要让大众接受它,我清楚地知道我的目标客户就是那么一群……否则便不能称之为Comme des Gar?ons。” 
  沉迷制衣,却又不局限于纯粹的设计,1969年,在没有接受过任何正式时装方面培训的情况下,川久保玲成立自主品牌CommedesGar?ons,并在4年后于东京Minami-Aoyama区设立了第一家精品店。她的工作形式从一开始就打破常规:“我店内没有放置镜子,为的就是表达‘因服装带来的体验而购买’的理念,避免服装在人身上所呈现的模样影响顾客判断。” 不过她商业上最大的成功当属和他的先生Adrian Joffe共同设立的多品牌时尚零售店Dover Street Market——它既是店面,也是展厅,是新潮设计的聚集地。目前,Dover Street Market在伦敦、纽约、东京和北京都有分店。根据《时装商业评论》的数据,这家公司每年预计收入2.8亿美金。川久保玲如同时装的传教士,在主流大型百货公司体系外,将她认同的时装进行最大程度的传播。其中,由她开创的“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的“游击商店”(Guerrilla Store)这种节约成本的零售模式,在过去十几年风靡一时。除了热衷于大搞零售店噱头之外,川久保玲对品牌的出品更是一丝不苟,COMME des GARCONS诞生的几十年里,除了日本本土外,品牌在全球拥有230家门店;CommedesGar?ons旗下拥有17个副线品牌,在纽约、巴黎和东京设立了3个旗舰店,一年的营业額达2.5亿美元。其中包括COMME des GARCONS PLAY这种几乎没什么技术含量的线,在商业方面却一直很叫座,不过对于设计师来说除却盈利之外更重要的是并没有对品牌的整体价值和形象产生太大的损害。 
  “我不信名气,但这东西带给我无人拒绝合作的能力。”2009年,她与苹果公司合作,推出以披头士为主题的联名包系列;随后又与歌手Pharrell Williams合作推出联名香水。但任何一个行业,想要成为大师级别的人物,也必须是对整个行业的未来发展有极大的帮助。川久保玲就是这样,她协助发展了很多年轻的设计师,像是大弟子渡边淳弥,风头正劲的阿部千登、Undercover品牌设计师高桥盾等,日本服装界的半壁江山几乎都与她有关。

穿得美不是女人唯一的出路


  自山本耀司离婚后,山本耀司和川久保玲就逐渐走到了一起。一开始只是旅伴,作为Vivienne Westwood前身的Sex精品店的创始人马尔科姆·麦克拉伦(Malcom McLaren)依旧记得这对娇小而时髦的日本客人,但他当时并不知晓二人皆是设计师。两人都成长在单亲家庭、而在认识川久保玲时,山本耀司刚刚结束一段婚姻,带着两个孩子,而川久保玲一直无子。二人同为应庆大学校友,同样颇为近似的美学主张,使得这段关系一直持续到九十年代早期。两人深深地爱慕地彼此,但同时,同为设计师的二人在事业上的竞争也在继续。 
  对于川久保玲而言,在数年前一篇来自《纽约客》的采访中曾记述过她对于两人这段关系,彼时心中一直略有芥蒂:山本耀司的那些问题,酒精、赌博、失眠、还有女人,最终一点点瓦解了这段关系。1942年六月四日(亦有报道指出为1943年),并无子嗣的川久保玲在自己五十岁那年,在巴黎市政厅嫁给了Adrian Joffe。就像山本耀司和久川保玲那张稀有的合照,对于这段情两人也一直守口如瓶。
AD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