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托斯卡纳的柔软时光

时间:2018-03-16   栏目:时尚潮流   来源:网络

美第奇家族的乡村别墅


  从意大利北部乘坐红箭(Frecciarossa)高速列车,以300公里的时速,于下午2点钟抵达了佛罗伦萨(Firenze Santa Maria)车站。在站台的尽头,来自Villa La Massa酒店的司机已举牌在迎候着我了。车子沿着阿诺河而行,驶过老桥,桥上依旧挤满了人。我凝望着这座我曾无数次来访过的城市,试图从熟悉中找出一些别样的陌生之感。车子从格雷西亚桥(Porte alle Grazie)上穿过,大约开了一刻多钟,来到了坎代利(Candeli)小镇,驶入一个静谧的庭院,几幢砖红色的古雅建筑掩映着树丛之后,Villa La Massa酒店到了。 
  侍者带着我来到了三楼的尽头。这是一间有着蓝色墙面、沙发和凳子的静谧空间。房顶是一排木梁,这是托斯卡纳地区建筑的典型特色。房间往里面走,是一条狭长的甬道,里面被辟为衣帽间,推开两扇玻璃窗,外面就是酒店的泳池和餐厅,阿诺河的弯道仿佛触手可及。这个衣帽间的北侧也有窗户,窗外是酒店的草坪和不远处的基安蒂丘陵(Chianti Hills)。 
  收拾停当后,漫步在酒店的各处。主建筑内是一个中庭式结构,淡黄色的墙面,拱形的柱子,墙面上挂置着一些家族的徽记和壁画。整个建筑采用了石头、木头和赤陶土,显现出豪华乡村别墅的浪漫特色。中庭内就是一个休憩空间,“Mediceo”酒吧就设立在一楼。调酒师留着小胡子,戴着一幅圆形的眼镜,整个人的气质颇像某一部电影中的古典人物。 
  酒店花園占地22公顷,栽种着橄榄树和柠檬树,自产葡萄酒和橄榄油。我在这里遇见酒店的总经理Stefano Venturi先生,他陪同着我一道参观。他介绍说,这里原来是16世纪美第奇家族的一处寓所。从1948年起改为酒店,但仍保持着原来的名字。1998年经装修后重新开业,目前整个酒店只有37个房间,是立鼎世奢华酒店集团的成员。漫步在花园中,下午5点的阳光正纯,这一方宁静庄园也在不经意地流露出,文艺复兴时代的辉煌以及佛罗伦萨贵族们的点滴生活。 
  晚间,在“Il Verrocchio”餐厅享用晚餐。侍者送上了开胃的奶酪,配上了San Felice的Visanto del Chianti Classico 2005,酒味甘甜,让人胃口大开。头盘我选的是细嫩的扇贝与鲜美鹅肝配上苹果醋。第一道主餐点的是餐厅自制的Tagliolin意面,这是意大利艾米利亚—罗马涅大区和马尔凯大区的一种传统面食,面条宽约6至10毫米,厚为1毫米,制作时加入鸡蛋。第二道主餐选的是小羊排配上芥菜、薄荷酱。两块巨大的小羊排外表烤得十分讲究,呈现出一种略带古老的枯色,估计在烘烤时涂上了秘制的涂料。轻轻一咬,外焦内嫩,口感一流。餐后甜点选的是Villa La Massa自制的奶酪精选,配上果酱,在满口余香中结束了这次阿诺河畔的晚餐。之后,信步走到餐厅地下室的酒窖中,这里存放着300种上等葡萄酒,美食家恐怕也会流连忘返。

沿着阿诺河的漫步


  次日早晨,在餐厅享用早餐。餐台上摆放了各种奶酪和甜品,尤其是米兰最有特色的粗约20厘米的香肠,这种香肠里面掺着茴香,味道别致,一般很难得在酒店里找到。上午在房间内品茗阅读。下午2点多钟从酒店出发,沿着阿诺河,一直走到老桥,总的距离约为10公里。对于经常徒步的我来说,这距离属于中短距离。从酒店出来走了一段距离,就来到了河边,这里有一座铁路桥,刚好有一列红箭火车疾驰而过。岸边的架子上摆放着不少的皮划艇,旁边还有一个网球场。沿着安东尼利公园(Parco dell Anconelle)的河边树丛中的一条小路前行,这一段的湖水十分清幽,对岸有一些人在垂钓,路旁一些挺拔的大树上钉着禁止砍伐的标牌。 
  走到Via di Villamagna小街,从Piazza Ravenna右拐,上了乔瓦尼·达·韦拉扎诺大桥(Ponta Giovanni da Verrazzano),这座桥以一位于1524年探索北美洲的佛罗里达与新不伦瑞克之间的大西洋海岸的意大利探险家的名字来命名的,他也是探险北美的第一位欧洲人。桥是一座双层桥,桥墩上有一些涂鸦,桥上专门辟出了一条自行车和人行道,不少人在散步和跑步,还有人在紧靠河边的草地上骑车,感觉比刚才的河道热闹了不少。 
  很快就走到了圣尼古拉桥(Ponta San Niccolò),靠近河畔的一块林地被开辟为了休闲区。当地人在这里,吃着零食,晒晒太阳,十分轻松。我也吃着冰激凌,休息片刻后,走到了格雷西亚桥。关于这座桥,历史比较复杂。早在1227年,在这个位置上就修了一座名为Ponte di Rubaconte的桥。1345年,该桥重建,设立了9个拱门,是佛罗伦萨最长的一座桥。1944年8月,撤退的德军摧毁了这座桥。二战结束后,为重建这座桥举行了一次设计方案的竞赛,最终以由建筑师乔万尼·米凯卢奇(Giovanni Michelucci)为首的一个6人团队胜出,该方案设计了四个桥墩,并采用薄拱的现代设计造型。该桥于1953年竣工。 

  很快就走到维其奥桥(Ponte Vecchio),这座被称为“老桥”的中世纪石头封闭式拱桥,横跨阿诺河的最窄处。这座桥始建于罗马时代,在996年第一次出现在文献中。在1117和1333 年两次被洪水冲毁,1345年再次重建,老桥主拱的宽度为30米,一直使用至今。桥上有许多卖黄金饰品的店铺,歌剧《图兰多》中的女主角,曾在这里买过戒指。这是一座爱情之桥,相传意大利著名诗人但丁,就是在这座桥上,与他终生热恋的女子贝雅特丽齐相遇的。


  大桥中央,一位歌手正在演唱。在他的身后,是本韦努托·切利尼(Benvenuto Cellini)的塑像,本韦努托是16世纪时的意大利金匠、雕塑家和音乐家。在他的动人歌声的伴奏下,几位恋人靠在桥边,以热烈的拥吻作为情感珍贵的记忆。其中有一位男生,拥抱完之后,眼眶湿润。在他们的身后,阿诺河在傍晚的阳光里闪动,在这个佛罗伦萨远方的城市,辉煌同时变换为历史与质朴的生活。

蒙娜丽莎曾在这里生活


  黄昏时分,驱车来到了格雷韦(Greve)小镇的Villa Vignamaggio酒庄。格雷韦位于锡耶纳和佛罗伦萨之间,处于基安蒂丘陵的心脏位置。酒庄的负责人带着我,走在庭院前的石子路上,讲述着这个酒庄的往事。这里至今已换过6任主人,而最有名的是第二代主人,因为他的女儿,就是达·芬奇《蒙娜丽莎的微笑》中的原型。他边开着庭院的铁门,一边回过头来一边强调地说,这不是编造的,这是真实的故事。 
  一片灿烂的阳光照射在庭院内起伏的葡萄园里,金黄无比。建筑物的墙上嵌着一块石碑,上面是第4任主人留下的一首意大利语的诗歌,翻译过来的大致意思是:“一个静静的夜晚,我走在这边葡萄园里,月光洒落,我突然有一丝惆怅……” 
  深入到这幢古建筑的地下,进到丝丝凉意的古老酿制车间。在成排的橡木桶上,有一个类似于以前煤油灯大小的玻璃装置,我问他这是做什么的?他解释说,这是由达·芬奇发明的专利,是这些橡木桶的出气孔,可以指示木桶内的酒的高度,如液体的水平面下降了,就需要及时地添加进去。这样就可以确保酒在酿制过程中的质量。 
  这个装置在托斯卡纳地区的酒庄里被广泛使用着,但不知道什么原因,在意大利的其他酒区很少采用这个装置。他做了一下示范,只见他用力推住橡木桶侧面的木板,一个气泡就在这个玻璃装置里浮动起来。在酒庄的接待室内,主人给我倒上一小杯ChiantiClassical葡萄酒,闻香,轻摇,浅抿,有一种浓郁的香味,十分醇厚。他告诉我一句意大利的谚语:“In Vino Veritas”, 也就是英文的“In Wine is Truth”,即中文的“酒后吐真言”。 
  離开酒庄,来到格雷韦小镇。这里有着“酒城”之称。小镇有一家叫Macelleria Falorni的Enoteca,“Enoteca”,意思是酒类图书馆,这里面会配有一些小吃,客人可以坐在里面小酌,也可买上几瓶捎走。在店门口设有一个饮酒机,顾客只要买上一张磁卡并充值,就可以自行品尝10多种酒。再搭配着店里的生火腿、奶酪和一种脆饼干,倒也逍遥自在。穿过小广场,来到一家葡萄酒博物馆。博物馆里,满是葡萄酒的各种设备和器械,从各种橡木桶到装软木塞的封口机,以及收集到的大约300到400种的软木塞。另外,还收藏有各种以猪为主题的明信片,大约陈列了1000多张,十分奇妙。

Tips:

神秘草药房


  在佛罗伦萨Via delle Svala大街,新圣母教堂旁边,有一间Santa Maria Novella草药店,世界上最古老的一间药房之一,不少好莱坞的影星都是其拥趸。1221年,由西班牙修会多明尼克教派的传教士,秘密建立了这间草药店。1886年后,药房开始民营化的经营,仍遵循传教士精良的传统制作方法。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