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怪你前任太优秀

时间:2018-03-27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余梦才惊醒,她这辈子也比不过她,就算日后她成为富家太太,而苏牡丹落魄成街头小市民,她仍比不过她,因为她身上充满了根深在骨子里的自卑,而苏牡丹浑身散发着与生俱来的优越感。 
  01 
  下午三点半,余梦给自己泡了杯茶。 
  她一向喜爱绿茶,周慕合作的公司在长沙,每次出差回来都给她带新上市的正宗洞庭碧螺春,余梦望着茶杯里冒出的丝丝水汽,手中攥着的名片上写着三个字:苏牡丹。 
  这张名片是在周慕出差回来之后的衬衣口袋里发现的,她看见这个名字的时候,心猛然一跳,不动声色地拿走了。揣在钱夹里好几天,她每天都要拿出来看看。 
  苏牡丹既是她的大学同学,也是周慕的前任。她同周慕认识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在交往了,后来因为大学毕业追求不同而分手。她一直暗恋周慕,千方百计接近他,才跟他走到一起。自从毕业后,她刻意回避了所有跟苏牡丹有关的消息,只在微信群里听同学说她去了长沙,这几年在长沙混得风生水起,而且一直单身。 
  提起苏牡丹,本来冷清的群一下子就炸锅了。 
  余梦静静地看着他们谈论她,满是羡慕的口吻,心里渐渐笼上复杂的情绪。在大学里苏牡丹就很优秀了,无论是家世还是长相,她在一群同学里都是拔尖的。当她们咬牙为买一只自然堂而开心的时候,她就已经用上了香奈儿阿玛尼,同学间送礼物,也总是出手阔绰。 
  有人说她炫富,她也只是一笑置之,从不辩驳。 
  寝室里的姑娘私底下说她假大气,但是余梦知道她是真的不在意,只有真正不把这些诋毁当回事的人,眉眼间才有那般开阔的神色。 
  那种一切都不看在眼里的神情,是她这种出身永远也羡慕不来的。 
  余梦出生在小县城,父母都是普通的工薪阶层,在重男轻女的父亲眼里,她能读大学已经是天大的恩赐。这是她以命相逼换来的机会,一个走向更高层社会,拥有更美好生活的机会。如今,她终于在大都市上海站稳脚跟,住着一个大房子,有一个优秀的未婚夫,他们计划明年春天结婚,还要去巴黎和意大利度蜜月。 
  但是苏牡丹三个字一出现,就扣住了她的命门。 
  虽然她不知道周慕在出差期间到底和她发生了什么,也信任周慕对她的爱,但是面对那样强大的对手,她还是有些慌。 
  她怕她费尽心思得来的一切,就这么轻易地毁于一旦。 
  02 
  大一开学时,余梦一眼就看见了班级名单里那个打眼的名字:苏牡丹。姓氏和名字都普通,但凑在一起却一点儿也不俗气,甚至透着一种江南女子的婉约。 
  本以为会是个纤瘦的小姑娘,没想到她很高,站起来做自我介绍的时候,明亮的眼里满满的自信,男生们看得眼睛都直了,很快就在底下议论开了。余梦偏头看她,只看见她高高扬起的下巴,普通话字正腔圆响彻整间教室,而她发言完毕落座后,坐在她身旁的清秀男生猛地鼓起掌来,其他男生也都跟着鼓掌。 
  那个带头鼓掌的人,便是周慕。 
  到余梦自我介绍的时候,他们还在讨论苏牡丹,她的发言淹没在一片嘈杂里。她咬了咬嘴唇,瞥了一眼苏牡丹,她端端正正地坐着,嘴角微微笑,丝毫不在意那些男生的讨好。 
  余梦那时就知道,她是比不过苏牡丹的。 
  大一下学期,班上就传出了苏牡丹跟周慕恋爱的消息,余梦远远看着他们,确实很登对,她也听说过周慕家境不错,对他献殷勤的姑娘何其多,但他一心扑在苏牡丹身上,最终还是赢得了她的心。 
  余梦在围棋社遇见周慕时,还并不知道自己会喜欢上他,每次对弈他总打得她落花流水。她望着眼前的男生,清瘦削薄,穿基础款的T恤也很好看,一口吴侬软语说起来很是动人。大概就是这份温软打动了苏牡丹的心吧。 
  余梦当时冒出一个念头,如果能成为他的女朋友,该多好啊。她被自己的念头吓了一跳,但隐隐地也透着一丝期待。 
  苏牡丹和班上每个人关系都很不错,但又保持着合适的距离,人人都爱同她来往,却没有一个人能走近她。 
  不知不觉,余梦把她当成了一个方向,潜意识里开始模仿她的穿衣风格,见她戴手表也买了一块款式相似的,不过都是低配版的。但這些已经足以让她满足了,因为在围棋社遇见周慕的时候,被他夸了一句手表很衬她。 
  她为此开心了好几天。 
  有一回,余梦在围棋社跟人发生了口角,是周慕站出来替她解了围,余梦心思一动,提出请他喝奶茶作为答谢,但没想到他们在奶茶店遇见了苏牡丹。 
  奶茶店人多,他们俩坐在小小的角落里,气氛看起来有些暧昧,门口的苏牡丹一眼就瞧见了。余梦的心里咯噔一下,心虚起来,但对方却好像完全没把她当成威胁,还要了杯奶茶跟他们坐在一起。 
  苏牡丹还未开口,余梦仓皇地解释:周慕替她解围,所以她请他喝奶茶。 
  苏牡丹笑了笑没说话,同周慕说起下周要去看电影的事,余梦坐立难安,找了个借口匆匆逃走。回头看周慕跟苏牡丹,他们仍在说笑,她才蓦地松了口气,但很快又有一种难以形容的丧气涌上心头。 
  她如此毫不在意,倒显得她狼狈不堪了。 
  如果是她,她一定会追问仔细,并且告诫周慕,要懂得分寸,可是她却风轻云淡的。因此,余梦揣测,要么是苏牡丹根本就没有那么喜欢周慕,要么是她掩饰得太好,把自己伪装成豁达宽容的形象。 
  因为围棋社参加高校联赛的事,周慕跟余梦走得越发近了,经常一起出校,晚上很晚才回来。围棋社赢得预赛那天,他们一起在大排档庆祝,余梦量浅很快就微醺了,周慕送她回女生寝室,没想到在女生寝室门口遇见了苏牡丹。 
  余梦远远看见苏牡丹,假装脚下一软跌进周慕的臂弯里,周慕走近了才看见自己的女朋友,顿时方寸大乱,跟余梦保持了距离。倒是苏牡丹上前两步扶住了险些摔倒的余梦,跟周慕聊了两句就送她进了宿舍楼。 
  窗外月色清冷,窗内余梦的眼泪落得悄无声息。 

  她不懂,为什么苏牡丹永远那么完美无瑕?

  而她似乎跟苏牡丹连可比性都没有,但越是这样,她越不甘心,她既没有那样的美貌,也没有那样的家世,她唯一能做的是努力,才能在上海站稳脚。 
  因为赢得围棋比赛冠军,周慕一夜之间在学校里成了名人,有人形容他们珠联璧合,一个有才,一个有貌。余梦这才惊觉自己像一个跳梁小丑,很快她就从围棋社退出了,除了上课之外,很少再见到周慕和苏牡丹。 
  但是他们却总出现在她的视线里。 
  03 
  大四,余梦谈了一场短暂的恋爱,以男友劈腿告终。男友低着头道歉,她想起苏牡丹,大手一挥潇洒地说了再见,回宿舍后却蒙在被子里失声痛哭。不是难过,是不甘心自己被劈腿,她又想起苏牡丹,如果是她,一定不会像她这样痛哭。 
  所以,她擦干眼泪,很快让这件事成了过去式。 
  毕业前不久,苏牡丹跟周慕分手了,原因是周慕想留在上海,而苏牡丹想去北京。消息传到余梦耳朵里时,她主动给周慕发了消息,问他最近怎么样。 
  “不怎么样。” 
  余梦犹豫了几秒钟,又问他要不要一起吃饭,对方很快发来一个字,好。 
  那天,周慕红着眼跟余梦吃了晚饭,又顺道看了电影,回校的路上晚风徐徐,月色清朗,余梦挽上周慕的手臂,他顿了顿,没有拒绝。 
  毕业后,苏牡丹去了北京,余梦坚决违抗父母回家考公务员的命令,陪周慕留在了上海,就连房子也同他租在同一个小区,抬头不见低头见,偶尔早晨还一起乘地铁。 
  有一天,余梦房间的灯坏了,找周慕来换灯,她作为答谢,下厨做了几个小菜,还买了瓶酒。两人一边吃饭,一边怀念大学,不知不觉就喝多了。是余梦先吻的周慕,两人从沙发吻到了床上,翌日醒来,一切水到渠成。 
  余梦退了房子,搬去了周慕那儿,两人过起了快乐的小日子。再不久,周慕父亲给他在上海买了一套大房子,装修好之后,他们就搬了进去。 
  三年的时间,周慕得到领导的赏识,晋升得很快,而她也努力从小职员变成了备用经理。她开始买一些打折的轻奢品,宝格丽的手表,香奈儿的职业套装。她站在镜子前,想起的人是苏牡丹,有一种终于离她更近了的错觉。 
  但是,没多久她就在同学群里看见了有关苏牡丹的消息,她从北京去了长沙,开了一家设计公司。同学还发来她的照片,穿着最新款的Burberry连衣裙,手提限量款爱马仕包,朝着镜头笑得一脸从容。 
  余梦才惊醒,她这辈子也比不过她,就算日后她成为富家太太,而苏牡丹落魄成街头小市民,她仍比不过她,因为她身上充满了根深在骨子里的自卑,而苏牡丹浑身散发着与生俱来的优越感。 
  她不是假装大气,而是那些所谓的小事从来都入不了她的眼,包括在她看来那么优秀的周慕,她也可以说放弃就放弃。 
  而她却是用了不光彩的手段才得到周慕的垂怜。 
  这些年来,她拼了命想要成为另一个苏牡丹,却忘了自己本来想要成为什么样子的人,回想起在大学之前,她分明是想成为一个服装设计师,找一份好工作,以证明自己选择读书是正确的。 
  但是,那时天真的自己,已经不知何时被嫉妒心吞没了。 
  04 
  晚上,周慕开车来公司接她下班,桌上那杯碧螺春已经冷了,她饮了一口,苦到心里,不禁皱眉。 
  餐厅里,周慕同她商量订婚宴的地址,她从钱夹里拿出那张名片递给他。 
  周慕怔了怔想解释,余梦忽地笑了,“不用解釋,我知道你跟她没什么,如果她还喜欢你,当初就不会跟你分手了。” 
  她了解像苏牡丹那样的姑娘,她大概不会玩什么旧情复燃的戏码,也不屑跟别人的男友牵扯不清。 
  “谁跟你说,是她跟我分手的?”周慕说。 
  这回换余梦怔住,“难道不是?” 
  周慕笑了,他说当年是他提的分手,不是像别人传的那样选择不同,而是他忽然发现自己其实并没有那么爱苏牡丹。她太过于完美冷静,从不吃醋,也从来不会犯错,恋爱四年他在她身上从未体验到爱情的滋味,只要一面对她,他就要摆出最优秀的一面,实在太累了。 
  至于这张名片,是他去长沙出差在机场偶遇苏牡丹,她给了他这张名片,他也就顺手放在了口袋里,如果他们真的有什么,他又岂会这么随意。 
  余梦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样。 
  “可是,我是用了手段才……”她说。 
  “那不是手段,是爱,再说,如果我不喜欢你,你又怎么能得逞?”周慕笑着说,他早就知道她喜欢他,为了他留在上海,千方百计跟他住一个小区,找他去换灯泡。那瓶酒精度很高的酒,以及那个热烈的吻,这些恰恰是打动他的地方。 
  余梦听完涨红了脸,周慕拥她入怀,而她在心里做了一个决定,从今往后,她只做她自己。 
  如果她真的变成了苏牡丹那样,她就要错过这么好的周慕了。 

顶部