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当“撒谎症”遇上“偏执狂”

时间:2018-01-23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习惯性撒谎 
  徐芸跟闺密逛街,撞见老公栾伟和一个年轻女性从餐厅走出来,言笑晏晏。而就在半小时之前,她给栾伟打电话说一起吃饭,他明明说是忙工作,午饭在公司解决的。抽不出时间陪老婆,倒是抽得出时间陪其他美女,她憋了一肚子气。况且刚才打电话用的免提,对话都被闺密听见,还夸栾伟工作认真,转眼碰到这种情况,不是让人看笑话嘛。徐芸真的从来没有这么丢脸过! 
  碍着闺密在,不想被别人看笑话,徐芸只是随意嘲讽一句:“我说怎么不肯来陪我,原来还有公事要做啊。”徐芸特意强调了公事二字,栾伟有些尴尬:“小柳是我的新客户,刚好事情谈完可以吃午饭,就顺便一起吃了。” 
  徐芸原本还想多吐槽几句,却被闺密拽着走,她只能暂时放过栾伟。 
  “栾伟是越来越不老实了,开始睁眼说瞎话了。”徐芸气不打一处来,“我还没说够,你干嘛拉我走!” 
  “万一那姑娘真是客户,因为你逞口舌之快把栾伟的业务给弄砸了,你说这划算吗?不就是撒了个小谎嘛,又无伤大雅。我家那个也经常不跟我说实话,只要不触犯我的底线,我随便他啦,你别太在意刚才那事儿,回家问清楚就行了。” 
  闺密说的其实徐芸都懂,撒谎本身就已经很让人生气了,更何况最近频率越来越高。以前是循着蛛丝马迹发现他撒谎,这次干脆是面对面撞见了,能不让人生气嘛! 
  那一下午徐芸都没好心情,可是就算等到栾伟下班回家吃完饭,还是没等到他主动提这个事情,仿佛中午这事儿就没发生过似的。但是徐芸不可能装作没发生,等栾伟要进书房工作的时候她拦住了他的去路,“中午的事儿,你还没说清楚呢。” 
  “都说了是请客户吃饭。”栾伟淡定回应。 
  “那为什么骗我说午饭在公司解决?要不是你心里有鬼,跟客户吃饭还至于跟我撒谎吗?”憋了一下午的气,徐芸这会儿已经到了愤怒情绪的极限,亟待一个出口。 
  “你每件事都喜欢刨根问底,我要是说跟客户吃饭你就会问男的女的,还要问我们吃什么,在哪儿吃,所以干脆就不说咯。”栾伟话音落地,疾步走进书房,锁上了门。她当时气急,用脚踹门,一定要让他解释清楚,可她闹腾了许久书房里也没有一点动静,只有她一个人在歇斯底里。直到她消停栾伟也没出来,干脆在书房睡了。 
  徐芸心里五味杂陈。很多时候,她都分辨不清楚栾伟说的话哪句是真,哪句是假,就连婚姻生活也蒙上了一层迷雾,两个人的感情也在渐渐疏远。在这段婚姻里走得越远,徐芸越觉得心累,她真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 
  心里的疙瘩 
  徐芸会这般介意栾伟说谎,其实还应该追溯到结婚之前。 
  他们两个是通过相亲认识的,当时徐芸一心想着要去北京,所以希望找一个北京的男朋友,当时栾伟是通过别人介绍的,说在北京有车有房,在公司里也很受器重,条件优渥。互相接触以后感觉不错,栾伟一直鼓励她来北京,并答应只要她去,就帮她张罗好工作。 
  坠入感情后的徐芸,相信了栾伟的承诺,只身赴京。可是到了北京以后她真的傻眼了,原来栾伟说的很多东西都名不符实,完全就是画饼充饥,所谓的有车,是一辆破旧二手车,所谓的有房,是在五环的三十几平方米的小房子,所谓的张罗工作,无非是任何一个健康女性都可以做的餐厅服务员,就连栾伟本人也只是一个低职位的程序员。之前栾伟所说的一切,仿佛都只是谎言。 
  有挫败,有落差,她也曾想逃离这段感情,但栾伟一边甜言蜜语哄她,一边道歉,解释说谎是出于感情,希望他俩能在一起才会故意夸大自己不太优秀的条件。当时两人的感情基础已经比较深厚,徐芸狠不下心分手,便陪着栾伟一块儿在北京奋斗。 
  所幸通过两个人的努力,经济条件逐渐变好,曾经只是被画在纸上的饼成了真实可以填饱肚子的饼。但栾伟“骗”她来北京这事,总归是徐芸心里的疙瘩,很多事情她总是喜欢刨根问底,将事情问得清清楚楚,她的心里才会舒坦。闺密说她有时候不止是刨根问底这么简单了,是过于偏执想要控制一切,偏执确认栾伟所有的行踪,偏执地追究生活的所有细节里有没有谎言。 
  刚开始栾伟因为愧疚,非常配合徐芸的控制欲,大多时候都会事先报备,可愧疚感并不能支撑婚姻生活,久而久之他厌倦了愧疚,厌倦被掌控。反正说多错多,干脆保持沉默什么话也不说,被追问才会稍微解释几句。 
  很多时候他撒谎并非为了掩饰不可告人的目的,只是自己想要一个小小可以休憩的空间,不想将一切都暴露在徐芸的面前。 
  总会藏着点自己的小心思 
  换作以前,栾伟都是低头道歉的那个人,可这次栾伟没有任何表示,于是两个人一直僵着冷战。正所谓屋漏偏逢连夜雨,恰恰在她婚姻迷茫的这段日子里,老家那边传来父亲受伤的消息,因为造老房子的时候不慎从三楼坠下,多处骨折,脑部也受了巨大的冲击,伤情十分严重。最要紧的是筹集医药费,家里一开口就是25万。 
  徐芸焦灼万分,虽说在北京生活还算滋润,但一时间也拿不出这么多存款。只是没想到在这当口,栾伟会拿出一张存有20万的卡,让她应急用。 
  家里的财政收支一直是她在管,她从来不知道栾伟私底下还有小金库,所以拿到那张卡的时候她整个人都震惊了,一方面是高兴终于有钱了,另一方面是震惊栾伟居然瞒着她私藏钱。还不等她发问,栾伟就先解释,因为之前怕她不同意投资理财,所以季度业绩奖他都另外存下自己拿去理财,所幸运气不错赚了不少,12万的本金升值到了20万,如今急需钱的时候有了大用处。 
  徐芸忽然有点暗自庆幸栾伟瞒着她投资。她一直是非常保守谨慎的人,若是这些钱在她手里,除了存银行,大抵没有任何升值余地,而栾伟瞒着她做投资反而让钱增值了,这是她第一次没有因为栾伟撒谎而生气。再想到前些日子自己歇斯底里的行为,觉得分外内疚,从来不曾道歉的她那天也跟栾伟真心诚意地道了歉,表示之前的行为有些过分。栾伟却噗地笑出声来:“那事儿我早忘了,我要是记性好咱们也过不到今天。” 
  “谁让你总不说真话,害我一点安全感都没有。”跟朋友们的婚姻比起来,徐芸算是够幸福了,但是人一旦过于偏执,极为简单的事情也会变得复杂,她越是想要追求真相,反而把事情弄得更糟。 
  经过这次“小金库”事件,徐芸倒是不再排斥栾伟撒谎的事儿,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和決定,就算是最亲密的夫妻也不可能完全融合达成共识,所以总会藏着点自己的小心思小秘密。偶尔为此撒点谎的确不会触及婚姻底线,很多时候愿意花精力和时间去哄一个人,去圆一个善意的谎言,反倒是出于爱,出于在乎。 
  不必非要知晓彼此的所有 
  徐芸回家照顾父亲以后,每天都会给栾伟打一个电话,彼此分享日常发生的事儿。有一天栾伟忽然问她:“你最近怎么一点都不好奇我在干嘛,也不问我我跟谁聚会?有没有晚归?” 
  “你愿意说自然会说,不愿意说我问了也白问,反正天高皇帝远。” 
  徐芸话音一落,电话两端同时发出了笑声,是真正幸福的笑声。栾伟虽然之前厌倦了被追问和被约束,就像孙悟空厌倦了金箍棒的约束,可是假若有一天这约束不存在了,总会感觉心里空落落的,栾伟也正是如此。 
  徐芸回家半年以后,栾伟也休了长假,回到徐芸老家陪她一起照顾父母。许是这半年的异地婚姻模式,虽然空间上的距离的确是被拉开了,但是心理距离却被拉近了不少。 
  之前张口就来的谎言,如今没了踪影,基本上都会随时报备自己的行踪。用栾伟的话来说,以前撒谎是为了省事,但既然撒谎总惹来这么多麻烦,还不如做个实诚的丈夫,虽然累点但是感情好。 
  在栾伟变化的同时,徐芸的变化也很大,那个偏执追问缘由的她,反倒劝别人不要过于偏执纯粹干净的婚姻。婚姻里总有那么点小瑕疵,谎言有时可能是伤害家庭的利剑,但很多时候也可能是感情和谐的秘籍,小谎怡情,把握好这个度就行。 
  不管任何一个人,总会碰上不想被别人知道和干涉的事情,就算是最亲密的伴侣,也不必非要去知晓彼此的所有,留上一点缝隙的距离,当婚姻遇上瓶颈或是陷入困境时,才有喘息的机会。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