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看清爱的模样

所属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编辑:网上天地网

  一 
  方菲回到家时已经是夜里11点了。陈述没有睡,在床上看书等她。 
  他轻声说,回来啦。口气一如既往的平淡。 
  嗯。方菲答应了一声,拿了浴衣去洗澡,顺便问了一声,叮叮睡了? 
  陈述点头,早就睡了。 
  
  恋爱的时候,他是中学老师,工作稳定收入不高。结婚多年之后,他仍是普通中学老师,工资没有多少长进,收入不及她的四分之一。而她已经在公司里做到了销售总监的位置。他长相中等,个子不高,性格稳重,缺乏情趣,永远是一副波澜不惊从容不迫的模样。骨子里有文化人特有的清高淡泊,不看重物质名利。而在方菲看来,这就是典型的碌碌无为不上进。曾经最看重他的忠厚本分,如今却成了她无法忍受的缺点。 
  方菲的事业越做越大,工作也越来越忙,陈述工作之余安心在家里相妻教子。他认真讲课,一丝不苟,毫无保留,周末和寒暑假从来不给学生补课或是做家教赚外快,虽然那些额外的收入对于一名教师来说已经远远高于了工资,很多老师都在明里暗里趋之若鹜,而他毫不动心,在这物欲横流的时代难能地保留了一名人民教师应有的高尚品格。同事们提到陈述时,都会说,陈老师当然不用太拼了,人家有个能干的老婆替他打天下呢。语气里有羡慕嫉妒也有嘲讽不屑。他从来不在乎别人说什么,把所有的业余时间都用来陪孩子和照顾双方父母。尤其难得的是,他不自卑,更不自大,一般女强男弱的家庭里,男人要么唉声叹气沮丧懊恼自己的无能,要么高声大气颐指气使彰显自己一家之主的强者地位,以此来掩饰内心的虚弱。而陈述向来宠辱不惊从容淡定,他不因妻子的强大而自豪骄傲,也不因妻子的优势感到灰心丧气。这一点倒是方菲最为佩服他的地方。 
  二 
  早晨,方菲对陈述简单地说了一句,我今天要去成都出差,可能要四五天才能回来。 
  陈述点头,哦,知道了。出门在外要注意安全,好好照顾自己。 
  出门的时候,方菲又检查了一遍行李箱,发现多了一个药包,里面都是应急的药品。陈述说过,人到外地容易水土不服,可能会生病,所以防患于未然,还是带点药物在身边比较安心。他不知道,方菲成年到头飞来飞去早已修炼成百毒不侵的钢筋铁骨身了。不过,他的用心还是让她有瞬间的感动。 
  到达成都的第三天,工作已经完成了。焦阳说再多停留两天吧,我想多点时间跟你单独相处,这对我们来说太奢侈了。 
  确实如此,公司明令禁止员工之间谈恋爱,何况还是婚外恋呢,更是见不得天日。方菲有点黯然,点了一下头,好吧。 
  焦阳比她小五岁,比她进公司晚,但是能力很强,进公司不久就锋芒毕现,令大家对他刮目相看,短短两年时间就成为了她的得力助手左膀右臂。他们工作中强强联手并肩作战,彼此默契到只需要一个眼神就清楚了对方的意图。真正可以谈得上志同道合患难与共了。 
  他身材高大,方菲站在他身边能够找到小鸟依人的感觉,而且那种被关怀呵护的感觉更令她沉迷。 
  焦阳突然说,菲菲,我打算辞职。 
  方菲吃惊,为什么?这么好的职位,这么优厚的待遇,离开公司就要一切从零开始。 
  他说,为了你,为了能跟你光明正大地在一起。 
  方菲低下头,我还需要,再考虑。 
  三 
  方菲回到家里已经晚上八点了,奇怪的是居然只有叮叮一个人在家,正在吃面包看电视。见她回来了,叮叮赶紧扑上来,妈妈,你回来啦,我想死你啦! 
  方菲奇怪地问,爸爸呢,你怎么在吃面包呢,晚饭没吃吗?他怎么能把你一个人丢在家里呢。 
  叮叮点头,爸爸这几天都很晚回来。 
  方菲心头的怒火腾地燃烧了起来,这人真是越来越差劲了,在家带个孩子都带不好,自己跑出去逍遥。 
  她拿出手机要给陈述打电话。叮叮接着说,姥爷摔伤了腿,住院了,爸爸天天去照顾姥爷,让我自己在家乖一点,说我是小男子汉,不要害怕,要坚强勇敢。 
  方菲吃了一惊,姥爷摔伤了? 
  她赶紧给陈述打电话,陈述说,爸的伤不严重,只是老人年纪大了,还是要住院观察一段时间,没什么大事,你放心吧。你刚回来一定挺累的,就不用赶过来了,赶紧洗澡先休息吧。明天再来,正好你今晚在家陪叮叮,我就不用赶回去了,直接在这儿陪床了。 
  第二天方菲赶到医院的时候,陈述正在用湿毛巾给岳父擦脸。 
  同病房的病人对方父说,老爷子,您真有福气,儿子这么孝顺呢。这几天他忙前忙后的,真是细心周到呢。 
  方父笑得一脸心满意足,就是啊。 
  方菲私下对陈述说,这几天辛苦你了。 
  陈述摇头,没事的,不辛苦。 
  一个星期以后方父出院了。陈述和方菲一起把方父送回家。方母留他们吃饭,方菲说,不了,妈,我们还有事呢,你好好照顾爸,有事给我打电话。 
  老太太说,知道你忙,你要是有事就自己先回去,让陈述留下来,我给他包饺子吃。 
  岳父岳母一直都非常喜欢这个女婿,待他比自己亲生女儿都亲。 
  方菲说,妈,我和他都有事,改天再回来吃饭吧。 
  陈述看了方菲一眼,说,对啊,妈,我们还有事,有时间再回来吃饺子。 
  一路上,方菲沉默不語,看着窗外。陈述一边开车一边说,你有事情跟我谈吗? 
  方菲看向窗外远方,点头,是的。回去再说吧。 
  陈述也点头,好的。 
  可能因为几天来一直没有休息好的缘故,陈述精神有点恍惚,眼皮发涩,一连打了好几个呵欠。方菲突然看到左前方的路口开出来一辆大货车,正准备穿过马路,她大声说,有车,小心! 

  陈述在千钧一发的瞬间,本能地向右打了方向盘,护住了方菲。

  刺耳惊心的刹车声响起,方菲眼前顿时一片昏暗。 
  因为陈述用身体掩护了方菲,她伤得并不重,只是受了点皮外伤。而陈述伤势比较严重,一直昏迷。医生说他没有什么生命危险,只是脑部受了撞击,所以才导致昏迷不醒。 
  方菲松了一口气,同时泪如雨下。他在性命攸关的时刻居然能毫不犹豫地把生的机会留给她,她清楚这不仅仅是有勇气就能够做到的事情,还需要高于一切的爱。 
  她推掉手头的所有工作,一心在医院里守护陈述,等待他醒来。直到此时她才发觉,眼前这个平凡的男人才最重要。 
  焦阳来了医院一次。在医院门口,一脸憔悴的方菲说,对不起,我…… 
  焦阳点点头,我知道你的选择,你是对的。我今天来是跟你告别的,我准备离开了。 
  方菲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焦阳挥挥手,珍重,不再见。 
  他转身离去,似乎不经意地抬手抹了一下眼睛。 
  望着他远去的背影,方菲还是没能忍住泪水模糊了视线。人生总是有取舍,但是必须清楚自己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绝不能一错到底。感谢这场车祸,让她看清了爱情的模样。 
  焦阳没有告诉方菲,他前几天找过陈述,对他说了自己跟方菲的事情,希望他主动放手,成全他们,也给他自己留一份做男人的尊严。 
  陈述没有他想象中的愤怒,他平静地说,如果她想离开我,她自己会跟我说的。 
  焦阳说,你为什么不上来打我呢?这样我会更看得起你,起码更像个男人。你是天生窝囊啊,还是神经粗壮呢?你这样真是一点骨气都没有你知道吗? 
  陈述推了推眼镜,说,野蛮暴力就代表着男人的血性和骨气吗?我认为,气度和胸怀才是一个真男人的象征。如果她真的爱你,她自然会离开我,如果她矛盾犹豫,那么说明你们之间有可能是激情,不是爱情,她如果有回头的打算,那么我会给她改过的机会,因为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都会有犯错的时候,我不想挽留,但是我也不会主动放手,一切都看她自己的意愿,我们无权替她做决定。 
  离开之前,陈述拍了拍焦阳的肩膀,小伙子,如果打架,你还真未必是我的对手。 
  他看似文弱,手却厚重有力,压在他肩上沉甸甸的。 
  焦阳在原地站了很久,是的,敢于接受,敢于原谅,这才是真爷们儿。他不得不承认,陈述比他更爷们儿,相比之下,他确实很小人很猥琐。 
  第四天,陈述终于醒了过来。方菲喜极而泣,热烈地拥抱他,你终于醒了,太好了太好了…… 
  陈述无力地伸手去抚摸她的背和她泪水纵横的脸,他知道,她回来了。 
  他为自己的举动感到骄傲自豪。能夠宽容别人,是能者才有的勇气,是强者才有的美德。何况这个别人根本不是别人,而是他的妻子,他儿子的母亲。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