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家常胃需要一场烟火爱情

时间:2018-03-27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一 
  何川的餐馆就开在我们公司的马路对面。虽然店面不大,但是生意还不错。他个子高,皮肤黝黑,牙齿因此显得格外洁白。他是老板兼任厨师,生意忙的时候也会充当服务员,亲自出来接待客人。 
  第一次去吃饭的时候,正好是中午的饭点,周围不少小白领以及学生都来就餐,所以店里显得拥挤忙碌,连空座位都没有了。我又不愿意跟人拼桌,于是站在门口犹豫。 
  他看到我在那儿徘徊不定,走过来说:“我后面屋里有地方,要不你进里屋吃吧。” 
  这待遇不错,我立马答应了,跟他走进后面的屋里。看起来是休息室,有床,还有一台电视机和一张桌子。 
  他小店里经营的种类很齐全,拉面、酸辣粉、麻辣烫,还有家常炒菜。我点了一份肥肠粉外加一份炒面。没办法,我从小到大都是好胃口,而且酷爱吃辣,就算明知吃辣太多对身体不好也抗拒不了诱惑。即便经受失恋和失业的双重打击也没落下一顿饭。而且值得庆幸的是,肠胃吸收不好,看起来仍是一副清瘦的样子。 
  何川亲自把我点的食物端了上来,脸上挂着笑容。我心想,他可能是笑我吃得多,大概没见过这样没有节制的女孩子,所以少见多怪。我才不管他怎么想,埋头大吃。 
  从那以后,我几乎每天中午都去何川的餐馆里吃饭。一来二去,我们就熟悉了。他说:“既然你天天光顾,我就给你打个八折好了。” 
  我说:“好啊好啊,不然再让点儿利,七五折怎么样?” 
  他摇头,“不带得寸进尺的哈,我们小本生意,赚不了多少钱的。” 
  聊得多了,我发现我们还挺能谈得来。我们都来自农村,家里都比较贫困,都喜欢罗大佑的歌,严歌苓、辛夷坞的书。我的手机铃声是《滚滚红尘》,他的铃声是《你的样子》。我们几乎关注了相同的公众号,而且都对吃有追求。他说:“第一次见你一下子点了两份吃的,我就感觉遇到同道中人了。不过你还是不行,我一般一顿都能吃三碗酸辣粉两份炒面的,而且干吃不长肉,你还差远啦。” 
  因为同是“饭桶”于是惺惺相惜,我们成为了朋友。有时下了班我还会去他店里帮忙,为了蹭一顿免费的晚餐。打烊之后他骑着电瓶车送我回家,我坐在后座上一边吹着夜风一边哼着歌,五音不全的歌声回荡在夜晚的街头犹如鬼哭狼嚎,不过我自我感觉还是蛮好的。 
  实话说这家伙的厨艺确实不一般,简简单单的小吃,被他做出来就是超级美味,让我百吃不厌。 
  他生日那天大发慈悲请我吃火锅。我们俩涮了三斤羊肉一篮子青菜还有一盘虾。他说:“咱俩要是一起过日子不得吃穷了吗?” 
  我头也不抬,“就是啊,所以还是各自去找个饭量小的搭伙吧!” 
  他没出声,或许是腾不出嘴来。 
  二 
  自從换了部门经理,一贯工作态度懒散的我骤然转变了,由过去的一上班就盼着下班直接转换为一下班就盼着上班了,只为多见到他。部门经理叫姚远,海归,身材高大,相貌英俊气质儒雅。说不清为什么,他总觉得我似曾相识,看我的眼神儿多了一份若有似无的柔情,且工作中也格外照料。这从同事们对我态度的变化就可以看出来,绝不是我自作多情。 
  每天跟何川的谈话内容都变成了姚远。何川不时地给我白眼,“你这副吃货的嘴脸再配上花痴的表情可真够难看的了。白马王子配灰姑娘还说得过去,白马王子找个饭桶可就难以理解了。” 
  我笑,“一切皆有可能。你要相信这个世界上是会有奇迹发生的。” 
  他不再搭理我,埋头大吃。 
  不久之后,姚远就向我表白了。他含情脉脉地说:“做我女朋友吧。”虽然事先早有思想准备但我还是有几分受宠若惊。连故作矜持都忘了,直接就答应了。 
  正式成为姚远的女朋友之后,我就很少光顾何川的餐馆了。因为下班的时间都用来谈恋爱了。约会当然避免不了会吃饭,但是姚大帅哥却绝对不会光顾何川那种级别的小餐馆,他说那些东西都是垃圾食品,一定要少吃,最好是一辈子也别吃。吃一次就会中一次毒。 
  我深以为他实在是危言耸听了,又不是砒霜鹤顶红,哪有那么严重?即便是毒死,也得几十年吧?我不禁想:我一直都是他口中垃圾食品的拥趸,难道我是垃圾人?可是我这垃圾人活蹦乱跳的,一直很健康啊。不过我没敢说出口,生怕被他鄙视。 
  跟姚远的恋爱谈得确实高大上。他带我去西餐厅吃西餐,玫瑰飘香音乐环绕,环境优雅气氛浓厚,可是我却根本吃不饱,而且还得时时刻刻注意吃相。真不明白老外为什么要把吃饭搞得这么麻烦,情调岂是可以用来填饱肚子的?一顿饭下来吃得我特别累,因为消耗了精力体力,所以格外饿,回到住处总得吃泡面充饥。并且,我根本吃不惯西餐,吃完隔天就会闹肚子。我这传统的中国胃,只适合吃米饭面条和大烟大火烹饪出来的炒菜,根本无福消受那七分熟的牛排。但我不能跟姚远明说,怕他觉得我Low。 
  他带我去听音乐会。我因为实在听不进去,中途很没出息地睡着了。虽然醒来时他正微笑地看着我,眼中是满满的怜爱,但我还是感觉特别没面子。 
  他带我去参加派对,为此还专门给我准备了高级礼服。可是面料精良剪裁合体的礼服穿在我身上怎么看都感觉别扭,好像穿着别人的衣服。尤其十二厘米的高跟鞋穿得我相当痛苦,简直生不如死。派对中男男女女衣着华丽,谈吐优雅,笑得十分公式化。他们说的我根本就听不懂,也不感兴趣。看着姚远端着红酒穿梭在人群中,我感觉他好陌生,似乎距离我特别遥远,跟我明明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在又一次闹肚子之后,我向姚远提出分手。我说:“我吃不惯牛排,我就爱吃垃圾食品,我穿不惯礼服高跟鞋,只能胜任七厘米以内的,还是上班时间,最喜欢T恤牛仔裤。我受不了派对上的虚情假意,喜欢直来直去。我听不懂音乐会,只喜欢看东北小品。我就是一个无法改造的灰姑娘,所以我们真的不适合。” 
  我以为或许会有挽留,但他只微笑着说:“原来你跟我前女友相似的只有精致的五官。”原来如此。 
  三 
  姚远的身边很快就又有另一位相似的女孩,只是她这是连优雅都相似。他们站在一起怎么看都觉得般配和谐,十分顺眼。同事们对我的态度恢复如初,既不热情也不冷漠,但是看起来却有几分幸灾乐祸。她们都坚信我被姚远甩了。 
  一次我上洗手间听到有同事在议论我,“早就知道他们长不了,姚远就是觉得她跟前任有点像而已。不过她心也够宽的了,被甩了还成天乐呵呵的,像没事人似的。” 
  “说不定强撑着呢,背地里偷着哭呗!” 
  果然不出我所料,她们就是这么看我的。可是有什么关系呢,姐早已经炼成百毒不侵金刚身了。 
  我又开始频频光顾何川的餐馆。义务给他当跑堂的,说是为了免费的晚餐。何川说:“你干这点活儿根本就不够你吃的,长期这样下去我不得赔死?” 
  我吃得头也不抬,“你家大业大的,哪差这一点儿呢?” 
  他把一张银行卡塞到我手里,拖着我来到对面银行的ATM旁,让我把卡插进去,并且告诉了我密码。这是干什么? 
  他说:“你查下余额。”我照做了。他说:“看到没,这就是我的全部积蓄。” 
  我瞪大眼睛,“不是吧,你做生意这么久就攒下这么点儿钱?” 
  他说:“我做良心生意啊,从来不买烂菜,不使用地沟油,专门买新鲜蔬菜健康食用油,本来小本买卖利润就低,虽然生意好,但是也赚不了多少钱啊。” 
  原来这就是他回头客多的原因。不过,他告诉我这些干什么呢?就为了让我以后别再蹭他的饭?这也太抠门了吧? 
  他看出我的疑虑,“如果你愿意,这张卡以后就交给你保管好了。” 
  我看着他不说话。他又说:“做我媳妇儿就可以白吃一辈子了啊。怎么样?为了吃,愿不愿意以身相许啊?” 
  我思考了半分钟,“成交。” 
  他敲着我的脑门儿,“真正的吃货一枚啊,这么便宜就把自己卖了。”然后停了一会儿又说:“其实,从第一眼看到你,我就喜欢上你了。不然我怎么会让你进内室就餐呢,就是怕错过你。” 
  两个饭桶的爱情就此开始。我发现能吃到一起去才是真的般配。所以,家常胃的标配到底还是烟火爱情。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