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有一个人伤心,就无法幸福

时间:2018-03-08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年幼时,我父亲去世,母亲一手拉扯我长大。母亲常说,我要强又独立的个性随她。我曾为此很自豪。 
  大学毕业没多久,我与在林业部门工作的伟文相恋。伟文父母已相继去世,有一个妹妹伟霞,初中毕业后在长沙打工。 
  伟文呵护,甚至溺爱伟霞。他多次让伟霞辞职,到自己身边找份轻松工作。伟霞一直拒绝。我窃喜,憧憬着二人世界没人打扰,那可真甜蜜。 
  然而,我新婚刚两个月,伟霞就跟老板赌气,辞了职,站到了我家门口。没和我商量,伟文干脆地把她行李拖进了家,让她别拘谨。我没吭声,心里挺抵触。而且,我担忧和小姑住在同一屋檐下,时间一长,肯定会产生摩擦,到时伟文势必左右为难。 
  几个月后的一个周末,伟文在外出差,我睡到上午1l点,突然想起和闺密约好共进午餐和看电影,连忙爬起来洗漱,然后去衣柜里找那条闺密说“超好看”的旗袍裙。可我翻遍几个柜子,就是不见裙子的踪影。时间逼近,我只好另找了一套衣服穿上。刚走到小区门口,竟然看到伟霞穿着我的旗袍裙,在小摊上吃酸辣粉。我火气一下上来了,没多想就冲过去,连珠炮似的吼:“你也太随便了吧,不问一声,就把我的衣服穿上,还真把我家当成你家了。”吼完,我就气呼呼地离开了。 
  晚上回到家,伟文在浴室冲凉,伟霞从她卧室走出来,带着挑衅的口气说:“裙子晒在了阳台上。哥刚跟我说了,他家就是我家,还说你的衣服我可以随便拿。”我本来气已消,见她如此嚣张,便满脸不悦地回了一句“不可理喻”。正好,伟文出来了,不痛不痒地质问我怎么了。接着,他当场偏袒伟霞,指责我小题大做。我十分恼怒,明明伟霞有错在先,伟文却把责任全推在我头上。 
  我理解伟文的心思。他那么护着妹妹,是不希望她受到丁点儿委屈。想着当初选择嫁给伟文,不也是看到他对妹妹体贴,指望着以后他对我也会上心吗?那一瞬间,我突然觉得自己当初的想法很幼稚。 
  埋怨归埋怨,生活总得继续。为了避免再生事端,毁了刚起步的小家庭,我前思后想,自以为是地想出了对策——让伟霞独自到外面租房,房租由我承担,直到她成家。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那天下班,轻松的我哼着小调踏进家门。眼前的一幕,却让我震惊。在我的整洁客厅里,伟霞竟和一个陌生男子抱在一起亲热。我很不舒服,愤愤叫嚷:“你们在干吗?” 
  男子悻然地匆匆出门,伟霞好像有点心虚,想解释什么。我挥手打断,语气苛刻地说:“你也不是小孩,需要自重。这大白天,怎可以带不三不四的人回家。”她辩解说是她男朋友,叫徐波。 
  我真不想听她多说一个字,厌烦地打着手势阻止她再说。我拿出一张存有2万元的银行卡,直接说分开住不仅大家都方便,姑嫂关系也不会闹僵。 
  可伟霞既不领情,也不体谅。她接过卡,面露不开心状,问是我的意思,还是她哥的意思。我说她哥不知情,不过等会儿就知道了。听完,她顿时耍起脾气,冲进卧室大哭起来。我想,她那是在耍心机,就为了让她哥听见。 
  正烦躁着,伟文进门了,伟霞梨花带雨地跑出来告状,说我早就嫌弃她。伟文责怪我心眼小、不懂包容,说我背着他赶走他妹妹。我也气不过,撒泼一样说这个家是我的,我有权让人走。伟文放下狠话,说我若容不下他妹,就离婚。我气极,回一句“不过就不过”,跑回了娘家。 
  见我憋屈得痛哭,母亲起初也挺气,但后来她说,我要强、独立都没错,但还是希望我的婚姻有始有终,家要和,不单是两口子相处,更要学会和其他家人相融,否则就会埋下定时炸弹,成天不安生。 
  好在没多久,伟文赶来道歉。母亲赶我出去,单独和伟文谈话。我在门边偷听:母亲说我心直口快,虽没坏心眼,但容易和人闹别扭,请伟文给我一个磨合阶段,也请他除了心疼妹妹,也考虑一下我的感受。伟文连连点头。 
  当夜我回了家,伟霞第二天就租房住了。之后过了好长一段平静生活。 
  直到今年年初,我突然接到派出所电话:伟霞在回出租房的小巷里遇到兩个流氓,幸遇好心司机相救。 
  看伟霞披头散发、两眼惶恐,我的心很痛。特别是警察建议女孩不要独自住时,我深深自责,立刻提出要接伟霞同住。 
  没几天,我从菜场买了伟霞最爱的鸡翅,经过附近公园,竟看到伟霞正哭着追徐波。徐波一字一句厌恶地说:“别缠着我了,你遭遇那档子事,我家的脸丢不起……”我忙走过去,斥责徐波不是真汉子,又劝伟霞说,这样的人不要也罢。伟霞靠在我怀里,我们一起回了家…… 
  如今,我一直忏悔以前的自以为是,决定帮伟霞从痛苦阴影中走出来。我希望帮伟霞找到一个真诚善良的男友,懂得包容,与她相扶着走过这场挫折。 
AD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