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别找鸵鸟复情仇

时间:2018-01-23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楚菲菲二十八岁,还没有男朋友。可她真不是家人亲戚眼中的挑剔女,她配合他们相过八次亲,今天是第九次。 
  相亲地点订在一间高档咖啡厅,“楚菲菲?”右侧靠窗第二桌的男人朝她招手。“蒋,蒋浩哲?”楚菲菲以为自己看错了。但哪里会错,蒋浩哲那像光一样耀目的存在,再过二十年她都不会认错。人名合一了,楚菲菲心里的那点意猜和侥幸瞬间消失,随即感叹,她像跳了一支圆舞曲,最初遇见的人还会遇见。 
   
  “你也到了需要相亲的地步吗?”楚菲菲省去客套故作镇静,蒋浩哲更干脆,“知道是你,就来了。”他倒不掩饰。 
  “楚菲菲,你变得更漂亮了。”蒋浩哲看似很真诚。她淡然回,“你没变。” 
  “哈,我长了五岁。”“长了五岁又怎么样?”楚菲菲的反问把蒋浩哲问住了。 
  五年前楚菲菲大学毕业,终于结束和蒋浩哲一年的眉来眼去,正式确立恋情,蒋浩哲自动规避来自各型女生的示好,一心守护楚菲菲。那时楚菲菲年轻啊,甚至为从众多女生羡慕嫉妒恨的眼光中胜出感到自豪。但蒋浩哲更年轻,比她还小两岁,还玩不够人生。 
  五年前的楚菲菲對前途有规划有计划,且不畏艰险,开了间学生鞋店,经营了一家小打印店,准备和人合伙做安利,她觉得有那么多有意义的事情需要她飙智慧,她忙得能好几天忘记蒋浩哲。蒋浩哲也有计划,就是想无工作无学业压力,无所事事地玩几年。 
  渐渐地,楚菲菲说:“蒋浩哲,你就打算这么浑浑噩噩?”蒋浩哲无所谓,“家里也不需要我立刻挣钱,我暂时就想享受两年再说。” 
  蒋浩哲也说:“楚菲菲,做女强人有什么好,只会越来越没女人味。”“我没要做女强人,我在实现梦想。梦想,你懂不懂?” 
  道不同不相为谋,爱情在此也是牺牲品。楚菲菲毫不犹豫单方面提了分手。 
  但五年后的今天,浑浑噩噩的人事业鼎盛,追求梦想的人却安于平凡。 
  楚菲菲没想到还一脸游戏人生的蒋浩哲在做着一份企业主管的工作,据她所知,蒋浩哲所在的那家公司以对员工要求严苛出名,工作密集,工作效率要求高精准,当然收入也很高端。蒋浩哲能胜任主管一职,能力可见一斑。楚菲菲发现原来她不怎么了解蒋浩哲。 
  当蒋浩哲听到楚菲菲现在一家小型民营企业做会计时,一脸惊喜,“你是怎么想开的?” 
  多不正常的逻辑,蒋浩哲不是应该问问关于她的梦想怎么样了,和这五年发生过什么吗。他是真有一颗纯爱的心,还是有别的什么目的? 
  “梦想不是缥缈不定吗,没抓住。”还是由她来直面人性吧,楚菲菲想。 
  “抓住当下就好了,我就这样想的,过一天乐一天。”五年前那个说想无所事事玩几年的蒋浩哲就是这样子,话说的真心无比,诚实而嘲讽。 
  楚菲菲只想喝完咖啡走人,但蒋浩哲却大有把相亲进行下去的意思,“哎,楚菲菲你记得吧……就那谁谁谁竟然一口气生了俩儿子,那谁谁谁在学校的时候多威武,居然会怕老婆,哈哈哈。”蒋浩哲那富足的表情展示的全是轻松愉悦。 
  楚菲菲心里充满了陌生感,她的这个第一任男友,他们当时是怎么恋上的,又怎么相处了一年快速分的手。她恍惚,那个豪气冲天,任性随意,纯情蒙混的蒋浩哲好像笑容没现在这么俗。 
  “嗨,楚菲菲,加个微信吧。”蒋浩哲说着就拿起她放桌上的手机打了自己的电话,她无奈喝了两口咖啡的工夫,蒋浩哲就把她拉进了一个同学群里。“周六班长办孩子满月酒,邀请你去呢。”楚菲菲无语。五年工作经历蒋浩哲练就了这样的处事效率?但她对此忿然。 
  她这次巧被安排遇上蒋浩哲,他有何居心,真像个迷局。 
  她四年没和以前的同学联系过了。当年她和蒋浩哲分手,他们同学朋友QQ群里对此事研讨得热烈非常,大多数是劝她不要这么拼,虽然出名要趁早,但事业之路上还是要徐徐而行。可当时在她看来全都是嫉恨她的心劲,妒愤她竟然把她们心中的王子给甩了,全都是口不走心旁敲侧击顾左右而言他。 
  她在群里统一豪迈回复:五年后再说。 
  事实是一年后她都无话可说了。 
  现在,蒋浩哲竟不经她同意把她拉入那个熟人群。 
  从第九次相亲,楚菲菲开始憎恶相亲。 
  蒋浩哲又约了她两次,她以有事推脱,第三次她决定不推,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 
  蒋浩哲订的餐厅档次还是很有格调的,西点,红酒,音乐,都让人沉醉其中。楚菲菲脑中闪过的镜头是,昏睡后清醒的王子,撒尽财富和精力找到了他的公主。切!楚菲菲摇头赶紧把自己的理智叫醒。 
  “蒋浩哲,你是打算重新追我?” 
  蒋浩哲一怔,还是回答,“嗯。不用马上决定,给咱一个缓冲。”楚菲菲心里晃荡了几下,就想起和蒋浩哲眉来眼去的时光。“那么,且行且看吧。”话一出口连她自己都愣了,原来自己早已不是那么尖锐的人,不忍拒绝容易妥协。 
  “蒋浩哲,说说你的工作好吗?”其实她想了解。 
  “工作有什么好说的,就那样呗,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嘿嘿。” 
  楚菲菲的心说不出悲喜。 
  忽然整个西餐厅灯光暗下来,有人推着心形蛋糕走来,小推车上有烛光摇曳,随后是瞬间变装燕尾服王子的蒋浩哲,左肩抵下颚处是小提琴,悠扬的小提琴曲流出。 
  什么情况? 
  他,他什么时候学会拉小提琴的?这竟是楚菲菲暂时想弄明白的问题,而不是醒悟过来,哦,今天是她的生日。 
  三分钟,蒋浩哲就在楚菲菲心里骤然生动起来,去他的她所猜忌的一切。女人谁能拒绝得了温情和浪漫。 
  熟女需要面对现实,相比之前她相亲过的所有对象,蒋浩哲是她最好的选择。 

  和蒋浩哲不动声色交往两月余,她游遍吃遍本市及周边,忽然发现过去的几年白过了。原来摈弃前嫌放下欲望缩小梦想是让人这么幸福的事。

  蒋浩哲这段时间有点忙,他笑称,五一将至,工作多,所以这钟撞的次数也多点。 
  好不容易放假约个会吃个饭,蒋浩哲连接两个电话,第三个电话是蒋浩哲在离她几米远的地方刚回到楚菲菲跟前时响起的。蒋浩哲一看电话,马上接,甚至来不及回避,“您好,经理,哦,这件事我已经和销售部主任谈好,哦,那几处的数据,我觉得不够准确,我想再和加拿大生产部的负责人确认一下……”和那个负责人通话,蒋浩哲全程用的是流利的英语。
  楚菲菲第一次看蒋浩哲工作的样子,虽然只是个工作电话,但蒋浩哲表现的冷静自信、认真专注、自如专业还是震惊和刺激到了楚菲菲。她再一次感到她不了解蒋浩哲,他某些方面已经进步到了她所仰慕的高度,但他好像并不想让她知道。 
  楚菲菲在蔣浩哲讲完电话之前转到不远处的消费赠品区浏览,不一会儿蒋浩哲过来歉意地说不能陪她吃饭了,公司有事现在必须回去,“唉,公司真残忍,节假日也不放过撞钟人。”她大气道,“认真工作的人什么时候都没错。”于是蒋浩哲无负担地撇下她走了。 
  她特想甩自己一个耳光,甩开那双捂着耳朵无知享受幸福实则躲避自己和世界的自私的手。她幡然醒悟过来,她逃避着世界,维护着的可怜的自尊一文不值。蒋浩哲是在帮她维护,或者无视。这二者都让她生气。 
  楚菲菲到现在才真正骄傲一件事,就是她到二十八岁才明白知错就改的魔力和意义。 
  她终于厚着脸皮到蒋浩哲把她拉到的群里说话,她一出现,四周的景象翻腾的根本不是她想象,问候她的,埋怨她失联的,夸张喊想念的,甚至有戳她生意失败后还不考虑东山再起是想咋地。就这却让楚菲菲心里哗啦啦扑进了一大片阳光。 
  原来她才是心地促狭的那个。 
  她坦白,五年前因为她心比天高,觉得智慧满溢,在二十三岁的年纪借债,跟家里要钱,信誓旦旦找亲戚投资,甚至偷偷抵押了父母的房子,结果她一败涂地,那叫个惨。 
  群里挺她的,恨她的,嘲讽她的,鼓励她的,一片呼声,楚菲菲的心呐,又洒进了数捧阳光。 
  她又忘记了蒋浩哲。 
  蒋浩哲再约她的时候,他的工作已完美告了一段落,他一脸朝气蓬勃,向楚菲菲筹划着星期天去郊区农场游玩。楚菲菲看着蒋浩哲兴致勃勃的样子,心里一阵悲哀,她确定他知道她的所有,却无闻无视。 
  “蒋浩哲,我很自私,没想到你也很自私。”蒋浩哲一下不明所以,楚菲菲大胆揣测着说,蒋浩哲再次接近她是报复她当年抛弃他,他努力到现在也只是为有一天能报复到她,知道了楚菲菲事业失败,他故意无视她的过去,若隐若现地暴露自己的工作现状也是想更打击她当初的有眼无珠。至于能成功地扮演到现在,是因为他好像发现报复偏离了方向,他并不那么恨她,也想“且行且看”。 
  “蒋浩哲,两个都自私的人怎么相爱。”她直面自己袒露内心,她曾想省心省力依靠爱她“多一些”的蒋浩哲躲避现实烦恼,。楚菲菲自嘲,这果然是一个庸俗的复仇故事,不过好在她没受伤。 
  她说她已经辞职,准备和同学合开一家小快递公司,她心中又有了熊熊的创业心,她不是一段时间受打击遇危险装鸵鸟,就会永远迷茫下去。把头埋进沙地里躲避危险的鸵鸟的一时愚蠢行为不会持续多久,谁都知道重新看世界的鸵鸟多么孔武有力。 
  服务生过来推荐情侣套餐。蒋浩哲迟疑,楚菲菲淡然说:“抱歉,我们不是情侣。” 
  楚菲菲此刻无比自信,蒋浩哲于她再无瓜葛。男朋友暂时没有了,不要紧,她会有的,等她再次明丽地面对世界,彰显自我的时候,什么都会有。 

AD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