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建一处心田,栽花种荷

时间:2018-02-03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我们可以梦想成真,区别只不过是别人在做梦的时候,我在种花和搬砖。 
  阿狸和船长是一对平凡夫妻,为了抵御生活的平庸和艰难,他们在洪湖之滨筑起了一片繁花似锦的胭脂水岸,寻常的日子变得甘甜如饴。 
  归隐田园,远比想象中痛苦 
  十年前,阿狸和丈夫船长在广东打工。两人省吃俭用,计划攒钱买房。但攒来攒去,积蓄仍然不够买套小房子。于是,两人商量把钱都拿出来,做小生意。没多久就赔光了本钱,心灰意冷之下,船长带着阿狸,揣着仅剩的1000元回到了家乡湖北洪湖。 
  船长的父母都是洪湖岸边的农民,多年来一直以种荷田为生。船长带着阿狸在洪湖岸边找了一块空地,砍了些竹子和芦苇,花120元请人搭建了一处茅草屋。两人搬进茅屋,捕鱼为生。 
  茅屋不通电,只能点煤油灯,没有自来水,就从池塘里取水。每天即便穿着长衣长裤,还是被蚊虫叮得满身大包。每晚九点钟入睡,凌晨三点摸黑起床干活,累得浑身酸疼却赚不到钱。这样的日子让阿狸心生厌倦。 
  有一晚电闪雷鸣,风雨交加,湖水上涨,慢慢淹到了茅草屋,屋顶也被狂风掀开了一角。雨下着下着就变成了冰雹,船长在桌子上站了一夜,死死拉住屋顶的油布,阿狸惊恐地坐在床边,瑟瑟发抖,生怕屋顶被砸穿。终于熬到天亮,雨停了,水也退了,阿狸扑倒在船长怀里放声大哭。她庆幸两个人还活着。 
  最辛苦的湖居岁月里,夫妻二人连鸡蛋也很少吃到。就在这时,阿狸怀孕了。婆婆欢喜地告诉她:“生下来吧,我给你攒鸡蛋坐月子吃。”嘴馋的阿狸一口答应了下来。宝宝降生后,经济变得愈发拮据,无奈之下,夫妻二人只好把孩子交给老人,再次南下打工。 
  那段日子,阿狸夫妇将能干的活都干了个遍,挣的都是辛苦钱。而比卖苦力更辛苦的,是想孩子想家的心情。阿狸经常梦见和丈夫带着宝宝生活在洪湖水岸,捕鱼、采莲、撑船,一家人又唱又笑。笑着笑着,她自己也觉得不像真的,于是猛然醒来,泪流满面。 
  离乡背井,家中父母、孩子无人照料,饶是如此,赚的钱也买不起城市里的一套小房子。这样的選择,真的是正确的吗?阿狸和船长陷入沉思。 不畏细节,才有资格筑起梦里仙居 
  有了一点钱后,两人果断回到了洪湖,承包了一片鱼塘,做起养殖业。 
  大人可以住茅草棚,孩子不行,于是阿狸萌生了在洪湖水岸建房的念头。因为承包鱼塘,两人手头空空,请不起工人,便自己动手一砖一瓦砌房子。与此同时,还要养鱼、种菜,维持生计,日子过得辛苦异常。 
  因为一个建房的梦想,阿狸和船长吃足了苦头。刚开工时,赶上三伏天,皮肤晒得又疼又痒,脱下衣服抹一把就掉下一层皮。十吨河沙,全靠人力运输,夫妻俩是建房的主力军,阿狸的公公忙完家中的活计也会赶来帮忙,三个人如蚂蚁搬沙般,一点点砌房。 
  阿狸一心想把这处居所打造成一个属于自己和船长的世外桃源。她爱花,每次看到别人家的花园都会痴痴看上好久,她计划在新房的屋前屋后都栽满花儿。新房的地面刚铺好,她就迫不及待地在屋外种了一圈鸢尾花。花儿很快生根发芽,临水照花,别有一番生机和柔情。阿狸看着花儿,觉得吃再多苦也心甘情愿。 
  辛苦了半年多,房子初步落成。但养殖业做得并不成功。无奈之下,阿狸夫妇只好又外出打工,他们慢慢赚到了一些钱。但两人总无法鼓起勇气同田园告别,他们总回想在大自然中劳作的时刻,也格外怀念那处新筑起来还未来得及住的房子。“我们回去吧,去继续构筑我们的水岸桃源,去完成那个栽花种荷的梦想。”阿狸对船长说。 
  二人再次携手回到了水岸,兴致勃勃地布置起了新居:他们在邻水的露台上摆满了花草,在卧室里砌上了砖炕,手工打造了茶几和床头柜。用旧门板做成了餐桌,铺上旧床单,摆上一瓶花,餐厅立刻变得清雅非常。与此同时,阿狸和船长还在鱼塘里栽满了荷花,在屋前屋后撒下了无数花种。 
  在两人的精心打理下,新房很快显露出了仙居模样:露台伸到了水中,书房与厨房都可以看见水色,窗外是莲叶田田,窗内布置得清新典雅,凉厅的躺椅上可以看星星听蛙鸣,房屋四角摆满了花花草草。 
  阿狸还特意写了一篇《盖房记》,她写道:明代高濂在《遵生八笺》中这样描述书斋环境“窗外四壁,薜萝满墙,中列松桧盆景,或建兰一二,绕砌种以翠芸草令遍,茂则青葱郁然。旁置洗砚池一,更设盆池,近窗处,蓄金鲫五七头,以观天机活泼”。我也要在新居中实现这番景象。 
  从2012年开始,阿狸和船长除了做农活、陪孩子,就是忙着在屋外种植花木。与建房相比,这更是一项庞大的工程。两人都不是园艺专业出身,只是为了爱花而种花,他们在网上结交了一群花友,讨来天南地北的花种,一一在园中试种。花有千骨,不同的花木对环境有着不同的喜好,渐渐地,阿狸夫妇摸清了每种花的脾性,将它们照顾得妥妥当当。 
  多数人在做梦的时候,我在搬砖 
  转眼间六年过去,阿狸和船长已被繁花拥抱。他们的房屋被花木包围:厨房的外墙上密密地爬满地锦;红瓦上覆盖着凌霄花;房屋周围是绣球、薰衣草、铁线莲……五彩缤纷争奇斗艳,一年四季花开不败。有了繁花相伴,生活也变得充满意趣。 
  每天凌晨三四点,阿狸和船长就起床,船长去鱼塘劳作,阿狸带着大黄狗去树林里跑步,一边跑一边聆听自然之音:蝉鸣声、鸟叫声、流水声、犬吠声,以及风儿划过树叶的声音,内心一片澄净。晨光熹微,一点点洒在皮肤上,清凉又令人欢喜。跑完步,阿狸在院子里静坐片刻,读会儿书,接下来烹煮早餐,莲子汤、玉米饼、黄瓜腌菜,一碟碟摆上木桌。这时候船长也收网回来了,夫妻俩唤醒孩子,三人临窗而坐,开始享受简单而美味的早餐。 
  空闲时,阿狸喜欢在书房小坐,对着窗前的莲花莲叶读书,读古人的草木笔记,读古诗词。读着那些优美的句子,看着眼前的美景,她觉得生命里再无憾事。有时,她也会在捡来的石头上作画,画的不过是院子里的花花草草,但别有意境。阿狸还喜欢音乐,她跟着网上的教程自学,慢慢地竟也能自弹自唱了。 
  船长很疼爱阿狸,总是尽可能满足她的愿望。阿狸喜欢旅行,每年农闲时,阿狸都外出一段时间,她独自去过终南山、拉萨、云南等地。每次外出,一想到船长正在家中照料孩子和花草,等她回家,她就觉得格外温暖。 
  而在归园田居的生活里,赏花、读书、听风、作画只是其中的一部分,更多的时候,阿狸夫妇需要以辛苦的劳作来维持日常生活。船长每日早起捕鱼捉虾,然后骑着摩托车去市场售卖,雪夜还需破冰下水,一双手裂满了口子。阿狸则每天都在园子里工作很长时间,给蔬菜和花儿锄草、浇水、施肥,还要铺路建篱笆,照顾全家人的衣食。 
  在阿狸夫妇看来,能与荷塘相对,同百花相看两不厌,在自己打造的田园仙居里流汗,就是生活最美的模样。 
  “很多人都有一个田园梦。很多人也只是让它成为一个梦。我们可以梦想成真,区别也只不过是别人在做梦的时候,我在种花和搬砖。”阿狸说。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