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不怨憎厄运中的自己

时间:2018-03-08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即使他们协助不成,那种“有人挺我”的温暖会支持你的一生。 
  初二那年,我遭到了校园霸凌。 
  当时,我随父母的工作调动而转学。在新学校,我像在动物园里长大的雏兽,突然间被丢进大森林,没有半点弱肉强食的本能。 
  没来得及融入女生圈子,男生们已给我起了难听的绰号。在每一个我出现的地方,教室内外,走廊上下,他们都会蓦然喊叫起来。我又羞又恼还要假装若无其事。他们看到我的窘况,像抓娃娃机一抓必中,叫得更欢了。 
  然后,不断地丢东西、丢钱,书包被扔到树梢上,课本文具散了一地。午饭时间,我边哭边蹲在树下捡,人流从身边浩浩荡荡过去,没有一个人停下来问我一句,只是踩了我好多次。钢笔摔得四分五裂,圆规也不能用了,要怎样跟家人说谎,让他们给我买新的?我绝望得要死。 
  这里的学习进度快很多,英语课一个字都听不懂。我第一次尝到后进生的滋味,也第一次知道被孤立多么可怕。那一两年,每天早上快到校门口时,我就腹痛如绞,必须马上冲进厕所。 
  内忧外困到这种程度,为什么我跟家人一个字也没提起过?宁愿一晚一晚,在黑暗里饮泣。为什么不曾反抗?恰恰相反,我上课时缩在座位上一声不吭;下课铃一响,我第一个冲出教室,在操场上疯跑;午休时分,为了躲离人群,我开发了校园里所有人迹罕至的角落……每次遇到欺负我的男生,我都垂下眉眼,心跳加快。 
  那时,我还不知道一句话:看到怂人就压不住火。是的,人一怂,就等于告诸天下,你们可以欺负我,而我逆来顺受。 
  后来读到柴静的《看见》,说到中学时被小流氓欺负:“……我起来边哭边走,都没有去拍牛仔服上的土。我没有跟任何人说这件事,最难受的不是头上和胳膊上的擦伤,也不是愤怒和委屈,是自憎的感觉——厄运中的人多有一种对自己的怨憎,认为是自我的某种残破才招致了某种命运。” 
  和她一样,被霸凌极大地打击了我的自信心:一定是因为我成绩不够好,因为我又胖又矮又丑还戴了眼镜。滥俗的一句话“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像密密麻麻的毒箭,铺天盖地射得我无处遁逃:是的,我满身都是缺点,没有优点了。 
  跟人提起此事,是我大学毕业后。霸凌过我的一个男生,发生了意外。他妈妈神通广大,居然联系到了他的中学同学们,希望大家去看望他,唤起他的记忆。 
  不去,我绝对不去。家人诧异于我的强硬姿态。而当我讲完,我看见妈妈——她哭了。她哭着反反复复说:“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们?我要是知道,一定去找学校,去找他们的家长。换学校也行,我陪你上学也行。” 
  我吃惊极了。我以为她会像我过往跟同学发生矛盾时一样,说:“为什么他们不欺负别人只欺负你,你要反省自己。”这是第一次有人,我至爱的人,坚定地说:这一切不是你的错。 
  我没有去看望那个同学。家人也没有劝过我,叫我放下,叫我原谅。某种意义上,原谅就等于否定了我年少的痛。而放下,需要时间与阅历。都不可强求,也不是道德义务。 
  霸凌恐怕不会消失。小孩就是小动物,长大的过程就是慢慢长成人。青春期是半兽半人的混合,有些是追逐撕咬者,就一定有些是猎物。我曾歷经的事,有许多人也历经过。在最美、最娇嫩的年纪,你们的心与自尊,被人搓来揉去。 
  如果让我给出建议,我会说—— 
  首先是,活下去。不要一时冲动就上楼顶。别妄想用血警醒什么人,大家领悟力都很差,恐怕不会想到这些事跟自己有关。 
  其次,别小看了自己。也许你青春期肥胖,也许你长了一脸痘,也许你成绩不好,也许你只是和当年的我一样,看多了《红楼梦》,说起话来酸文假醋。但这一切,都不是你被霸凌的理由。 
  然后,要相信父母的爱、师长的正直。即使他们协助不成,那种“有人挺我”的温暖会支持你的一生。 
  卢梭说过:人不必吃了苦才能当诗人,青春期的苦已经足够了。而捱过这苦,像大白菜捱过初霜,才有可能抽出又甜又嫩、皎白的心。 
AD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