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通向爱情幸福的路上

时间:2018-01-31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盟誓有时会被现实动摇一下 
  郭依莲单面喜欢外语系的男生张扬。南方的下雨天雨密如柱,郭依莲就是选在这样的天气里犯了单恋姑娘的执拗。在人流穿梭的校园,郭依莲拉着张扬的手不放,而且装肚子疼蹲在地上,任谁都能看见张扬脸上的无奈。 
  董冬和郭依莲平常接触并不多,他是低头学习的类型,郭依莲学习,交友,参加社团和谈恋爱,像只忙碌的小蜜蜂。但在郭依莲用求救的眼神看向恰好经过的董冬时,他做了她的黑骑士。 
  后来郭依莲对董冬说,那天董冬淡定镇静地脱掉外套把她整个裹在衣服里并用手臂揽着她离开的那一刻,她觉得世界瞬间变得美好,倾盆大雨就像痛快的热水浴。这是表白吗,董冬的心一阵温热,瞬间就忘记了师兄谏言,“最好别在大学谈恋爱,毕业季就是分手季,那心伤得能碎八瓣。” 
  一年后他们毕业,郭依莲毫不犹豫地选择留在董冬居住的城市,董冬激动得想对着这个城市的朝阳哭上一通。“从此郭依莲就是我的天空和空气。怎么样?”董冬脱口而出,郭依莲说:“这个誓约可以,够矫情。” 
  他们对未来没有具体计划,但有许多憧憬。工作方面,郭依莲更受领导赏识,她鼓励董冬:“我们要为我们将来的生活努力,努力到无能无力,幸福在朝我们招手哦!”她一脸向往和决心。 
  但董冬的情况不怎么样,做销售,谁都知道开头有多难,他的业绩很糟糕。 
  郭依莲每次看到董冬郁闷的脸,就说:“公子有什么烦恼,能否说给小女子听听啊。”开始董冬听到她这么说,马上就心情开朗起来,可渐渐地,他觉得这句话像嘲讽。郭依莲的工作一路春风,在这个北方的小城市,郭依莲的努力和热情得到了最好的发挥,她被领导看好,很快升职,最近还随领导出差,顺便回了趟老家。 
  郭依莲回来后不停地向他说起家里的事,董冬沉默着听。 
  “我辞职了。”他不顾她的惊愕自顾自地说,他要自己创业,资金父母会给。 
  郭依莲半天没有反应过来,他们谈话中间的断层像有一个长故事,但郭依莲聪明,很快就知道了故事梗概,“那我也辞职,我来帮你。”董冬没想到郭依莲这么仗义,他的心萎缩得想挤进地缝,他竟然心想要放弃郭依莲,接受父母的建议,接受相亲,父母相中的女孩家能帮他事业崛起。 
  他紧拥着郭依莲,“如果你辞职,我就不创业了,不为咱们将来的幸福日子努力做大老板了。” 
  过了一段时间,董冬却找了份新工作,他回郭依莲的疑惑,“仔细想过了,创业时机不成熟,还需要再磨炼。嘿嘿!” 
  爱情有时会被失败撞一下腰 
  郭依莲被任命为部门经理的时候,董冬业务上也小有成绩。董冬拿了郭依莲的照片给父母看,他们只发表了不同意的原因之一,郭依莲个子太小,对后代不好。他明白他们在给他时间重新考虑郭依莲。 
  董冬借酒解忧了一次,酒醉后不知怎么把钱包里的钱全部买了彩票。 
  本来那钱他是想给郭依莲买二十四岁生日礼物的,郭依莲听说后,先是惊后是笑,董冬要把那些彩票扔垃圾桶,她不让,“说不定这里就有我的生日礼物哦。”她说完就认真地一张一张对中奖号码,结果发现有两张中奖,一张五块,一张二百。 
  “这就是礼物。”郭依莲兴奋地拍手,就像他中的是两千万。 
  那一刻董冬决定买房。郭依莲一直想买房子,因为他的钱不够首付,又不愿接受郭依莲的钱,他不同意,郭依莲就作罢,再没有提过买房的事。現在董冬拿出了全部的积蓄,甚至卖了摩托车,终于和郭依莲一人一半付了房子首付。 
  爱情前提下的压力变成动力的力量是惊人的,董冬的业绩突飞猛进,收入自然水涨船高,公司有提拔董冬的意向,但董冬却雷厉风行地办理了辞职,和人合伙开了家小公司。公司不大,但预测前景不错,自从成立小公司,“努力到无能无力”这句话对董冬来说突然有了实际的意义。董冬每天忙碌到兴奋,郭依莲满眼赞扬,“欧呦,不错哦。” 
  他很想对郭依莲说:“待公司经营转入正轨,我们就结婚。” 
  为此,董冬感觉身上有使不完的力气,睡觉吃饭他都觉得是在浪费时间。在他和合伙同事的努力之下,公司大有日趋壮大的势头。谁知公司合伙人鬼迷心窍玩赌博一夜之间竟把个小公司掏得底儿朝天。董冬懵了,只谴责自己的智慧不足,上学埋头读书,工作埋头工作,办公司也只想甩开膀子死干。这样的结局像个笑话。 
  “我辞职,我们合伙干,把房子卖了。”郭依莲语气坚定,董冬刚想张嘴,郭依莲就说:“做了你四年的女朋友,我没有这个决定的资格吗?” 
  董冬愧疚,刚刚有那么一瞬间,郭依莲在他心中感觉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推离了他的视线,他无能无力地看着她变成一个小圆点。可郭依莲不知用什么力量让自己清晰地站在他面前。 
  他清醒过来,才明白那股无形的力量就是他的气馁和颓然,是他不自信退缩的想法。但看见这样的郭依莲,他想哭,这么个豁达的女孩是怎么爱上他的。 
  和全世界比,她更让人心动 
  公司汲取了失败的经验教训,有郭依莲的帮助,再加上客户技术都在,很快重整旗鼓恢复元气。董冬的心也逐渐开朗得晴空万里。他要带郭依莲见父母。 
  要见未来的公婆,郭依莲激动得一晚上没睡着,不停地给董冬打电话,她连头发梳什么式样都问了他三遍。董冬心里难过,郭依莲竟然没有埋怨他为什么这么晚才带她见父母。 
  董冬的父母没有想象的慈祥,他们对董冬经营的公司好像更关心一点,对郭依莲淡淡的。但董冬很高兴,在他看来,父母这样的态度就是首肯,他等这样的“祝福”等了四年。董冬一路话多,“郭依莲,你想要什么样的求婚?”“婚礼选在哪里好呢?”他兴奋得像个孩子,郭依莲看见他这样却忍不住落泪,上前拥抱了他。 
  董冬的心一下子融化了,原来郭依莲什么都知道。 

  董冬的父母是养父母,他不能像普通的男孩子一样为了自己喜欢的女孩和父母作放肆的抗争,不能坚决忤逆他们给他找家境好的女朋友的好意。但他又不忍委屈郭依莲,在妥协和自我挣扎之间,只有期待自己能成功一点,有能力让养父母觉得即使不让他高攀他们也能安享晚年的时候,他才能有内心的自由和安心,也能给郭依莲有被祝福的爱情。

  这些郭依莲都懂。董冬此刻只想傲娇地来一句:拥有郭依莲,谁给我全世界,我都不要! 
  不惧通向爱情幸福的路道阻且长 
  事业有了,房子不是问题,父母方面无阻力,万事俱备,结婚之事被提上日程。同时郭依莲也要到外面重新找工作,按她的话是实现自身价值和个人理想,她不想和董冬开夫妻店。 
  但让董冬和郭依莲都没想到的是,郭依莲的新老板竟是张扬。第一天上班董冬送郭依莲,就在公司楼下,张扬先看见了郭依莲,他兴奋地叫她:“依莲,郭依莲。”张扬毫无顾忌像老朋友一样拥抱郭依莲,郭依莲兴奋得脸色通红,看那架势就差无语凝噎了。张扬一脸怜惜:“你怎么瘦了,但好看了。”郭依莲羞涩地低了下头。董冬看着这场面,心里五味杂陈。张扬现在一袭精英气质,一笑峥嵘。 
  张扬过来和董冬握手,好像他们是第一次见面,当年大学校园里没发生过什么“英雄救美”之事。 
  董冬从没有见过这样的郭依莲,上班就像奔赴约会,把头发梳来梳去,衣服换一床,最近她连买了四双十二厘米的高跟鞋。 
  董冬想逮住郭依莲嘲讽一番,说她是好了伤疤忘记痛的女人,好提醒郭依莲他的存在,他们是将要结婚的关系。但董冬怎么也开不了口,郭依莲脸上全是掩饰不了的快乐。董冬觉得这样的郭依莲又漂亮又陌生,看得他心烦意乱,这是对他几次对郭依莲想放手的惩罚吗?但上天知道,他从没有真心想放手过,只怕给不了她幸福。 
  夜凉如水,郭依莲纱裙香肩去赴张扬为她加盟公司开的欢迎会。董冬想着他们一路走来的六年,郭依莲真的已经成了他的空气,他现在无法失去她。 
  “张扬今天介绍了他的女朋友给我认识。”不知道什么时候郭依莲回來了,声音沮丧失落气愤。 
  董冬不知道怎么回答她,这是在相处了六年的男朋友跟前说的话吗?他压抑着自己不爆发。 
  “现在还那么爱他?”董冬冷冷地问。 
  没想到郭依莲却爆发了,突然哭着说:“爱什么爱,当年我那么喜欢他,可和他什么都没有做过,连一顿像样的饭都没有吃过。” 
  董冬的心扑通一声落地了,是悲是喜,还是心疼,他不知道。“初恋见面本来就是忘记的仪式。”“嗯。”郭依莲无意识地应了一声,马上反应过来就来打董冬,“讨厌,你在幸灾落祸。” 
  董冬大气地开玩笑:“通往爱情幸福的路上有险滩也有鲜花,有迷雾也有阳光,别因为你遇上了一点小波折就忘记了我们马上要结婚这件事啊。” 
  郭依莲泪眼朦胧,“说不定还会有美丽的蝴蝶把我带入深渊,也说不定我会误以为海市蜃楼就是故乡。”要按以前郭依莲突然这么文艺,董冬会笑,但现在他抢先说:“即使通往你的路上荆棘丛生道阻且长,但我还是愿意前往。” 
  现在董冬比任何时候都明白,往后也许他们还会在某时在某事上退缩和失败,有时还承受不起诱惑,还会被不期遇的想法带入歧途,但如果坚信他们之间的爱情,那么他们终将会回到相爱的原点。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