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爱情里的路人甲

时间:2018-03-25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爱情里的路人甲,有些负担不起的爱,还是不要触碰了;有些无法成全的幸福,也别轻易许诺。 
  【这姑娘酷毙了】 
  24岁的崔浩,开着一间面店,忙时卖面,闲时玩游戏,好不惬意。 
  直到那个深夜,有个醉汉忽然闯进他的店里闹,他才知道惬意的生活也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那会儿他准备收工正在算账,其他服务员已经下班,店里就他一人,醉汉进来时也没注意,等到醉汉从冰柜里拿了3瓶白酒要走的时候,他才喊了一声:“大哥,还没给钱呢?” 
  谁曾想,这一声叫喊,直接把醉汉给惹火了,醉汉语无伦次地一边打嗝一边嘟囔,走过去直接揪住崔浩的衣领,“你TM说谁不给钱!” 
  早知道会是这种局面,崔浩倒宁愿亏了那几瓶白酒的钱。跟醉汉比起来,他那小身板着实太文弱了,哪敢硬碰硬啊!“大哥您说得对,这酒小弟请了!您放心喝!”他试图稳住醉汉。 
  那场面持续了好一会儿,店里进来个姑娘要点面,崔浩使眼色让姑娘赶紧走,他可不想连累顾客也受伤。谁曾想那姑娘瞅了一会儿,直接上前把醉汉制服了,那招式比电影里还动人心魄,醉汉明明比姑娘强壮许多却拜了下风。 
  站在一旁的崔浩惊得瞪直了眼,天啊!这姑娘酷毙了! 
  是的,这就是鹿希在崔浩世界里的惊艳登场,也让他一眼着了迷。 
  只是那天鹿希帮崔浩搞定醉汉就直接走了,也没回来买面。崔浩站在温柔的夜风里好不失落,他都还来不及道谢呢! 
  崔浩总觉得鹿希像一个人,想了很久也不得要领,直到那天看到林志颖代言的广告,他才想起来,鹿希特别像《绝代双骄》里的小辣椒! 
  无论如何,他都要找到她道个谢!他努力辨认着走进面店的每一张面孔,还是徒劳。毕竟这世上多的是擦肩而过,多的是相见不相识。很多时候,当你刻意去寻找,总是容易被失落填满,然而当放下执念时,反而会遇见。 
  再见到鹿希,已经是半个月之后的一天,差不多晚上9点钟左右,崔浩正低头看手机,来了客人也只随意地问了句,您要点什么? 
  “牛肉面多葱!” 
  崔浩听着这声音耳熟,抬头看了一眼,高兴地叫了起来:“你来了!” 
  鹿希被崔浩这激动的回应弄得一脸懵圈。崔浩嘻嘻笑着,跑到后厨去煮面,加牛肉的时候特地加了分量,比平时要多出5倍。端到鹿希面前时,她一脸讶异,“我没加牛肉,老板你上错了。” 
  “没有,就是想谢谢你。”崔浩干脆就在鹿希面前坐下了。 
  鹿希愣了会儿,才恍然大悟,“噢,那件事啊,举手之劳。” 
  也是在那天,崔浩知道了她的名字,知道她就住在这附近,还知道她是俱乐部的拳击教练,给明星当过安保,生活可不是一般的丰富。 
  崔浩看着鹿希扑闪扑闪的眼眸,好想吻一下,但也只是想想而已。 
  【老板好像失恋了,忘了放盐】 
  一见钟情这种事,崔浩本来是不信的,可是鹿希没来店里吃面的日子,他就像吞了几公斤白开水,淡而无味。好不容易盼到鹿希出现,他又往面里加了满满的牛肉,小心翼翼端到她面前,每一片牛肉都是崔浩的诚意,诚意十足。 
  “老板,你这么做生意是要亏本的。”鹿希顿了下,直接抬头看他,“你是不是,想追我?” 
  被人当即戳穿,崔浩一点儿准备都没有,犹豫了好几秒才点头,尴尬地红了耳根。 
  “我这么彪悍的女生,没有人吃得消,你别浪费功夫了。”她自嘲地摇了摇头说,“况且你了解我吗?为什么喜欢我?会不会觉得这样的喜欢有点儿盲目?” 
  鹿希一句接一句问,崔浩根本招架不住。在他看来喜欢就是喜欢,就像石子投入湖泊时泛起的涟漪,是很自然的一件事情,不必问缘由。 
  然而他也意识到,鹿希说这些话的时候带着点儿无奈,眼神也是闪躲的,总感觉她在逃避什么。 
  那次仓促的告白之后,鹿希好久都不来店里,崔浩的厨艺也跟着下降了,原来美团上一溜的好评中间夹杂了非常突兀的一条:老板好像失恋了,忘了放盐。 
  崔浩可不是轻易放弃的人,受挫一段时间后,他干脆采取了主动追求,晚班加薪让服务员延长时间,自己去鹿希所在的俱乐部报班学习。 
  那天鹿希看到他出现,讶异不止:“你怎么来这儿了,碰巧?” 
  “不是碰巧,我报名学习,顺便追你。”崔浩说得干脆,反正之前被拒绝过一次,也不怕再被拒绝,他全然豁出去了。 
  也是在俱乐部的时候,崔浩从工作人员的八卦里知道了鹿希的过往。她的确有一个相恋7年的前男友,只是男友家不喜欢强势的女生,希望鹿希能考公务员或者去当老师,而不是全身心做她的俱乐部事业。最后闹掰没几个月,男友就跟别的女孩结婚了。鹿希被伤狠了,所以这些年,一直单身。 
  崔浩忽然理解了鹿希一开始对他的拒绝。相恋7年的男友都能在爱里转身背弃,她又有什么理由去相信崔浩? 
  时间是最好的良药,崔浩也不急,只是默默地陪伴在鹿希身边。 
  2015年深秋的夜里,鹿希出差回来,走到楼道口见到有微弱的光,再走进些发现是崔浩拎着夜宵在等她。 
  那种有人等待的温暖,瞬时填满了鹿希的心,在幽暗月光的衬托下,她上前紧紧拥抱住了崔浩。与此同时,她心里那道高高筑起的城墙,已经在不知不觉中瓦解了,她愿意挪出一块地方,让崔浩进来。 
  【太多的自以为是,看不见真相】 
  鹿希答应与崔浩在一起,但是她有话说在前面,如果他觉得累不想继续,一定要告诉她,别拖到最后爱情成了死局才分手。崔浩说她想太多,哪有人刚开始恋爱就担心分手的? 
  鹿希说她只是害怕重蹈覆轍。崔浩轻抚她的肩,说:“别怕,我会一直都在。” 
  说那句话的时候,崔浩是用了满腔的爱意做承诺的,可真正恋爱长久以后,他发现很多事情都变了。 
  他最初爱上鹿希就是因为她出手相助,觉得那样的她酷毙了,可如今却觉得见义勇为着实是一件不太理智的事情,太容易伤到自己;他以前倾慕她不活在世俗的眼光里,潇洒地选择自己的生活,现在却觉得这样的生活不太安定。如是云云。
  从前倾慕的一切,都成了恋爱阻力。 
  在恋爱时,有甜蜜有开心,然而还有一些不可名状的情绪,大抵是崔浩的不安在作祟。 
  盛夏,炙热的天气让心情焦灼,崔浩的不安在这个盛夏不断升级。 
  本来约好两个人去看展览,可是半路上鹿希看到地铁上有猥琐男正在伤害小姑娘,她又见义勇为出手制止了,可手臂上被划了个口子,鲜血直流。崔浩当时就恼了,“你能不折腾了吗?万一这刀戳中的是你胸口怎么办?” 
  “我本来就是这样的人,你又不是不知道。” 
  崔浩语塞,想去扶鹿希,她往边上挪了挪,避开他的手。 
  那日地铁发生的事,仿佛一个小钻头,在崔浩和鹿希之间敲开了一道裂缝,渐渐拉开了他们的距离,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变得十分怪异。 
  那是一个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傍晚,他俩吃着饭的时候鹿希接到工作电话,起身就要走。崔浩忽然起了火,“你又要走是吗?走了就别回来了。”这话一讲出来,崔浩也觉得自己无理取闹,可是他真的忍不住了,跟鹿希在一起的每一天,他都觉得鹿希爱工作胜过他,觉得自己更像可有可无的陪衬。 
  “你确定?”鹿希很冷静地问。 
  “是,反正你的学员,你的工作,哪一样都比我重要。”他赌气。 
  “行,如果你真的这么认为。”鹿希顿了顿,又说:“那就散了吧。” 
  他当时觉得鹿希可真冷血啊,他不过就是赌气,她却直接说了分手,可是无意之间,他却觉得松了一口气。 
  他以为自己会跟她前男友不一样,可以支持她的选择,接纳她的勇敢和不安定,可是到头来才发现,自己最终还是成了路人甲。 
  直到两个月后,他碰到鹿希俱乐部的工作人员,他才知道真正冷血的是自己。那人询问他们婚期定在什么时候,他无奈地说分手了。 
  “啊?希姐把俱乐部都转掉了,还说是为了结婚才收心的,你們怎么就分手了啊?!” 
  这句话,一直回荡在崔浩的耳畔,提醒着他自己有多残忍。 
  他以为她任性不在乎这段感情,却不曾想到她愿意做出那么大的牺牲。他其实能察觉的,可他却忽略了,太多的自以为是让他看不见真相。 
  这段爱,他爱得执着,爱得深刻,却也爱得怯懦,爱得自私。 
  爱情里的路人甲,有些负担不起的爱,还是不要触碰了;有些无法成全的幸福,也别轻易许诺…… 
AD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